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從善用此生到地區草根大民主——HKAPAP*(香港鴨鴨)的第二封家書

廣告

廣告

2012所謂政改方案——立會與特首何時民主普選出,過程中政客們接納甚麼不接納甚麼方案成了一城政客和傳媒炒起、市民關注的焦點。其實,稍有記憶者都記得,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最後的時刻民主派議員落車前,在立法局陽台上誓言要九八年回到會議廳去,那時的他們已不再焚燒那釘死香港民主進程的《基本法》,只是一副渴望入局陪跑的樣子。《基本法》寫得明白不過,只讓不民主產生的立會及行政長官日後去決定立會與行政長官選舉民主化事項,根本就預設了一個民主必敗之局。奈何民主派在「民主和稀泥」中打滾多年,只在互奪議席而須比拚誰更民主時才一派正氣凜然,至今屈指一算已作秀十多年矣。當中場場的假民選中,他們的積極參與,功能組別齊齊玩,連選舉委員會都會去選,兵兵賊賊,民主不民主,有關觀念早已泛到不能再泛,濫到不能再濫。

而賊喊捉賊,兵賊永遠互相依存——有那麼超超低水平的建制派,民主派甘於超低水平都已是略高一線。閣下有興趣翻看多年來立會會議紀錄,當知劣政如殺雞、亂噴1:99、亂打防疫、通過依從Codex降低食物安全水平標準、亂搞惡俗都市及鄉郊發展去所謂吸引遊客、通過興建無數路、橋、隔音屏障等毫無必要兼破壞環境的工程,甚至第一時間批准高鐵興建(事後外面吵起來才轉[車太])……民主派議員基本上都不見得有異議,與建制派一般地同撈同煲。民主被扭曲成這樣的低質素政治——既無瞻前顧後視野也不與人民共探民主中之「自主」要目如何能在現代社會的複雜結構中得以實現,而此中最發人深省的事件,莫過於陳方安生從之前長期身處最高統治階層向民主施以諸般打壓,竟可一夕變身為香港民主女神而不被質疑,這些,均可清楚反映本港的民主質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