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最溫柔的激烈抗爭:粉嶺北四村反對東北新展區規劃

最溫柔的激烈抗爭:粉嶺北四村反對東北新展區規劃
廣告

廣告

一班反對「東北新展區規劃」的村民和聲援團體拉起橫額,希望城鄉共生。

(獨媒特約報導)「點解政府官員可以涼薄成咁,連僅有的農地都要收埋去!」近日,政府推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第三階段公眾參與資料,聲言將斥資400億,從囤地十多年的地產商回購農地,然後又重新向地產商批出土地大建豪宅。粉嶺北四村(馬屎埔村、石湖新村、天平山村、虎地坳村)聯席連同民間團體昨天(17日)於馬寶寶農莊舉行「用最溫柔的激烈抗爭,重奪農民土地與香港靚菜」記者招待會。記招會上,村民黎永權娓娓道來被政府、發展商迫遷的經過。

黎生與太太二人在馬屎埔居住了25年,以耕種為生,靠一雙手養大了三個仔女。2007年,政府公佈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結果,引來恆基在馬屎埔大量收購農地,並收回部分黎生正在耕種的田。為了維持生計,他繼續在未獲批租約的官地上耕種。地政其後更張貼通告,要求收回農地。他曾多次去信地政申請短期租約,均未獲批准,更被飭令在7月 23 日前遷出。「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批評政府官商勾結,趕絕農民;同時,公布四村聯席的民間規劃方案,及介紹馬屎埔社區農業模式。聯席成員佳佳表示,政府所進行的是假諮詢。「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最大的影響者應為新界東北的市民,但其資料冊並不會在粉嶺及上水的政府合署派發,最就近的派發地方竟是沙田。換句話說,新界東北區居民現活在資訊封閉的「被規劃」狀態中。她同時質疑:「大部份受影響嘅村民都反對,到底政府點做諮詢?」虎地坳村居民明哥也批評政府要求住在農村數十年的公公婆婆「上樓」,即是間接令他們壽命縮短,因為他們很難適應新的生活。

來聲援的土地正義聯盟成員朱凱迪表示,政府計劃的新界東北的發展模式就像當年將軍澳、天水圍的一樣,根本沒了解該地方的情況。而在這模式下發展的地方,已經常被批評弊病多多,「無理由政府又俾個爛橙我地,我地都接受!」中大農業發展組認為現在不少大城市如紐約、倫敦等地已開始發展都市農業。原因是發展農業不單能使當地居民自給自足外,亦能善用廚餘,把廢物變肥料。另外,生態保育也是保農地的主要原因,因為馬屎埔孕育了不同品種的雀鳥、昆蟲,而這些珍貴天然之源是無價的。而中大學生會的代表則狠批政府經常利用房屋短缺的籍口將發展合理化,但卻從來沒有公布房屋、土地短缺有多嚴重。代表指出不少學者發現香港市區其實有足夠的土地可供發展,更有研究揭露「發展商囤積的土地,比政府的官地還要多!」可見,房屋短缺只是一個掩飾擴展地產霸權的籍口。

同場的張超雄批評政府把土地變成一盤生意,令有錢有權的人可任意消費;梁國雄表示有權的人把土地變成商品,令農民成為錢權交易下被犧牲的一班人;陳志全則呼籲市民群起支持新界東北的農民,不要各家自掃門前雪。范國威批評政府今次開宗名義指新界東北新發展是為了促進港深兩地社會經濟發展,可見這個計劃不是以香港人的利益為優先考慮,只是為了迎合與深圳的往來。

記者會後,馬寶寶社區農莊的負責人Becky帶大家進村,顯示地產商對馬屎埔村民作出的破壞。Becky表示恆基趕走村民後,會用鐵絲網圍著已收的土地,令農地變成爛地,十分浪費。她透露村內每天都有恆基請來的保安巡視,「更有村民發現恆基設置閉路電視監察他們的日常活動」。村民曾向私隱專員及警方介入,但都不獲受理。

farmland
恆基用鐵絲網圍著已收土地,令農地荒廢多年。

最後,一眾要求「反規劃,保農地」的聲援團體走到附近屋苑,向市民派發民間規劃方案特刊,希望喚醒直接受到規劃衝擊、但活在資訊封閉的「被規劃」狀態中的新界東北區居民,聯起反對東北新展區規劃。佳佳表示稍後可能會發動民間聯署,要求政府還地於農,讓香港城鄉共生。

2012-07-19 16.30.04
這種耕住合一的生活模式已在馬屎埔存在多年。

記者:周嘉怡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