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為什麼支持公投?】by 金鷹

廣告

廣告

公投這個議題在多個月裏討論的過程經歷了多次起起伏伏,由一黨獨白到泛民罵戰,由公民黨參與到五人請辭,再由大專生啟動公投到政府開展補選……。有留意香港時事政治者皆會知道其峰迴路轉的過程。而「變相公投」為何,亦不必在這裏重提,因為「信就信,唔信柒就」。所以身為一開始一直參與「五區變相公投」討論及工作的本人,倒想從個人的角度和感受出發,一講自己為何要支持五區變相公投。

本人參與香港民主運動的日子短,一開始自己隻身參與政黨活動和社會行動但又沒熟人從旁照料的關係,所以經驗少,又要頂硬上,邊做邊學,邊工作邊認識同行的義工們打好人際網絡。雖然一同行動一同工作的同伴不是認識很久,甚至素未謀面,但我相信能同行的,其立場和相信的價值必然是一同的,我都會給予信任,行動中他們去到那我都跟隨,從中並沒有一分考慮過自己的處境和風險。因此,往往都令自己走在衝突現場的最前線(可能是我身旁往往都是風風火火的鋒頭人物吧!XD),嘗試過被警方無理圍困著數小時,捱著風雨拍打,不得吃喝,就是為著要前往到中共領導人晚宴處請願,體驗何謂「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初次與警察對峙和肢體碰撞,嘗試用自己貧乏的法律知識與警方理論……

這些經驗除令自己學會維權,學會與警方周旋,學會危機處理等之外,最深刻是一名被大眾認為「阻住地球轉」的男人(在我的角度,他應該是「型到地球為佢停止轉動」的男人)口中「我地尼係示威,唔係示弱」、「我地唔會放棄我地向前行既權利」。在沒有民主的社會中能表態不是常態,尤其香港警方那種一視同仁 - 對待一切對建制和權貴做成不便與及噪音滋擾者都一律一視同仁地打壓。我們要對特權分子表示不滿,就必然受到無情打壓。要處亂不驚,我們就要堅持自己的態度,不論面對是千夫所指、喊打喊殺也好,我們都依然相信自己的行動和手段是會令當權者戰慄。面對強弱懸殊,我們不會忘記自己有向前行的權利,繼續突破。就是要有那種「型到地球為自己停止轉動」的態度,貫徹始終,才有資格說改變社會,尋求變革。

直到近月發生有關公投的各種事情,令我想起寫作家鍾袓康有精句批評中國人的劣根性:「要他選擇吃飯或是吃糞,他還是認為吃糞的好……」。鍾袓康的這句確實一語中的道出中國人的那種犬儒怕事的心態:害怕表態、害怕選擇、害怕反抗、害怕改變(即使是變好)。大家不要以為這評論只適用於封建或戰亂的中國人,甚至到現代,不少受英人教化過的香港精英,不論他是飽讀書的律師大狀、教書先生、學者、議員、所謂民主派人士都會有此毛病。他們沒有解放軍的槍炮指頭威嚇的情況下,我們只不過要求他們表態認同、協助全香港人以公投一個議題,像「選擇吃飯或是吃糞」那麼簡單的議題 - 廢除功能組別,2012雙普選。這等人們居然可以大條道理、藉口纍纍、歪理說成真理的反對公投,反對表態。說甚麼不是法定公投、甚麼搶佔道德高地、甚麼大聲,講粗口就不用談云云。如果真是愛民主的人,知道有公投,就應該「仆都仆住要支持」傾囊相助,兩脅插刀。而不是當全民集體行使民主之時就愛財如命,背後插刀。

還有論者說到:「投左又點,共產黨都可以唔理你,除非你令共產黨依家倒台」。能說這樣的話,那人就是對民主這一信仰信心不足。首先公投過程是一種政治動員,令民眾了解功能組別、小圈選舉如何不堪,亦令他們明白廢除功能組別,實行雙普選是急切、必須之事。而民主公投,其投票結果如何其實都不是最重要,因為投票過程就已經表明自己具備實行民主政制的條件,而不是妄想尋找甚麼中央具權威的人士對談(頂籠是對談,跟共產黨談判還沒有資格!),就如同影音使團誓要搵到方舟,而不會感受耶和華在身旁。更可笑的,居然有由89年喊爭取民主,平反六四到現在的人寫出一篇《深切的吾道》來故弄玄虛,這手法和封建人士用風水、龍脈來反對興建鐵路、電線桿又有何別?

鄙人鮮學,只中五卒業而已,但還懂辯黑白。一個運動,即使其計劃如何不周,其手段又有何不足,這並不重要。因各種方法手段都不過是配角,最終人民才是主角,人民才是令當權者畏懼而不是手段。身為參與民主運動的我們,不要因循苟且,要相信民主,要有那種「型到地球為自己停止轉動」的態度,心無罣礙令公投成功,令暴虐政權感到震撼。身為人民的我們,做的也簡單,投票廢除一切令人腐化的政治特權,廢除一個又一個靠吃人制度而作威作褔的功能組別。

秦晞輝:【我為什麼支持公投?】我的懺悔
領男:【我為什麼支持公投?】用公投重奪我們的尊嚴
劍玲:【我為什麼支持公投?】從我爭取民主的歷史說起
馮景恆:【我為什麼支持公投?】因為唔想未來有口難言
李雨夢:【我為什麼支持公投?】看似不關這場公投運動的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