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性別

變性人士的結婚權利

廣告

廣告

(香港‧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 香港人權監察關注今日高等法院有關變性人士結婚權敗訴的判決。人權監察關注到,法庭以社會共識及公眾利益為由,以多數人的意願和取向否定小眾的基本人權。

法庭在判詞中,亦同意醫學證據顯示,接受原本生理性別與否,並非個人選擇。然而,法庭卻判決婚姻性別不包括進行變性手術後的性別,令他們不能以變性後的性別結婚,否定了他們以新性別重過新生的機會,可能已剝奪變性人士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下的基本權利。(註)

人權保障不應取決於社會共識及公眾利益,尤其牽涉小眾的權利時,不應藉大眾意願、文化或價值觀此等狹隘思想,否定小眾的基本人權或人生意義。法庭不應以社會共識為由,否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在憲制層面引進它的《基本法》,隨著時代的進步,可以為變性人士在婚姻方面提供人權保障,尤其《公約》的目的在於無所歧視地維護每個人各方面的人權,包括變性人士在變性手術後,以新的性別締結婚姻和組織家庭的權利,否則變性人士的生命意義和基本權利,都會差不多徹底地遭到否定。

人權監察指出,解釋人權公約和憲法文件的一個重要法律原則是顧全有關文獻的目的,而且要視這些文獻是具有生命力的,能隨著時間而演化,面對轉變中以至全新的事物。

也就是說,在解釋憲法和人權公約,法庭應該與時並進,去落實這些文獻中保障和促進人權的目的,而非將《公約》和《基本法》的人權保障,凍結在傳統之中。

譬如在變性人士結婚權個案中,在考慮現時有關變性的醫療技術及相關措施及程序等等,以有多元文化和強調寬容和接受差異的現代社會價值,法庭應有空間寬鬆地詮釋《公約》和《基本法》的條文,使之適用於變性手術後的變性人士,讓他們以新的性別締結婚姻和組織家庭的權利,以免剝奪變性人士的人生意義和基本權利。

法庭判決變性手術後的變性人士,有權以新的性別締結婚姻和組織家庭,只是更貫徹承認這些變性人士性別的轉變,容許他們得到新生,而非局限在身分證、學歷文件等方面的變性。由於這種婚姻仍是兩個不同性別人士的婚姻,與同性婚姻合法化仍有很根本的區別。歐洲不少國家亦修改了法律,容許變性人士以變性後的性別結合,儘管它們仍不容許同性婚姻。

註:《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有異於較早年訂立的《歐洲人權公約》,後者在婚姻和家庭的相關的條文裏,用上「男」和「女」的字眼,前者已無。

更正啟事
10月5日人權監察新聞稿註釋提及有關《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在婚姻和家庭相關條文已無男女字眼,應為《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特此致歉並更正。
2010年10月2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