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校園私隱概談

廣告

廣告

(刊於《教協報》第602期 2012.4.16)

早前有則新聞,指巴西有學校在學生校服裝晶片,以防他們走堂。[1]香港校園亦屢見侵犯私隱事例。

校園侵犯私隱事例
早前有報道指樹仁大學宿舍未經諮詢,以保安為由安裝近60部閉路電視,宿生不滿受監控;[2]有中學用金屬探測器搜身,檢查學生有否攜帶手提電話上學,引起學生不滿;[3]有學校收集學生指紋,用於點名,遭時任私隱專員的吳斌批評。[4]上述事例反映校園保障學生私隱意識不足,甚至侵犯學生私隱。

私隱是憲制權利
私隱權受《基本法》、適用於香港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香港人權法案》等保障。該公約訂明「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及信用,亦不得非法破壞」。[5]其一般性意見指干涉私隱須依據法律,法律須合乎公約規定及合情合理。[6]

歐洲人權法庭訂出何謂尊重私生活,範圍包括「在並無外界干涉下過生活的權利、性別及姓名、性取向及性生活、身體及精神(或心理)健全、資料保密的權利、記錄、發放和儲存某人的私生活、擁有個人身分和個人發展的權利、與外界建立和發展關係的權利」,可作參考。[7]

私隱界線
決定無理或非法侵犯私隱與否,須考慮整體情況,衡量是否符合相稱性原則、必要、理據與幅度是否合理等。以金屬探測器搜身為例,若非有特殊保安需要,如進入曾發生恐怖襲擊的地方或出入境管制等,否則不應隨便使用。

公眾利益亦是劃分私隱界線的準則。如最近私隱專員蔣任宏裁定娛樂周刊記者偷拍數名藝人家中生活事件不屬公眾利益。[8]但偷拍公眾人物私生活是否並非公眾利益,則不能一概而論,若偷拍到公眾人物在私生活犯法,例如因此揭發身為禁毒大使的公眾人物在私人生活中吸毒[9],則屬公眾利益。又如特首選舉期間,候選人唐英年先生住宅門外吊臂車臨立,傳媒高空拍攝唐宅僭建情況,或涉及誠信問題或違法,理應屬公眾利益。[10]又如去年區議會選舉,記者翻查登記資料,甚至登門造訪,揭露美孚「一屋七姓十三人」種票事件,涉及選舉舞弊,應屬公眾利益。[11]

締造人權校園,保障學生私隱
《兒童權利公約》訂明教育其中一個目的是培養兒童尊重人權自由。[12]《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訂明教育工作者「應把尊重人權的教育視為要務」及「致力培養學生的自由[…]民主等意識」。可見學校除了有責任教導學生包括私隱的人權知識,更應身體力行,充份諮詢學生並讓其參與有關決策,[13]實施保障人權措施,締造人權校園,培養學生人權意識。相反,若學校政策有違人權,學生習以為常,將削弱其人權意識,甚至有樣學樣。

註釋:
[1] 港台即時新聞:《巴西有學校於學生校服裝晶片防學生走堂》。2012.3.28
[2] 蘋果日報:《樹仁學生不滿受監控》2012.3.14
[3] 蘋果日報:《元朗一校 探測器搜學生手機》2012.3.14
[4] 星島日報:《「指紋學校」侵私隱叫停》2009.7.14
[5]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7條
[6] 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16號一般性意見:私隱
[7] 法改會:《侵犯私隱的民事責任》。2004.12。頁9-10。
[8] 私隱專員:《調查報告:傳媒機構以不公平方式收集藝人的個人資料》2012.3.28
[9] 蘋果日報:《長鏡拍攝未必違私隱》。2012.3.30
[10] 頭條日報:《索償須提實際損失》2012.3.29
[11] 《大學線》第104期:《透視種票報道》2012.1.
[12] 《兒童權利公約》第29條
[13] 《兒童權利公約》第12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