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到此一遊,但往後如何?——短評「編」行西九傳媒建築文化導賞行

到此一遊,但往後如何?——短評「編」行西九傳媒建築文化導賞行
廣告

廣告

筆者於七月十五日應邀出席由香港建築師學會主辦,文化葫蘆協辦的"編"行西九傳媒建築文化導賞行,短短兩個小時的行程,並無什麼特別。雖然筆者本身並非走遍香港的達人,但導賞團所行的地方都是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地方。故此,筆者在這裡只會略略帶過導賞團的景點,本文更想和大家討論這類型的導賞團之成效,還有什麼不足之處和可以改善的地方。

先在這裡跟大家說說這個導賞團的內容和目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將於八月展開第二階段的公眾諮詢,屆時市民可以對三個整總體規劃大綱建議提出意見。香港建築師學會提倡的是西九文化區不是一個獨立發展的項目,它並不能跟邊界以外的現存文化區分割。它必須與附近的文化及人文生活你出適當的連繫,跟現有的油麻地尖沙咀舊區編織起來,他們所倡議的是“大西九” 的概念,強調一個有遠見的三維城市設計,一個綜合適於步行的城市。故此,香港建築師學會與文化葫蘆於二零一零年七月底至九月底將舉辦一系列的建築文化活動,讓市民可以從更廣闊的角度審視及思考西九,例如現有的相關文化政策,隨西九而來的市區更新等。

香港建築師學會一直以來也有就政府的決定表示贊同還是反對。例如當年香港建築師學會就香港政府以警方武力對待反對拆卸天星碼頭的示威市民表示遺憾。但隨了表示贊同和反對外,為政府提供諮詢外,還有什麼可以做到的呢?筆者質疑的是香港建築師學會,作為一群為政府提供諮詢的建築師,除了純粹的意見和立場提供外,他們還可以做些什麼?若果他們真的希望幫助舊區老鋪的市民和東主,一個簡單的導賞團有什麼作用呢?

其實這個導賞團的出發點是希望市民多認識西九區的文化,讓他們明白西九文化區不是一個獨立發展的項目,應與現存的文化區並存。但筆者認為,導賞團的作用過於即興,在一團又一團的導賞團過後,市民的認知可能是提高了,但這樣可以改變政府的西九規劃嗎?若果他們倡議的是大西九的概念,筆者更想看到的是他們的規劃藍圖,什麼才是三維城市發展?他們的導賞團真的只像一般「鴨仔團」,行程是這樣的,從九龍佐治五世公園(佐敦道)出發,途經上海街經典老店(鏡明畫框)、新填地街露天市集、廣東道油麻地警署、油麻地果欄、油麻地戲院,最後一站是天后廟,在榕樹頭前有建築師寫生示範,最後一站是到美都餐室用膳。隨團建築師的角色,是在旁跟我們介紹不同店鋪、街道的特色和歷史等等。我們就跟著他們前進,在整個導賞團裡,筆者唯一的得著就是知道了更多關於不同老鋪的歷史,最感興趣的是他們所售賣的特色貨品,如一些西藏的藥材,不得不承認,我也是從來沒見過這些東西。到最後,還有建築師在我們面前寫生,「大開眼界」吧。可能有很多市民在參與此團後的感想也是如此,但畢竟這次只是記者團,筆者現也不敢斷言市民的得著將會是什麼。

但我想帶出的問題是:到此一遊,但往後如何?整個導賞團的過程,我們這群旅客的角色很明顯就是消費者,我們的角色是去參觀、遊覽,這樣跟一個外國遊客的所為沒有分別。我並不能感受到西九如何與附近的文化及人文生活你出適當的連繫,我的角色是遊客,他們就是我參觀的對象,這個過程裡大家雖然是有交流,但觀賞味道甚濃,完全沒有一絲介入的味道,也有街坊反映,近來愈來愈多導賞團來到新填地街,當中有些不大愛出風頭的,也開始厭惡這些頻頻來訪,純粹來參觀的本地遊客。什麼三維城市的概念,身為一個小市民,我不認為這樣的觀賞團可以令我明白到這些概念。參觀過後,的確能提高到市民對西九舊區文化的關注,但只是提高關注,並不等於能真的介入和協助這群長期受迫遷威脅的居民。整個導賞團,好像是一系列的門面功夫,彰顯這群建築師宏大的理想,帶領我們走走舊區,好像真的為舊區做了一些好事吧,但到最後,寫生其實也只是一門表演藝術。完了這一系列的消費行為,西九的三個總體規劃是如何?這仍是未知之數。

筆者認為這類型的導賞團,介入程度不足是最大的問題。提高關注固然重要,但筆者更想看到的是他們積極的介入和一張確切的規劃藍圖,而不只是跟我們空談和帶我們遊走。我想看到的是一些能在諮詢期進行的行動,而不只是一個消費玩樂,到此一遊的導賞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