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雄仔叔叔﹕我們將要繼承大地

廣告

廣告

看見八十後圍著立法會苦行,每二十六步一跪一叩,手心捧着稻米,「不讓其撒落在地,不讓其隨之淡忘,不讓其瞬間消失,是以象徵年輕人對香港的承擔,對未來的想像」。

我想起一句話﹕我們將要繼承大地。

說這話的人叫杜魯蒂 (Buenaventura Durruti),西班牙革命(1936)時,組成杜魯蒂兵團(Durruti Column),跟人民並肩作戰,反抗佛朗哥將軍的法西斯軍事獨裁。36年戰死,出殯當日,百萬人在馬德里街頭送行。他的遺誌裏就有這句激勵民心民志的肺腑之言﹕我們將要繼承大地。

不是繼承權位,不是繼承議席,甚至不是繼承什麼勞什子民族大義,而是對大地的承擔,對未來的想像。

大地。八十後赤足苦行的步履,就是一步一印地感受大地的脈動。雖是中環的石屎,卻遙遙呼應菜園的泥士﹔正是中環價值的虛妄,才叫人重召大地的實在﹔是發財不立品一代的毁壞,使這一代勇於想像未來。

眾日睽睽,高鐵的粗暴,菜園的温柔,承傳的選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