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紫田村系列:紫田村司法覆核判辭初步分析

紫田村系列:紫田村司法覆核判辭初步分析
廣告

廣告

高等法院於9月24日頒令,拒絕紫田村村民申請司法覆核地政總署署長發出的「遷出通告」;經傳媒報導後,引起很多市民特別是社運人士不滿,認為判辭中法官把公屋居民的利益與紫田村的利益對立起來,分化基層社會。本文將對該判辭作基本分析,希望有助大家彌清判決,重新將議題聚焦,為未來各種收地戰作好準備(1)

報導錯了

報章報導的基本事實錯得嚇人;胡亂剪裁法官的判辭,幾近老屈;甚至陰陰濕濕暗示村民貪得無厭。例如《明報》(2),先指村民各自收取了賠償金,再說:「法官指出,明白申請人覺得為社會需要而犧牲,理應得到更合理的處置,但香港房屋需求大而資源不足,收地前政府已作適當諮詢。法官又指村民的住所本非合法建成,也是政府發放特惠津貼時的考慮因素,假如村民不滿賠償,仍可到土地審裁處要求評核賠償金額。」

輿論殺人。結果,在傳媒報導下,紫田村民輸了官司,只好「紛紛說會接受裁判、無奈搬走」,仿佛所有今次護村的行動及討論,通通隨著判決而喪失意義。但事實上,法官林文瀚在判辭中,已清楚說明收取賠償金並不會影響村民今次申請司法覆核的權利,更沒有大篇幅提及興建公屋的資源問題。承接朱凱迪《做個有要求的讀者》精神,讓我們重新看一次今次紫田村的判決究竟說了什麼。

先從基本的事實開始。

紫田村收地過程:重要時序

2007年12月14日地政總署署長發信,通知紫田村村民將會收回土地
2009年4月政府刊憲,發出命令收回紫田村土地
2010年7月2日地政總署署長發出通告(下稱s.6通告),飭令村民在8月3日前停止佔用土地
2009年7月17日隨著四月的命令到期, 該片紫田村土地業權重回政府手上;紫田村成為官地(3)
2010年9月通告8月到期,村民並無如期遷出,部份村民於9月申請司法覆核

覆核什麼:s.6通告

今次村民申請,其實是覆核地政總署署長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4)第6條(s.6)發出的通告;內容主要是飭令村民在8月3日前停止佔用已收回的紫田村。

村民主要提出兩個理據:

一.s.6授權地政總署署長收地,而過程無需經過法庭監督,未能保障村民由《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0條賦予的,「在法院前平等及接受公正公開審問的權利」(5)

二.地政總署署長在未安置及賠償居民之前便發出s.6通告迫遷,是極不合理的決定,實質上亦是一個「任意或非法」的決定,違反了《基本法》第29條(6)及《香港人權法案》第14條「對私生活、家庭、住宅、通信、名譽及信用的保護」(7)

對於村民的控訴,法官林文瀚如是回應:

一. 關於剝奪村民「在法院前平等及接受公正公開審問的權利」
林官認為,地政總署署長發出的s.6通告不應單獨看待,而應一併與整個收地程序檢視。他認為,早於2009年政府刊憲收回紫田村時,村民便一直有機會提出反對、或者申請司法覆核該收地決定,但是並沒有村民提出覆核。因此這張s.6通告,並沒有剝奪村民尋求法院協助的基本權利,亦沒有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0條。

二. 關於「任意侵犯村民房屋」
官司的一個關鍵,在於收地是否「任意或非法」入侵村民的房屋。林官幾次提出,由於村民沒有在2009年提出覆核政府的收地決定,因此他只可以當「該收地決定乃是懷有正當目的,亦即是為了建公屋去應付公眾需要」(8),因此判定收地造成的入侵並非「任意或非法」,收地亦因此沒有違法。

要注意的是,林官在這裡得出「要建公屋、收地正確」的結論,並非因他個人認為如是,而是基於無人挑戰政府於2009年的決定,因此他在庭上要當該決定無問題般,作出判決。媒體卻普遍把公居居民和村民利益對立起來,至為誤導。

