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聯合新聞稿:不接納蔣任宏出任專員 關注團體狠批委任制度(香港人權聯委會、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民主黨及香港人權監察)

聯合新聞稿:不接納蔣任宏出任專員 關注團體狠批委任制度(香港人權聯委會、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民主黨及香港人權監察)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2010年7月27日

政府宣布委任蔣任宏先生為新任個人資料私隱專員 (私隱專員),下月四日起生效,為期五年。我們相信這是一個令人遺憾的不當任命,認為政府並未盡力招聘合適人選,亦是政府旋轉門的做法、以及政府委任制度不當的惡果。按照《巴黎原則》[1] 和根據已知的資料,我們相信蔣任宏並非一個適當的人選,因此,我們並不接受這項任命。我們要求政府改革選拔制度和程序,按照《巴黎原則》重新訂出合適的要求,招聘合適的人選,以擔負保障和促進香港私隱權利的重任。

聯合國為促進和保護人權的機構,訂立了《巴黎原則》,對該等機構的組織、權責和運作,作出了規定。由於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 (公署) 是一個維護和促進私隱權的組織,《巴黎原則》也應適用於公署。

《巴黎原則》關注人權機構的獨立和有效運作,因此要求其最高負責人和成員等人選,要包含捍衛人權的背景和往績。

這種背景和往績的要求,為的是保障這些人選,能有真正的人權價值和承擔,有相當的意識和警覺性,有相關的人權知識和經驗。這樣,人權機構就較有傾向和能力,維持機構的獨立性,以及更有所需態度、動力和觸覺,以及相關的專門知識和能力,有效地捍衛和促進人權。

毫無相關經驗及知識

蔣任宏為退休公務員,在郵政署工作多年,退休前為郵政署署長,其後擔任香港設計中心行政總裁。於本年3月政府就私隱專員進行招聘時,人權團體已批評政府只將「與個人資料私隱有關的經驗」列為次要的「更佳」因素,甚至對申請人在人權和私隱的承擔和往績毫無要求,完全忽略私隱專員公署作為一個人權保障機構的特質。[2] 結果,獲政府選中的蔣任宏,其過往的工作背景及資歷就顯示出,他缺乏與個人資料私隱有關的經驗。

更甚的是,蔣任宏於2005年擔任郵政署署長時,竟曾有侵犯私隱的紀錄:於長沙灣郵局無制約地安裝多個針孔攝錄機監視前線員工,超越偵查竊賊的需要,最終被私隱專員吳斌批評郵政署違反《個人資料 (私隱)條例》。蔣任宏在電台辯解說,他事前不知情,並在得悉事件時,已即時停止這種做法,他只是作為部門首長而對事件負責。我們相信,即使真的是他停止長沙灣郵局偷拍的做法,也並不說明他對私隱的尊重,在當時事件曝光後,引起員工的反彈,以及公眾的批評,而蔣任宏當時亦指出針孔鏡頭曝光而不能再用,停用攝錄機,似乎是他唯一可行的選擇。無論他的辯解是否屬實,事件曝光後,蔣任宏仍公開向傳媒堅持手法適當,更說日後若有郵局再發生郵票失竊案,不排除再使用針孔鏡頭,但最終仍給私隱專員批評有違私隱。另外,差不多在接近同一時間,郵政署亦被指在招聘合約員工時,在沒有通知求職者的情況下,將求職者的資料交給私人公司,由私人公司通知受聘者上班,涉嫌洩露求職者資料。這些事件都說明他對私隱的價值缺乏承擔和基本意識,更無足夠專業知識可帶動香港的私隱保障。

由此可見,蔣任宏對個人資料私隱可謂毫不重視,亦欠缺承擔,更無足夠的知識,完全違反聯合國《巴黎原則》要求的人權監查機關高層所需具備的特質,包括對人權工作有相應的價值、明確的承擔、深入的人權知識和有推動人權保護的經驗。

私隱專員負責領導私隱專員公署,推動保護個人資料私隱的工作,亦須具備一定的管理才能。不幸的是,我們亦未能從蔣任宏過往的工作上,看得出他有過人的管理能力,特別是他出任香港設計中心行政總裁時,於2008年被審計署批評他違反規定,公幹時乘坐票價較高的商務客位,且曾動用60萬元公帑,資助私營機構的代表參加展覽會。

