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寶琳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 網誌

環境

集思:我們要永續發展

集思:我們要永續發展
廣告

廣告

中國近日的旱情和沙塵暴,波及鄰近地區。其中,東南亞亦遭遇乾旱災情,泰國等地區怪責中國在上游瀾滄江建水壩所致;香港等地則飽受沙塵暴之苦。在環境問題上,沒有地區可以獨善其身。香港人的用水、蔬菜糧食不少來自國內,在環保問題上與中國,更是息息相關。但香港人所受的禍害,對比國內人民,肯定是小巫見大巫。

中國官方和各組織近年都公佈了不少觸目驚心的數字,包括:每年逾七十萬人因污染死亡;全球空氣污濁的廿個城市中,中國佔十六個;一半城市地下水污染嚴重;三分二城市陷於垃圾圍城。另外,煤礦重鎮山西湧現缺陷嬰兒、不少農村淪為癌症村、兒童鉛超過標和中毒事件頻生。如果我們將心比己,必會感受到這些受害者的痛苦。

過去三十年的經濟發展,令中國擁有傲視全球的經濟增長率和最多的外匯儲備。但如果連人民和年幼孩子的生命都不能保護,倒是十分諷刺。中國要改革環境,不是只靠「我們不能喝你的水」及個人的環保行為就能解決,而是須改變唯經濟至上的發展觀及施政體制,建立起監督政府的機制。

一直以來,中國官方都以GDP的增長等同發展,GDP亦成為了考核官員的指標。很多地方政府為了增加投資,盲目引進高污染和高耗能的項目,甚至不惜以環境換效益的短視思維去發展經濟,結果得不償失。中國環保部副部長潘岳也指出:中國污染所造成的損失至少相當於三十年經濟發展的總和。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GDP年增長率平均在10%左右,但環保投入最高才達到GDP的1.4%。中國政府對環保的投入已經少,有關款項仍可被腐敗的官員挪用。中國審計署在2009年發表報告指,當局六年來共投入資金九百一十億元整治「三河三湖」的污染問題,但有五億多元資金被挪用和虛報多領;三十六億多元的污水處理費及排污費被少徵、挪用和截留。民眾對此只能感氣憤,而無從阻止貪腐官員的行為。

在湖南嘉禾縣兒童血鉛超標事件中,亦可見官員瀆職對人民的禍害。事件中,政府當局不僅放縱有關企業的污染行為,當有村民去廣州體檢時,當局以為他們去上訪而加以攔截。即使後來發現只是誤會,當局依然拒不認錯,並繼續拘禁受害的村民。所以,有國內民眾說:「治污要先治官」。企業以負責任的態度進行生產,固然重要,但是政府的秉公執法,並容許民眾進行監督和有真正的問責,才是關鍵。

多份社會訓導文獻(編按:社會訓導為天主教回應及介入社會現況的原則基礎)都指出良好政府的職責和發展的意義。政府的存在是為了公共利益服務,而公共利益特著重於保障人的權利和義務(《和平於世》通諭60)。至於發展,則「不是簡單地歸結到經濟的進步而已。確實的發展該是全面的,即振興全體人類,即振興整個人性。誠如一位卓越的專家很恰當地強調說:『我們不能接受經濟與人性分離,『發展』與其所屬文化分離,我們所注重的是人,每一個人,每一班人,直到整個人類。』(《民族發展》通逾14);「如果土地是為供給每個人維持生活之必需,和發展自己之工具,則每個人都有從土地獲得生活必需的權利……天主命定土地及其包羅的一切,都是為各民族的每個人使用的,受造的物資,應依照與仁愛不能分離的正義準則,公平地流入每個人的手中。」(同上22)。

溫家寶表示,在他任期的最後幾年,將盡力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教會的社會訓導正是他最好的參考指南。

原文原刊於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公教報專欄

圖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