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政府一再淪為政治工具 有待施政報告回應 (人權監察930新聞稿)

廣告

廣告

政府一再淪為政治工具 有待施政報告回應
(香港人權監察新聞稿)

(香港‧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 施政報告發表在即,康文署又因政治考慮,反口拒絕借場地予天主教團體為內地失蹤教會人士舉行祈禱活動;這宗事件,連同今年食物環境衛生署聯同警方兩度干擾支聯會六四悼念活動,食物環境衛生署聯同警方試圖阻撓七一遊行民間團體設置宣傳街站,以及近日海事處聯同警方阻撓保釣行動委員會出海宣示主權,令香港人權監察關注到,在特首曾蔭權管治下,今年香港的政府部門,甚至公務員團隊中部分人士,似乎正迅速「內地化」,淪為政治工具,蠶食香港的公共行政,敗壞香港的社會和政治生態,與嚴密控制思想自由的內地部門看齊,以不同的行政和法例為藉口,無理限制和打壓意見表達活動,損害香港的人權自由和法治。特區政府這種短視的限制和打壓,與香港的社會價值毫不相容,破壞香港成功的基礎,最終只會損害一國兩制。

人權監察促請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公開交代,如何確保公務員團隊和政府部門避免淪為骯髒的政治工具,曲解法律,濫用權力,用種種行政和法律作藉口,打壓市民的正常意見表達和政治生活,損害香港的人權和法治。人權監察亦提醒市民,共同監察政府的一舉一動,守護及捍衛我們的法治和自由。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正委)向康文署申請駱克道籃球場舉行為內地宗教自由祈禱的活動,康文署先是電話確認預訂,後來卻出爾反爾,指活動政治敏感,拒絕借出場地;之後又以「康樂團體有優先權使用場地」及「市民在該時段使用籃球場進行球類活動的需求頗大」等理由藉詞狡辯;[1] 最後又謊稱申請人數眾多,場地太細,因此以公共安全的理由拒絕申請。 [2]

人權監察要指出,市民的宗教思想及表達自由的權利,是憲制權利。行使這些權利的活動,同樣需要場地,包括球場。沒有活動的公共空間,憲制權利就會成為空談。表達自由的活動,絕對不比康樂或球類活動次要。相反,作為憲制權利行使活動,尤其沒有專門場地的憲制權利活動,或許應有優先的使用權。球場本已經常作球類活動,當局無理由以球類優先排拒表達活動。當局以康樂團體壓於宗教或表達團體,或以球類需求壓於宗教和表達需求,都是不能接受的。香港正如多數其他地區一樣,並無設立專門的示威表達場地,表達場地就是市民聚集的場所和空間,這些場地平時用作其他不同的用途,表達活動期間則為表達的場所。使用旺區的球場或其他運動場所等公共空間作為表達用途,是常見不過。多年來,不少球場亦一直如此供表達活動使用,至今始見當局出手干涉。正委申請的人數是150至200人,政府卻謊稱申請人數為數百,更是強詞奪理,不值一駁。

人權監察批評,康文署漠視市民行使憲法保障的宗教思想及表達自由的權利,對球場場地的使用忽然妄加限制,文過飾非,做法倒退。

人權監察更擔憂康文署日後會以行政、公眾康樂等藉口,拒絕借出場地予遊行集會活動。尤其在其他政府部門,譬如海事處、食環署及警方聯手阻止保釣漁船出海、食環署及警方聯手強搶民女等打壓表達活動的背景下,人權監察更有理由擔憂,這種以不同藉口為由、無理限制和打壓意見表達活動的做法,會不斷重演。

此事以及過往一年政府部門充當政治工具的多宗事件,正損害著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犧牲著行政和決策理性。人權監察擔憂,在曾蔭權任期內,類似打壓事件仍將會陸續而來。

人權監察呼籲特首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公開交代:如何確保公務員團隊和政府部門避免淪為骯髒的政治工具,損害香港的人權和法治。

市民和國際社會,亦需要監察曾蔭權政府的舉動,守護及捍衛香港的人權法治,以及公務員的政治中立。

註:
[1] 蘋果日報:《康文署打壓宗教活動以政治敏感為由拒借場》,2010年9月29日。
[2] 蘋果日報:《正委會踢爆康文署謊言》,2010年9月30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