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子路

好管閒事,無的放矢。教導學生不要人云亦云,對建制要永遠懷疑。 網誌

教育

這不是政治中立

這不是政治中立
廣告

廣告

中大學生會早前表示,會向校方申請將旅美藝術家陳維明創作的新民主女神像在本年六四晚會之後,安排永久豎立在中大校園。身為中大校友,我實在十分期盼新民主女神像成為中大的一部分,標誌著中大對於國家民主發展的不渝精神。可惜,今早打開電郵,即收到來自校方「行政與計劃委員會」的電郵,以「大學必須堅守政治中立」為由,拒絕了中大學生會的申請,對於大學管理層的決定,實在感到極之遺憾。

一直以來,中大都有敢於為公義發聲的傳統,對於社會不公平的事情,中大學生更絕不退縮,大學四改三、中文合法化運動、以至六四、反對廿三條立法,中大學生都走在前頭,一切都是得力於中大校園的自由氛圍。

大學是言論及學術自由的最後防線,大學管理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作出保衛,亦應以最寬鬆的準則,容讓大學校園出現不同的聲音。今次大學管理層以所謂「政治中立」作幌子,拒絕學生會的申請,決定本身就已經是不中立、是打壓言論及表達自由之舉。倘若大學要維持「政治中立」,就不應該明文否決學生會的申請,校方可以不支持,但同時亦不應反對,以示校方真誠的保持中立。真正的中立,不是以家長式權威否決申請,反之應以保護同學表達自由為大前題。

假如要說「政治中立」,學校管理層早以破壞了這個原則。校長劉遵義教授既是全國政協委員、亦是行政會議成員,他本身已是一位政治人物,身為學校的最高領導人,本身已沒有作好榜樣,維護所謂「政治中立」的原則,而今卻以「政治中立」為由,打壓學生的言論及表達自由,這豈非「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六四,是一場壯闊的民主運動,可惜遭當權者橫加打壓,最終以軍隊屠殺人民結束。廿一年過去,血痕已不在,但我們的淚仍未乾。國殤之柱,當年幾經艱辛,才得以豎立在香港大學,提醒著我們那場「國殤」。新民主女神像剛抵香港,就遭到無理扣查,好不容易獲得釋放,成為我們痛悼英烈的圖騰。這一次,中大實在責無旁貸,讓中大成為新民主女神像的安身之處。

請大學管理層弄清楚,一所大學,主體不是校長、不是教授、不是學校任何一位管理人員,而是每一位同學。既然「行政與計劃委員會」表示「中大向來尊重言論自由,有責任維護所有大學成員享有表達不同見解和持有不同立場的自由」,那麼現時擺在你們面前的,就是同學們表達對國家民主發展的立場,豈可以所謂「政治中立」否決中大學生會的申請?

當大學管理層表決否決中大學生會的申請時,就已經不是政治中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