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環境

更大更快更多 = 大而無當

廣告

廣告

近年LCD螢幕和電視都越來越大,前者20吋起跳,後者32吋起跳。可是我常懷疑那是否有利用家?比如螢幕,如果你的書桌造於窗台,越大的螢幕,就阻擋了越多風景和陽光,反而令住宅變得局促。

此外,螢幕越大,所產生的光害也越多。近期開始熱賣的27吋螢幕,實在有點教我摸不著頭腦,電腦是長期使用的,長期近距離吸收27吋(相當於接近0.7米)闊屏的光,你的眼睛真的受得了嗎?

電視的情況也差不多,滿舖的37吋、42吋、46吋以至50吋電視,香港究竟有多少蝸居能容納得下?如果你的沙發與電視的距離沒有五呎,買42吋的電視只會令自己看得很辛苦,要一覽整個螢幕也有點困難,豈不是讓自己受罪?更何況,電視越大,幅射或電磁波也可能越多。

這裡也不是要主張越小越美。我們要追求的是適中,以免過猶不及。螢幕只是一個小小的例子,事實我發現社會有越來越追求大、快、多的趨勢,而且越來越瘋狂地追求,那隱伏著的是一場災難。

首先是豪宅和獨立屋。近年香港不乏以鄉郊變豪宅之例,比如牛潭尾的葡萄園或錦田的四季名園/四季豪園,這個我也不予非議了。只是我們是否仍需要更多的獨立屋呢?有多少人會入住呢?比如恆基兆業蠢蠢欲動填平南生圍,建超過1,900個住宅單位及高爾夫球場。然而香港是否沒有獨立屋和高球場?馬屎洲附近的比華利山別墅是否仍有不少空置?錦田河旁的六本木已全部售罄了嗎?更不用說原居民地盤如粉嶺龍躍頭仍有不少濫建的空置村屋乏人問津。而香港的高球場也已遍布上水、大埔、烏溪沙、屯門南、清水灣、深水灣、石澳、愉景灣和滘西洲,我行山時總慨嘆它們已無所不在(雖然從事此項最不環保的運動的市民其實不多——它要用很多除草劑和殺蟲劑維持,政府要鼓勵市民運動和環保,不如選建單車徑)。然而南生圍是香港少數的拍結婚照、觀鳥以至小鱷魚也想棲息的仙境,是唯一的。那究竟我們是否要追求更多的獨立屋和高球場,犧牲了我們的唯一?而近日備受關注的粉嶺北/古洞/坪輋三合一發展區也是一例。究竟我們是否真的需要追求更多一幢幢的低密度河畔豪宅?從而犧牲了廣闊無垠的新界東北農地、減少安全可靠的食物?而後者才是我們真正想享用的?

第二個例子是高鐵。為了節省十分鐘北上時間,而豪花本可用於更迫切的醫療、公屋或第四海隧事項之幾百億元,把總站建於自成一角的西九中指形屏風住宅,其荒謬性和官商勾結的本質本已不證自明,無需多費唇舌。此外,速度越快,風阻越大,消耗的能源/製造的污染也越多,究竟我們是否需要建時速達四百甚至六百公里的高鐵,來加速地球的滅亡?又由於高鐵成本高昂,票價即使虛耗了政府每天作巨額津貼,仍要收取較昂車費,大部分不在意極高速的乘客不幸「被高速」,捱貴票,也是當局追求大而無當的一種愚痴。

第三個例子是政改。政府決定在下一屆立法會,增設五席功能界別議席,而此等議席大有可能由民建聯取得。如是者,我們的立法會將多了幾個劉江華、陳克勤或陳鑑林等只會吮癰舐痔、無獨立思考的非人,只是浪費冷氣與支薪的公帑。這種「多」出的功能界別議員是立法會的癌細胞,也因此大家要在五.一六的立法會補選中,以公投形式對這種僭建物表示由衷反對。

當然,追求大、快、多未必是壞事,但當政府所追求的,脫離民眾的需要,那麼越大、越快、越多,只會越令人厭惡,加速特區政府民望歸零,並令曾特首的頭上,充滿秦檜像的痰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