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莊耀洸:否決補選撥款剝奪眾人選舉權

廣告

廣告


否決補選撥款剝奪眾人選舉權


刊於2010年2月10日《星島日報》每日雜誌來論

作者:莊耀洸 香港人權監察主席

近日有議員陸續表明將否決立法會補選撥款,實屬越俎代庖,僭奪所有公民的選舉權和被選權,並侵犯選民藉補選表達意見的基本權利。

剝奪所有公民參選權
據適用於香港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公約》)第25條,每名公民應有「權利和機會」,直接參與公共事務,或通過自由選舉的代表參與政事,選舉必須是普及、平等和不受無理限制的,以保證選民意志的自由表達。《公約》所指的選舉權,不僅是「權利」,更是全面涵蓋候選人的參選、被提名和被選的權利和「機會」,以至選民提名及投票各方面權利和機會。若立會否決撥款阻止補選,將違反該條文,所阻止的不僅是辭職議員的參選權,更是三百多萬選民的參與提名和投票的權利和機會。

選民才是代議政制主角
選民才是代議政制的主角,有權透過手中一票表達,包括決定辭職議員的去留、誰可進入議會及議會政治力量的分佈,甚至是否藉用補選作為變相公投以表達其普選的訴求,議員不應僭奪此等選民權利。若選民不支持補選以作變相公投,他們大可藉選票阻止該辭職議員重返議會。

詮釋補選屬思想、言論自由 無關港獨
近日有評論指變相公投有違《基本法》,卻不能指出違反了哪一條及如何違反,這不過是任意地解釋《基本法》。聯合國亦早已指出解釋《基本法》時不可損害權利。[註]

香港奉行普通法的一項基本原則是:法律沒禁止的,都可以做。《基本法》沒有禁止變相公投,就可以做變相公投。

又有人說香港沒有剩餘權力,因此不可以搞公投。縱使果真如此,也不過是政府不可自行搞有約束力的真公投,而非無權搞補選。一句「香港沒有剩餘權力」,不能成為阻止補選的理由。

此外,亦有評論把變相公投與港獨混為一談。雖然《基本法》無公投機制是憲制事實,但議員及市民如何演繹立法會補選,亦是實踐其憲制保障的言論自由。換言之,公社兩黨有權把立法會補選詮釋為變相公投。而該變相公投議題為「盡快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與「港獨」根本扯不上關係。

至於公社兩黨以「起義」作宣傳口號,令選舉變質的說法亦欠說服力。不管宣傳口號為何,也不能改變法律上補選的本質。

依法補選 議員不應濫權刁難
《立法會條例》第36條規定選舉管理委員會「必須」在議員辭職出缺時安排舉行補選,可見無論議員以甚麼原因辭職,也必須舉行補選。[註2]任何議員不應濫權否決撥款來阻止補選,僭奪所有公民的選舉權和被選權及藉補選表達意見的權利。

[註1]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2006年審議結論段18:「此外,委員會關注到當局就一些問題(例如選舉、公共事務等問題)進行解釋《基本法》的程序時,沒有作出適當安排,以確保該等解釋符合公約的規定(第二、第二十五及第二十六條)。香港特區應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使立法會經普及平等的選舉產生,並確保對《基本法》作出的所有解釋(包括涉及選舉及公共事務的解釋)符合公約的規定。」

[註2] 該條例列出例外情況:「不得在立法會現屆任期結束前的4個月內舉行」及「不得在行政長官已按照《基本法》在憲報刊登解散立法會的命令的情況下舉行。」但是次辭職補選並不屬例外情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