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深水埗?為誰而重建?(不斷更新)

廣告

廣告

反肚錦鯉遊行記/領男
有位街坊說,其實她們不明白官員宣讀文件上的專業性用語,她只想取個副本,回家跟親戚朋友相量一下。由於她當時沒有簽署保密協定,於是房委說他可以回家,
但轉頭就會派人上門追問結果。街坊回家後,聽見有人一小時內上來拍了五六次門,猴禽的官員把他的膽也嚇破了,於是走出街外不敢回家,直至夜晚。

深水埗重建:專訪天台戶黎伯伯/陳景輝
就像一個建於天上的村落,元州街天台上左右兩面橫排的房子構成了一條通道,除了門外
巳扣上房協的粗鏈鐵鎖而丟空了的單位之外,人們是不會關上大門的,今年八十歲的黎伯伯已在天台屋居住了三十六年了。黎伯笑言幾次出街時也忘記了關門,但都
「無事發生」。直至有一日,他收到房協的來信,來信指有關單位是僭建的。「僭建?唔系卦!我地辛辛苦苦真金白銀買回來的」黎伯和黎太滿腹牢騷的說。

深水埗重建:請還我公民知權/陳景輝
報新聞的人常常告誡自己,寫報導是為了讓公民獲得各種社會資訊,繼而有能力對各種社會問題做出清醒而負責的判斷。主管市區重建的有關單位為了不讓人民可以介人置喙,他們首先就從認識上阻止居民進行了解,因為了解意味着一種掌握事情的能力,不能了解就無法掌握。

不得闖進— 房協的收樓策略/領男
居住在一個漫天交叉,滿地虫鼠的國度,深水埗街坊每日依舊要返工返學飲茶買菜,他們現在有何感受?記得在一次重建關注組的居民大會上,聯絡人周小姐跟戰戰兢兢的老街坊說:「房協收樓就好似我地賣魚一樣,依家佢要黎買我地魚喎,仲要我地拎咁多資料比佢,又要講咁多條件,唔買咪算囉﹗」

深水埗重建,在蟻民和公民之間/陳景輝
作為居民,可以怎樣應付燒到埋身的市區重建問題?這方面,大家應該不會忘記掛滿一街黄底黑字的巨型橫額的灣仔街坊吧!這時候,深水埗就遇上灣仔了。

元州土地/湯舜
一組元州街照片

重見舊區.深水埗/葉一知

深水埗的街坊就是如此這般接到了一個既不明所以的銀碼,一個很低的銀碼,然後在短短兩個月內,又在這種糊裡糊塗的壯態底下收到另一個强制收回土地的通知,且誠惶誠恐的站在官地上為自己的家園而戰。

紙皮唔輪到你拾?!/袁敬(祖)
早陣子看到一篇報導,內容大致是深水埗有姊弟要拾紙皮幫補家計,反映現時社區內兒童貧窮問題。看畢報導後,如果我問為何事件會在深水埗發生(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