我們相信,從已知的資料看來,蔣任宏都不是出任私隱專員的合適人選,可以託付推動保護個人資料私隱的重責。

特首這種任命的決定,亦反映了政府並不重視如何保障私隱專員公署的效能,視人權保護工作如兒戲。

現任私隱專員吳斌,任內表現雖未能說是盡善盡美,但基本上表現出色,獨立而決斷地履行職責,無畏地處理私隱事務,主動地關注不少政府和公私營機構的違規行為,並主動地關注一些對私隱可能會有負面影響的新措施,例如他曾公開地就校園驗毒計劃提出眾多疑問,在立法會上高調抨擊政府並未給予足夠資源支持公署的工作,令公署的保護私隱工作遇到困難。我們非常擔憂的是,正是他敢言盡責,可能令到政府顏面上感到尷尬,工作上感到受到制肘,即使未能找到合適人選出任私隱專員,亦不願意與吳斌續約。

就此,政府有責任向公眾解釋,它是否因為受到吳斌的批評和校園驗毒等政策受阻,而對吳斌和公署不滿?是否因此而不欲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私隱權利監察機構?是否因此而濫竽充數,並無盡力尋找合適的人選?為何認為有眾多缺點的蔣任宏,竟然獲選?政府有否遊說吳斌留任?如有,如何遊說?若無,為何沒有?

監察機構再一次成為公務員旋轉門

蔣任宏已非首位前官員出掌監察政府機構,政府近年並不避嫌,屢次將一些獨立性極其重要的獨立機構的主要公職,作為政府用人旋轉門的一部分,安排退休公務員出任,一段時間之後又將其從新任命為官員或局長(如黃鴻超任廉政專員後又回教育局當常任秘書長),使人懷疑政府只是用公務員系統中的官員,掌控和治理獨立機構,及以有關的職位作為酬酢。

這種做法,令人擔憂有關機構的獨立性和效能受損,亦令被任命的人的獨立性和公信力受到質疑。整個旋轉門制度,令公務員退休後最終又可以出任公營部門,他們事實上能否無私無畏地批評政府著實令人質疑,至少在制度上缺少監察機構所需的「看得見的公正」。事實上政府是最有可能違反個人資料私隱的機構,以往警方、醫管局等部門已有多次洩漏個人資料私隱的前科,新任私隱專員上任後能做好把關工作,非常重要。

招聘過程黑箱作業,公眾無從參與

可惜政府並沒有汲取早前招聘平機會主席的經驗,以「請經理」的要求招聘私隱專員,而且招聘過程中繼續黑箱作業,公眾無從參與。我們再次要求政府檢討招聘或委任監察機構主席、專員及委員的程序,加強公眾人士及民間團體的參與。

我們強調,政府在招聘私隱專員時,應該組成一個公認獨立、多元,並包括熟悉相關人權事務人士出任的遴選委員會,參照《巴黎原則》,加強民間團體在遴選過程的參與,制訂合適的招聘要求,採納公開的招聘和提名機制,尤其安排最後遴選名單中的人選,參與立法會和公眾聆訊,讓他們面對公眾和議員,解釋工作抱負,接受公眾質詢,使遴選小組能參考公眾意見後才作最後的決定,以選出合適的人士,供特首委任。長遠而言,政府應參考英國的制度,設立機制,選拔和委任法定和諮詢組織的成員。

香港人權聯委會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民主黨
香港人權監察

註釋:
[1]《巴黎原則》是1993年聯合國大會通過有關國家人權機構的國際標準,並請參考Commonwealth Secretariat , “National Human Rights Institutions: Best Practice” (London, 2001).
[2] 例如香港人權監察就曾公開批評有關的招聘程序。見香港人權監察:「個人資科私隱專員公開招聘:標準不當及程序不明 遴選委員會代表性不足」,2010年3月31日。

連結:
*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報告:《以針孔攝錄機收集僱員個人資料在有關個案的情況下屬超乎適度及不公平的行為》。
2005年12月8日。按此

* 香港電台,自由風自由 PHONE,2010年7月6日:話題三︰前郵政署長蔣任宏接任個人資料私隱專員
按此

* 香港政府新聞公報:《政府委任新任個人資料私隱專員》,2010年7月24日。 按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