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我所見的快樂抗爭

廣告

廣告

  是自那日的在 facebook 發起「反驗毒群組」開始,我就突然由個看新聞的旁觀者,化為發起運動、走上街頭的參與者,身份改變雖然很大,但是心理上其實毫無分別,始終我在社會上仍是個小不點。不論如何昨天還是走到立法會外反高鐵。

  嚴格來說我非徹底反對興建高鐵的那幫人,但對政府的假諮詢與投票機器門很反感,我對錦上路方案亦有保留,總之所有方案看起來亦漏弊叢生,一切都來得太急太漠事民意。最稀奇的還要數民選議員竟否決聘用本地工人之類的動議,與及旅遊業獨立人士謝偉俊律師否決自己的動議,投票機器是再明顯不過。

  功能組別的就是孕育這種矛盾,故此也難怪大家都偏愛說「民建聯 禮義廉」(還是比人身攻擊地說它無恥來得「理性」)。為著維護當權者威信也要犧牲選民利益,倒不如以後向政府交代便好,用不著向選民交代。

  早預有這結局,憤怒歸憤怒,香港人始終都是好愛和平的種族,年青一輩奴性又不重,所以大會只呼籲眾人包圍立法會便可。不過有一小撮的害群之馬喜歡更激烈的手法,搶幾隻鐵馬,跟警察有點推撞亦少不免。不過上萬人的集會中不足五十人有這種表現,民眾都並非所謂的「激」。

  大家靜座堵塞立法會四周的車路,要求鄭汝樺女士出來面見市民,與大家對話並分享支持高鐵心得,本千載難逢的機會能讓她留名千古,她卻沒好好珍惜,未能獨排警察的危言,想必會使群眾與她共感遺憾。

  之前衝突中用胡椒嘖霧只是場小插曲,卻被電視新聞煲大,都早預有此一著,不過示威者的真實面貌都是從其他方式分發,CCTVB,留給仁智去譏笑吧!警察由始至終都只清場一次,抬走示威者後他們又走回來,無限復活與不斷增加的靜座人士,他們拿我們沒辦法,最後又放棄這方式。不過又藍帽子又防暴警察,倒是給他們個機會與市民見見面。

  靜座的群眾一起在唱 Beyond ,這個年代會走上街的又怎會不懂高唱?除此外還高歌不同社會運動的歌曲:國際歌等,氣氛極佳!愛玩的年青朋友甚至與警方一起玩樂,我跟二哥和莎莎姐三人同望一警員,讓他混身不自在。另一邊廂又有人與警察機動部隊開辦選俊會,這樣子很激嗎?

  派對於凌晨時份便散去,一眾主角偷偷地乘港鐵離去,真沒趣的落荒而逃。最玩咪的還是黃宜弘中頭獎,放心,那只是我們悲憤的發泄,有中有指的你本與我們一樣粗鄙,怎會介懷友儕間隨意的打罵呢?






  這種抗爭氣氛很好,香港年青所進步的是抗爭方式更有噱頭,保留的依然是和平理性,與快樂溫馨。希望終有一天不用再上街,功能組別沒落,全面實施雙普選,政府權力可名正言順地歸於人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