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今天我和學生被驅趕

廣告

廣告

今天帶學生到尖沙咀考察前水警總部(現稱1881)的「保育」,其中一個環節是找途人做一些簡單的訪問。

原定做訪問的地方是在1881的廣場,不過他們很禮貌地婉拒了我們,這個我不打算為難他們,因為他們有免費導賞團,那是考察活動所需要的,所以接受了。

後來我計劃在文化中心的露天地方做訪問,那是公眾地方,應該沒問題吧。當我們一班正正經經穿著校服的初中生真的在那裡做訪問的時候,有保安走過來說不可以做訪問,並提議我們到鐘樓那邊做。

因為時間緊迫,所以沒跟他們理論便移師鐘樓做訪問,那是保安建議的地方,而且那是由小到大印象中廿四小時開放、公眾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應該沒問題吧。

誰料當我們一開始做訪問,一個保安和一個穿西裝的類似主任的人走過來說這裡也不可以做訪問,「如果要做便要申請」。我問他們「那麼是不是我們眼見到整個地方都不可以?」他說「是」。

這時候一個學生問「為什麼公園不可以做訪問?」

這個問題問得好啊。可是我們的行程太緊迫,所以我不打算像平時一樣叫這些前線人員叫個話事人來跟我理論。我問他:「那麼天星碼頭不是你們負責管的,我們去那邊做可以吧?」他說那邊不關他們的事。

就是這樣,我們由文化中心的向梳士巴利道的露天地方被趕到鐘樓,再由鐘樓被驅逐到天星碼頭,忽然間我覺得自己好像圈圈功信眾...

我不叫他們找上司來講,是因為帶著四十個初中生,而且時間緊迫,不能跟他們慢慢磨。不過回到家中,我打算寫一封英文投訴信,詢問康文署:

1. 鐘樓四周的廣場屬於什麼性質,是不是屬於「公園範圍」?
2. 他們根據什麼條例或原則禁止一班穿校服的學生在這個廿四小時開放的公眾地方進行訪問?
3. 如果真的有條例授權他們這樣做,那是不是一個署方的政策?
4. 如果這是一個政策,那麼是不是適用於全港的康文署管理的開放空間(open space)?

如果3或4的答案是「是」的話,那麼我必須向署方、傳媒及立法會議員反對有關的不合乎人性的僵化政策。

如果3和4都不是,那麼我有理由相信是外判管理公司人員或署方人員不合理使用酌情權,超出合理範圍妨害市民使用康文署設施,那麼我必須作出投訴。

從什麼時候開始廿四小時開放的康文署廣場不歡迎進行教育活動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以為是公眾地方的鐘樓廣場不再是公眾地方?

難道除了行行企企和遊客拍照之外,任何活動都要申請?

我知道外判的保安員也只是要搵食,怕有圈圈功來練功害他們背黑鑊,所以什麼也說不行,但負責管理的署方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