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政治特權者的少數暴政

廣告

廣告

公、社兩黨發起的五區公投運動,由五位立法會議員遞交辭職信的一刻正式開始,五人原定遞信後於立法會議事廳中發表歷史上創先河的公投宣言,但事與願違,最終被建制派多位議員抗議離場,使會議流會而不能發表。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的解釋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建制派促使流會的行徑真的可以與「社民三子」在議會中的抗爭行為相提並論?

社民連是議會中六十分之三的激進少數,於議會中能行使的影響力極為有限,為搶奪話語權,他們用掟蕉,喊口號等方式在鏡頭前抗議後離場以令一眾權貴難堪及所謂的 agenda setting引起大眾,傳媒關注。

但社民連做的都只是「低度技術犯規」,因他們表達一切後都被會議主席裁決要他們離開議事廳,到最後還是要回復平靜地進行會議。其他與會議員、官員、特首雖被阻,最後也能如常發言。

倚仗議席造成流會

而泛民在高鐵撥款的行動,都只是利用議事程序的空隙以針對性追問問題爭取辯論空間,以及給予立法會外的群眾有更多動員的時間。但是經過多日會議,政府依然在不需解答泛民議員任何問題或民間爭議下,順利靠鐵票通過六百六十九億元高鐵工程撥款。

不過,今次建制派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倚仗自己議席的多數,杯葛會議造成流會,使致辭職五人連議會中「最後的」、「最基本的」發言權都因此被剝奪,更何況要發表辭職宣言的區區五人又妨礙得了多少時間。說到底,還不是發言者與建制派的政見不同而已,這行為實質就是要打壓異見聲音,不折不扣的多數向少數施暴,為的是要北京聽不到,看不到,更是為向北大人表忠,表功。

可是,建制保皇勢力真是社會中的多數?與其說他們多數暴政,不如倒過頭來說,他們是擁有政治特權的少數暴政,相信大家都知道香港六四黃金比例下,若非有比例代表制及功能組別,保皇勢力又焉能在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中盤踞議會,褻玩議會?

此外,因辭職公投而產生的另一爭議,就是有關保皇建制聲言要於財委會中否決五區補選撥款,以令公、社兩黨不能借補選作變相的全民公投,又或通過條例令辭職者不能再參與補選。

踐踏法治迫害全民

其實自古以來,不同政見不同立場者互相傾軋,大家可能都司空見慣。但使行否決補選撥款或通過條例,令辭職者不能再參與補選這一行徑,確實是喪心病狂。因為問題不是公、社五人能否再參選,重要的是若不補選,全港七百萬人,不論支持或反對公投者,都同時喪失進行補選的政治權利。《基本法》列明香港公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同樣享有選舉及被選舉權,法律明確賦予的權利是不能以某些條件加以限制或剝奪的。

建制派一眾人等保皇護駕心切,紛紛左毒上腦,語無倫次。他們不只是對公、社五人作政治鬥爭,令變相公投運動扼殺於萌芽,更是要使全體市民都成為他們政治特權下的次等公民,這是對法治的踐踏,更是對全民的迫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