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孔孟叛徒湯恩佳

廣告

廣告

http://www.boyangu.com/2010/02/642/
幫我按上面的原文連結

(按:作這篇文字,而且在中國人重視的年初一發表,就是為了批評一個孔孟叛徒。)

耶穌曾經說過,在審判日來臨之前,必定有許多假聖人、假先知等等充斥世界,以迷惑信徒背棄上帝。可惜耶穌這個預言落空了,因為在他死後幾百年,無數的假先知和假信徒如蝗蟲般覆蓋歐洲,而且前仆後繼—直至現在—用超級電腦也數不完。人類的墜落實在是蔚為奇觀。

中國的聖人孔子,柏堅本人是十分尊重其睿智通達,以及其以仁為本的思想。可惜,即使是地獄的恐怖也阻嚇不了假先知和假信徒,何況是一介凡人孔夫子?在千多年來的中國,有無數的人掛著孔子的像賣自己的一骯髒想法。到了現代,香港又有一個掛孔子賣私利的人,這個人叫做湯恩佳。

恐怕很多讀者也不知道湯恩佳是誰—因為他寂寂無名,在互聯網的資料不多。以我所知,他是一位博士,是孔教學院的院長,之前被立法會否決的建議孔誕作為公眾假期的議案,推手就是他。柏堅在看明報的時候,經常會看到湯恩佳的孔教學院出錢賣廣告,宣揚儒家思想。之前哥本哈根會議失敗之後,湯恩佳甚至說孔子是支援環保的!驟眼看來,湯恩佳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儒家追隨者,可惜他在自己的文章露出撒旦的尾巴。

正如耶穌曾經告誡門徒,說不要以為懂聖經的人都是好人,因為魔鬼為了迷惑世人,亦會熟讀聖經,以便用歪曲的經義來欺騙世人。恐怕這句話用來形容湯恩佳和大陸的所謂儒家學者,也要適合不過。他們滿口知乎者也,仁義道德,但是心裡想的卻是名利權勢,真是「學者不仁,以孔孟為芻狗!」芻狗,是指祭神的紙公仔,祭祀時極受尊崇,祭祀後棄如草屣。

湯恩佳的狐狸尾巴,可參考以下一段:
孔教在歷史上從未與國家搞過對立。香港有六大宗教,孔教是其中之一。孔教曾參與香港特區回歸基本法之制訂。其實孔教、儒學亦可以一分為二的。歷史上,孔教 在國內、香港都實踐得很好,有孔教,有儒學。全世界十三個宗教都承認孔教,孔教亦承認他們。全世界只有中國仍未恢復承認孔教,這是天大矛盾。香港孔教亦辦有兩所中學,兩所小學,從來都是一心一意愛國愛港的宗教團體,立場從未搖擺。請調查一下我們八十多年的歷史,我們從沒有對黨有負面的影響,也沒有貪圖國家一分錢。」轉自《論孔教的宗教本質特徵》

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一個儒家主義的追求者竟然會說出如斯獻媚之言!說自己不和國家搞獨立,一心一意愛國愛黨—這口吻不叫儒家,這叫奴才。至於孔子和孟子的教誨,全部都被這群狗屎學者拋進垃圾桶了。

孔孟之道,雖然不是完全和君主對著幹,但亦要求自己潔身自愛,不和暴政同流合污。孔子曾言:「為政以德」、「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要求領導人以德行行政,自我警惕。如果統治者荒淫無道,孔子是不願意與其同流合污的。孟子講得更清楚,如果統治剛愎自用,施行暴政,這樣就可以推翻他。正如孟子所言:「賊仁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更加主張:「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由此可見,孔孟對於追隨者是有要求。

但是,湯恩佳這個奴才,有孔孟的風骨嗎?完全沒有。現在的中共是殘賊之黨,連行暴政。從六四大屠殺到打壓維權者,用貪官污吏來殘害老百姓,這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的。雖然我不祈求湯恩佳會義正詞嚴指責中共,但令人失望的是,他不但沒有規勸中共,甚至為中共粉飾太平,稱中共是中國復興的功臣!我想,這奴才已經忘記了甚麼是「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竟然對人民所受的痛苦無動於衷,只一味強調國家穩定高於一切。在網上搜索有關這奴才的資料,發現他不但沒有為六四屠殺,廿三惡法仗義執言,反而頻頻參加和中共有關的慶典。

這個人究竟是孔孟信徒,還是中共奴才,我相信不言而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