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都市女性心靈的漫遊──《色慾都市2》

都市女性心靈的漫遊──《色慾都市2》
廣告

廣告

都市女性心靈的漫遊──《色慾都市2》

《色慾都市2》(Sex and the City 2)四位中女(絕無冒犯之意,純為年齡的表述),穿著華衣美服光顧名店、追趕波場、出入酒店、坐頭等艙、住總統套房……,凡此五光十色的上等人生活,不止是女性的夢想生活,男性也莫不投懷送抱,身心都想能住上這人間天堂三兩天,那就心滿意足,樂不思蜀!

電影就是夢,現實不會做的,在電影中可以輕而易舉達成。雖然觀眾明明知道,電影的情節是夢想投射的七彩泡泡,既輕且薄,稍一大力,泡泡幻破,隨時弄得全身濕透,但觀眾仍然會在戲院的個多鐘頭,淫浸在此七彩泡泡浴中。馬克思說過「宗教是人民的鴉片」,《色》絕對是一口無煙無毒的鴉片,而且不會上癮,大家不妨在戲院多吸幾口,因為離開戲院後,大家就要重墮凡塵,繼繼捱騾仔的生活。

離開戲院後大家打回原型做凡人,而四位中女最後也打回原型,回到紐約。是次《色》的故事,主要在阿布扎比(Abu Dhabi)發生,紐約不再是故事的主場景,而是故事的引子,她們的煩惱之源全是在生活紐約時浮現:Carrie 不想與 Mr. Big 做一對無火花、了無生氣的老夫老妻;Charlotte 無暇照顧小孩,請了不載 bra 的少女做傭人,又驚引狼入室老公起痰;Miranda 律師工作繁忙,與律師樓拍檔不和外,家人埋怨她沒有家庭生活;Samantha 則不時色心上頭,時時刻刻都想結識男伴,恨不得在床上大戰一場。

四位中女各有煩惱,但總結起來,她們遇到的都是現代社會女性經常面對的煩惱:婚姻、家庭、工作和身體(性慾),可以說,她們的煩惱是長久以來,現代社會與女性自身衝突時衍生的。由此看,紐約雖然色彩繽紛,文化多元,但在片中是她們不安之地,煩惱之都。推而廣之也可以將它看成金玉其外,內裡卻是重重敗絮,濃縮了現代社會問題的地方。紐約就是如此複雜。

反而,阿布扎比在片中表現出的文化形象,比紐約簡單得多。甫踏入阿布扎比,鏡頭捕捉了大量高樓大廈,導演刻意將之與紐約比較,亦即用鏡頭對比暗示,阿拉伯的阿布扎比,好比美國的紐約。景觀上或許有相似,但是片中的阿布扎比並不如紐約一樣,象徵煩惱之都,而恰好相反,它代表著四位中女安頓心靈的避風港。

導演安排了阿布扎比的豪華酒店為她們避風港的入口,可謂別具匠心。豪華酒店不分性別服務顧客理所當然,酒店與現實的中東完全相反,尤其男性的態度。

片中的中東男人不但沒有半點現實世界的粗獷,而且不是感觸地忍著離家之苦遠赴中東,就是略帶 camp 味。酒店的男侍從細心誠懇,視四位中女為主人,其中 Carrie 徹夜不眠喝熱牛奶,男侍從竟然因為他未給予通知可以休息而未睡,因此起來煮熱牛奶給 Carrie 喝,這一場戲對比之前 Mr. Big 放工後,死狗般臥在梳化上,經 Carrie 多番請求才出席首映禮。一位是印度男侍從,一位是美國行政人員,如此的背景比較,男侍從體貼呵護女性的態度更難能可貴,而當刻 Carrie 希望 Mr.Big 也這樣對待他。此外,Samantha 目不轉睛的欖球猛男、浪漫建築師和 Carrie 感性的舊愛,都對比著他們在紐約面對男士以至人生的不快。

阿布扎比的世界是童話的,紐約則是現實的,沒有童話的香甜,就不能體會現實人生的困窘;沒有現實人生的黯淡,也不懂在童話世界的鏡面反照自己心靈的需要,片中的阿布扎比和紐約互補兼理順了四位中女心坎裡的困擾。

有觀眾曰:《色》中四位中女,仍然擺脫不了現實世界的牽絆,人人依然如是,結了婚的為何不離婚重新生活呢?所有人都給道德的緊箍咒控制。我會這樣答:這齣又不是女性主義電影,四位中女又不是女性主義者,守著甚麼解放女性的抱負,回到紐約,等於從童話世界回到現實,現實中的女性就是要面對道德壓力。現實不正就是這樣吧!

同文刊於香港電影評論學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