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編輯室周記:拒絕黑箱政治,還公民知情權!

廣告
編輯室周記:拒絕黑箱政治,還公民知情權!

廣告

獨立媒體(香港)罕有地聯署了一個聲明,也罕有地呼籲大家聯署。

作為一個支持公民獨立媒體組織,我們對香港民主事業的貢獻是鼓勵公民透過民間報導,直接了解與參與社會事務,並透過報導,把一些小圈子的政策討論放於公共的平台進行公開的審議。

零六年,保衞天星皇后運動期間,獨立媒體網的民間記者把古物古蹟委員會過往的討論,決策過程裡的互相矛盾一一點出,又把中環海旁規劃的文件公開,讓大家一起審議如何保留海濱的公共空間,開拓了本地保育和人民規劃運動的空間。去年,又透過獨立的報導,檢視高鐵項目的決策過程及利益分配,間接推動了保衞菜園村和反高鐵撥款的圍堵立法會運動。

雖然香港沒有制度民主,但透過政府公開的資訊,公民可以理性討論,審議政策背後的種種問題。資訊的公開、透明,讓媒體監察決策過程,是民主社會的基石。

然而,民主黨卻率先把香港的政制發展,放到一個黑箱裡,並要求市民,只要信,不要問。結果在一個暗黑的過程裡,泛民分裂了,公民社會一團糟。

回看過去一個星期的評論,除了互罵,評論人都在作終極無間的分析:民主黨自插兩刀是苦肉計、長毛罵司徒華是「間術」、劉慧卿是有西施成份的美人計,計中有計,局中有局。

市民呢?都被變作棋子,變成愚民的民調數據,買大開大,要細得細。

就如苦行的青年,他們被蒙上了眼睛,跪在地下不斷以粉筆重覆地寫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令人心酸的是,把他們置於黑暗之中的,不單是北大人,而是以「民主」自居的黨派。

五席功能區議會由直選選出,對於在社區有一定鐵票的民主黨當然有賺,所以他們理直氣壯地「袋落袋先」;也許,他們成為建制派後,會扭轉六成反對派,四成建制派的比例,讓北京放心。然而,在「做戲做全套」的框架下,針對香港官賈勾結的民間反對運動,必將受到沉重的打擊。

更令人心驚的是,在全港主流媒體一致叫好之下,這個政治黑箱將越得變越大,越來越合理,它告訴市民,公開的討論審議、反對是沒有用的,只會停滯不前,暗室裡的買賣更有效。這個黑箱不斷傳出利好消息,這次是五席功能直選,下一次可能是保障公民自由的廿三條,大市一片好景,只有散戶不知就裡的成為大輸家。

若剝奪了市民被選權和提名權的五席區議會功能組別是「民主成份」,那麼這次黑箱的政治交易則背離了「民主審議」(deliberative democracy)、「透明管治」(transparency in governance)、「公民社會連帶 (solidarity)」等更核心民主價值。

這些公民民主參與的價值,也是言論自由前提,讓媒體能有效地發揮監察政府和決策者。然而,主流媒體卻因為政治的計算,紛紛表態支持黑箱方案,放棄捍衞知情權,僅僅滿足於猜測暗室內有誰?誰是中間人?密函內容是什麼?時序是公投前還是後?籌碼是什麼?在甚麼情況下放棄普選聯「廢除功能組別」、「真普選路線圖」等核心要求?

我們不要再作無謂的猜測和權術分析了,作為公民,我們有權要求政府、普選聯和民主黨,打開這個影響七百萬香港人權利的政治黑箱,公開暗室談判的內容和密函,還港人一個最基本的知情權!

以下是由葉蔭聰發起的聯署,大家可以到 go petition 裡聯署:

民主黨,請給市民一個完整交代!

我們是一群關心香港民主發展的公民,我們對近日通過的政改方案或有不同立場與感覺,但是,我們共同認為,現在的政改方案能獲得通過,民主黨在非常短促的時 間內改變立場,起著關鍵作用。然而,民主黨的立場轉變,跟民主黨與北京政府不同官員談判及互動密切相關。可是,公眾對箇中詳情所知甚少,故此,惹來不少人 「密室政治」的批評,亦為香港其他政黨立下一個壞先例。因此,我們認為,民主黨有需要向公眾更完整地交代細節。

在五月底前,民主黨還一直堅持「區議會方案」與另外兩個「真普選」條件是「缺一不可」,即2017年特首選舉低門檻,以及2020年立法會選舉廢除功能組 別,若北京及特區政府拒絕接受任一條件,便會否決政府方案。可是,在政府政改方案表決前夕,民主黨突然以「區議會方案」獲北京政府及特區政府支持為由,放 棄堅持「缺一不可」的另外兩個條件。

我們以為,公民有權知道,一個長期獲得民意授權的政黨,為何及如何在如此短促的時間內改變立場。事實上,坊間亦流傳出多種傳聞,關乎民主黨與北京政府的談 判條件與過程,例如不參與「五區公投」,中央跟民主黨進行枱底交易,亦有說民主黨曾接觸胡錦濤及習近平的代表。作為理性與熱情兼備的公民,不管我們的政治 立場如何,也不能接受這種含糊不清的狀況。基於對政治透明度及政黨問責的追求,我們認為,民主黨有需要給市民弄個明白。

我們要求,民主黨盡快把整個談判過程的時間、地點、出席名單、討論過程、協議內容作書面公佈,在許可的範圍內附上相關的會議紀錄。雖然我們知道,民主黨主 席何俊仁曾說過,雙方有協定不可透露詳情。但同屬民主黨的司徒華先生亦指出,閉門溝通沒問題,最重要是將內容公開。換言之,「保密」不是絕對的,一定程度 的「公開」是可以的,民主黨起碼應能在可能範圍內公佈部份談判過程。

市民現在只能透過媒體的二手報導,把片斷的資料與傳聞,以及民主黨不同時刻不同的立場表述,拼湊出過程的大概,因此,造成各種不大善意的猜想,實在難免。 但是,如果民主黨能正式公佈一份相對完整的包含日程紀錄的書面報告,這將會是一份第一手的寶貴歴史文獻,釋除部份公眾疑慮,既幫助建立公民社會的問責倫 理,讓往後民主運動參考與研究。

我們認為,這是一個追求民主、自由的政黨不可迴避的責任。

發起人:葉蔭聰
聯署人:
獨立媒體(香港)

圖片設計:關尚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