三.關於安置
林官認為,「《基本法》第29條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4條的本質,並不賦予市民任何安置權利或福利權利」 (9)

筆者自己意思,亦即《基本法》雖然保障你的家不會被隨便入侵,但並不表示政府要另行安置你或者確保你有屋住。林官是在解釋基本法及人權法的語境下,說出「因此(政府)無須在搬遷居民之前,先安排令居民滿意的安置」(10)這一番說話。意思並不是說政府無論如何不需安置、或者村民不可根據其他法例爭取安置權利。但在傳媒無頭無尾的報導下,不免令法官一番話聽來像「政府拒絕安置乃是合法」的涼薄意思。

林官的策略

整體而言,林文瀚法官盡量將爭議窄化(narrow down the issues),只集中處理s.6通告是否違憲,或者該通告程序上有否不當。他多次說明,法院今次不會處理「賠償數目是否合理」的問題,因為有關問題應由土地審裁處負責。他亦說,這類鄉村房屋本身是否合法,也不在今次討論之內。

判辭的尾巴

林官的處理是法庭一般常見方法:把政治判斷以及行使酌情權,留給立法會或者政府。這種做法在正常三權分立、互為監察的情況下非常理想,但判辭也因此留下了尾巴。

例如,目前收地的搬遷賠償屬於非法定性質(non-statutory nature),亦即沒有法例框架監管政府要如何賠償。如果是市區重建的市建局收地,尚有網上可尋的「賠償政策」可參考;至於新界這種村落回收,卻幾乎可說是由得政府任意而為。進一步說來,由於缺乏法例框架,村民即使去到土地審裁處,也無法處理賠償問題。因為土地審裁處只會處理重估該片土地的賠償金,但是連帶上樓、安置等問題,土地審裁處無法可依,也不會處理。這些問題,都是今次紫田村的判辭未有觸及的。

結語

今次紫田村村民申請司法覆核而不獲批准,固然令村民及支持人士失望,但未來隨著新界發展,類似的訴訟應會愈來愈多。如果能夠排除主流媒體片面/誤導的報導、解讀法庭拒絕司法覆核的理由、以及理解整個審訊的哲學,將有助我們在下一波的運動或訴訟中擬定更佳策略,令抵抗的力度更加充實。

註釋
1:本文只作一般參考,雖然筆者已盡力確保所提供的資料準確無誤,但本文內容並非法律或專業意見。

2:明報,《司法覆核敗訴 村民死守紫田》,A14,9月25日

3:亦即條例中所說的「未批租土地」

4:香港法例第28章

5:第10條原文:「人人在法院或法庭之前,悉屬平等。任何人受刑事控告或因其權利義務涉訟須予判定時,應有權受獨立無私之法定管轄法庭公正公開審問。法院得因民主社會之風化、公共秩序或國家安全關係,或於保護當事人私生活有此必要時,或因情形特殊公開審判勢必影響司法而在其認為絕對必要之限度內,禁止新聞界及公眾旁聽審判程序之全部或一部;但除保護少年有此必要,或事關婚姻爭執或子女監護問題外,刑事民事之判決應一律公開宣示。」

6:第29條原文:「香港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不受侵犯。禁止任意或非法搜查、侵入居民的住宅和其他房屋。」

7:第14條原文:「(一) 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及信用,亦不得非法破壞。(二) 對於此種侵擾或破壞,人人有受法律保護之權利。」

8:判辭第93段:“… there is no challenge to the decision of the Chief Executive in Council to resume the land in the present proceedings…. In the light of that, this court must proceed on the basis that there is a legitimate aim in eviction, viz. to serve the pressing public need in recovering possession of the land for building public housing.”

9:判辭第83段:“… the right under these Articles does not confer any right to health or welfare benefits or to housing.”

10:判辭第83段: “… there is no requirement that all these needs must be met to the reasonable satisfaction of the applications before they could be displaced….”

連結:判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