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發展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 市區重建策略假共識諮詢

發展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           市區重建策略假共識諮詢
廣告

廣告

發展事務委員會昨日舉行特別會議,參加的單位有七十多個,當中包括公民黨、不同的關注組成員:如業主及租客權益關注組、中西區關注組、K28波鞋街關注組等,還有各區的個別人士。公民黨陳淑莊議員特地在立法會內預訂了一個小會議室,讓不同區受影響的居民一起觀看這次會議的直播。

各單位在發言時所說的可以歸納為以下的訴求:

要求真正可行的樓換樓:文件細節不足,無從討論,但最起碼,有何理由拿走街坊物業?還要求街坊賠錢?而且,還是要舊區小業主將來用海鮮價、天價買新樓,簡直是雷曼式換樓。

鋪換鋪:要求保存社區網絡及特色,如波鞋街的特色

保障住宅租戶:對市建局項目內的租戶,若非自願離開重建區,應以人口凍結日為原區公屋安置或合理補償的標準。

市建局的角色:市建局有責任令所有其項目不會被豪宅化,及重建的房屋是原區街坊可負擔的(即租得起或買得起)。

諮詢平台:文件細節不足,無從討論,而且過往的問題不是體制內沒有諮詢架構,而是一直諮詢了市建局都不會聽,沒有任何機制監察市民意見如何落實。現時文件中的諮詢平台全部為委任,不民主也不可信。

會議時間不足:公聽會的意義何在?

在會議過程中,時間一到,劉皇發便立即中止各人的發言,但七十幾個單位,每人只有兩分鐘發言,時間根本是絕對不夠。居民也表示這次公聽會得來不易,可以在會議上發聲,他們已感到很欣慰,但局方搜集了這些意見後會怎樣作處理?這次公聽會的時間根本不足夠,官員的回答也沒有直接回應各單位的訴求。這似乎是一個讓各單位發泄的一個公聽會,在意見過後,怎樣繼續「凝聚共識」。

重建的地區性問題:社工應負最大的責任?

更有團體回應將責任推在社工身上,認為社工們在解決重建問題上有著最重大的責任。其中有社工回應時指出政府資源極其不足,有很多問題仍未有社工有時間接手處理,問題不只在地產工司收樓,還有強拍,樓宇管理等問題沒有社工去有足夠的時間處理。上至高層,下至低層社工,在重建問題上絕對是受壓的。設立獨立的社工團其實很重要。這個重建社工團的問題其實早已存在,居民根本不願意跟這些重建社工交待問題,很多時只會認為他們為政府打工而已。但這個問題已存在幾年了,究竟怎樣去解決這個問題?怎樣可以找一個非政府組織去負責這個重建社工隊?在重建問題上,社工的角色、工作分配等問題仍然很模糊。

公聽會後的下一步行動

各組織單位將會在7月24日晚上,再次在理工大學開會,商討下一步的對策。另外,何秀蘭議員亦指出,正因為這次的公聽會時間太短,可能需要另一次的討論。下次可能會請主流傳媒作搞手,作為是次公聽會的延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