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衙前圍村的最後時光?

衙前圍村的最後時光?
廣告

廣告

圖:在衙前圍村一角經營的士多

(獨媒特約報導)衙前圍村的重建已經說了幾十年,最近市建局正式動用《收回土地條例》,限期衙前圍村僅餘的十多戶寮屋居民及商戶搬走。衙前圍村有至少400年歷史,又名「慶有餘村」,現村重建於1724年,是目前市區碩果僅存的最後一條圍村。市區的圍村一直被視為城市發展的阻礙,早在60年代港英政府已提出徵用衙前圍村作徙置區。八十年代起長實陸續收購村內的物業,大部份原居民已經搬走,只剩下為數不多的寮屋居民。2007年10月,市建局宣佈啟動衙前圍村重建項目,與長實簽下合作協議。長實早前已完成收購83個業權,近8成業權在手,並已清拆部分村屋,市建局則佔31個業權。居民遷出的最後限期為今年十月中,那條被併入政府「起動九龍東」大計的衙前圍村,它的最後時光又真的是在等待發展?

百年圍村 躲過日軍躲不過市建局

衙前圍村業權複雜,市建局表示有近20個業權尚未收回,包括部份未能聯絡╴或已移居海外的業主,部份業主因收地問題與市建局進入法律程序╴餘下的則認為市建局的賠償不公。

郭先生在衙前圍村經營理髮店二十多年,算及其契爺主理此鋪,前後已達70年。郭的店舖面積200多呎,上層住屋面積300多呎,領有寮屋牌照,郭先生就在家門前對出的空地放一面鏡,幾張椅子便算開門營業,餐搵餐清,剪一個髮盛惠二十元,剃光頭十五元。郭先生沒有收銀機,收到的錢就放在口袋,食飯便從這口袋淘錢出來。這裡雖然沒有美輪美奐的裝修,也沒有冷氣開放,但卻是附近的東頭村街坊的好選擇。

IMG_5114
圖:幾百年歷史的衙前圍村在二次大戰時能逃過日軍的破壞,卻逃不過長實和市建局。在衙前圍村經營理髮店的郭先生。

同區租金昂貴 逼遷勢結業

市建局開出的賠償是三十萬,目前算是「自己鋪」的郭先生沒有租金負擔。目前同區新蒲崗相約鋪位的租金,索價至少二萬元,郭感嘆一旦被逼遷,將無以為生。郭也曾找政黨求助,爭取更合理賠償,但至今仍未有回覆。遷出限期在即,村內掛滿各式各樣的抗議橫額,原來都是出自郭先生的手筆,這是郭先生目前能夠想到,可以做到的事。

經營逾半世紀 十萬逼遷

IMG_5140

在北邊街經營生果檔的歐先生,20歲起已在此工作,目睹衙前圍村的興衰。50年過去,歐生今年已經71歲,從前村內人煙鼎盛,客人不絕。「對面的東頭村,原本係塊田,後來就變成東頭村,不少街坊都過來幫襯。」但自從長實開始收購後,客人愈來愈少。記者到訪當日,歐先生就坐在店前與住在附近的老街坊閒談,與路人打招呼。

歐先生表示其鋪位多年來實用面積約280呎,過往20年都均有申請商業登記證。自有計劃重建以來,歐先生參與過多次會議,包括土地發展公司年代的會議。歐憶述從前的會議,曾有官員表示商營或非商營鋪戶,一律坐底「50萬特惠金」,商用鋪者另外再加賠償。「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土發公司變成市建局,引用《土地收回條例》強制收地,最終的賠償額是10萬。對著經營逾50年的老鋪,歐言談間盡是不捨之情,亦沒有能力在附近租店繼續經營。在市建局現行的計算賠償方法下,亦不會計算歐生多年一直兼用街道的空間,相反歐先生會被視為「非法霸佔公地」。

核對資料錯誤 疑嚴重影響賠償價

歐先生發現者市建局發還給他的文件中,將其持有的20年商業登記寫作成僅有10年。根據市建局賠償政策,自用商鋪的業主和商鋪租戶除了現有的特惠津貼之外,亦可獲得額外的營商特惠津貼,最高金額為差餉租值的 3倍(約為36個月的租金)。金額以商戶們連續使用該商鋪的年期為基礎,由最低7萬至最高50萬不等。換言之,市建局錯填住戶資料,有可能嚴重影響歐先生的賠償價。歐先生已去信民建聯的黃大仙區議會主席李德康尋求協助,但市建局至今逾半月未有回覆。

市建局收地手法欠透明

郭先生表示,至今市建局也沒有派人詳細解釋收購和賠償的準則及方法,只是以派遞書信的方式聯絡。剩下的居民多為長者,對於市建局的計劃及方案感到難以理解。

市建局雖未完成收地,但已經公佈規劃藍圖,包括興建和發展兩幢住宅大廈,提供700多個單位,並保留村內三項主要歷史文物,即門樓、祠堂和天后古廟,存放在保育公園。

黃大仙及新蒲崗愈來愈多新式大廈中間,衛前圍村顯得甚為荒涼。記者採訪當日,有十餘名住戶坐在空地閒談,村內不少舊屋均已被收購及拆卸,成為一塊塊種滿雜草的空地。處於外圍的房子多是寮屋,大多有告示貼於門前,標示為市建局物業。今年十月十五日便是收地期限,而如今部份人沒有計劃遷出,市建局亦未有再行聯絡有關任戶,意味當局屆時可能會安排清場行動。

記者:麥馬高、Alex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