社運

這不是策略問題

廣告

廣告

民主黨鐵定不參加公社聯盟倡導的五區公投,聲言這只是爭取民主的路途上,與公社兩黨在策略上有所不同。
可是,我認為,這不是策略上的問題,而是怎樣理解「民主」的問題。
民主黨不參加五區公投,聲稱為了保住立法會內的否決權、保住反對聲音,並聲稱不辭職是不希望像新加坡的反對黨一樣從此銷聲匿迹。

公投誘發社會力量

我認為,民主二字,歸根究柢,是需要確立「民主制度」,才是真正的民主。民主制度,是以公民平權為基本理念,政府首長和立法議員需要透過公民授權,才可登上廟堂之位施政立法。故此,政府首長及立法議員為求連任,施政立法都會以選民的意願為依歸,就算選擇逆民意而行,都會花大量精力游說選民支持,決不能胡混過關。可是,在現在的香港政治,特首可以揚言「民望如浮雲」,功能組別議員亦毋須面對群眾,他們的嘴臉更是赤裸裸地一副「你吹我唔脹」的德性。公民面對不向公眾問責的特首和議員,程序上我們只有無奈,而沒有正式渠道將他們「拉下馬」(至於「非正式渠道」,自古稱為「起義」,不在此論)。
五區公投,並非在憲制上向政府及中共施壓,而是要誘發公民社會力量。港人好貨,今以貨論:投資之事,賺、蝕而已。五區公投,倘若泛民大敗,極其量就是輸掉五個議席,容讓政改方案上馬,那又如何?政府的政改方案,通過也好,原地踏步也好,五十步與百步,有何分別乎?但如果泛民大勝,五席全歸,我們除了繼續否決政改,更把持極大的政治能量:變相公投的結果,是「香港人要普選」。

賺來民主發展大勢

政治之事,就是民意,民意在我方,能戰方能議和,到時民主派會有極大的政治籌碼,向中共爭取在香港建立民主政制(當然這將會是另一場政治角力,此乃後話)。簡言之,蝕就蝕五席,賺就賺中華民族的民主發展大勢。
敬告民主黨上下,民主之事,並非在議會有發言權和投票權,而是要建立民主制度。泛民主派,在議會內並未過半,一般法案,泛民壓根兒沒有置喙的地位,例如高鐵不義得透頂,就算全部泛民議員投票反對,高鐵一樣不動如山。民主黨聲言要保留「重要法案否決權」,而弔詭的是法案是否重要是由政府定調,可以說,這個否決權有如雞肋。沒有民主制度的民主,就如曾特首所言:「鬥噏」辯論而已。

容樂其
自由撰稿人

載2009年12月21日蘋果日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12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