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公眾利益從來高於足球 —— 與伍健先生商榷

廣告
公眾利益從來高於足球 —— 與伍健先生商榷

廣告

【利申︰筆者作為接近二十年的喜鵲球迷,將力求本文內容以事實說理,即使將文中「曼聯」二字改成「紐卡素」,立場主張仍然不變】

傑志獲政府「盛事基金」贊助邀請曼聯來港友賽,《明報》引述兩位學者(馬嶽為曼聯迷,蔡子強最新心儀球隊則尚待釐清)回應,當中的批評讓班主伍健先生甚為不快,並且撰文反駁,指二人的批評不符合現實。筆者無意針對報載兩位學人的言論及伍先生的回應,判斷誰是誰非,卻希望從一位公民的角度,分享以公帑邀請海外球隊來港作賽的意見。

事實上,立法會剛剛在今年 4 月批准新一輪的基金撥款,為期五年,並且修訂基金的運作及撥款準則等,而「傑曼大戰」就是在新機制下取得第二層撥款。所謂第二層撥款,是指「 向本地非牟利機構提供撥款,以舉辦具潛力發展成為本港盛事的活動,特別是能展現傳統中國文化和本土文化特色的活動」。筆者無意深究曼聯訪港能否視為盛事或者本土文化活動,卻想首先稍稍介紹一下基金運作修訂的原因。

經過首三年運作後,當局今年初向立法會申請新一輪基金撥款,並提出修改基金計劃,分為兩層︰第一層,會撥款吸引國際盛事來港舉辦,並先交獨立顧問研究邀請對象的清單;第二層,則撥款予本地非牟利機構主辦盛事。

旅遊事務署網頁的介紹,新的第二層撥款,其實是原計劃的「改良版」;而根據政策局在立法會文件的解釋,當局要讓新計劃可以贊助更多元化的項目,及鼓勵主辦機構「持續舉辦有意義的活動」,並因此修正原計劃,由本來盈餘必須全歸政府,變成主辦者可以申請保留盈餘,但條件是必須用於下一年及今後繼續舉辦相同活動的經費。

換言之,在政府承諾、並由立法會通過的新計劃下,盛事基金的主要目標,是撥款贊助本地機構舉辦可持續舉行的活動,這不但見諸一切相關的政策文件,並從當局修訂計劃的內容可見一斑。這箇中的理念不難理解︰基金創立的原意,就是希望協辦更多盛事,突顯香港的旅遊品牌,吸引更多旅客,從而帶動本港的消費及投資等商機,推動經濟發展。如果盛事愈能持續舉行,當然對推動本港經濟愈有幫助;相反,用公帑去資助一次性的活動,能否創造同等的整體經濟效益,自然大有疑問。

我們不妨留意,在審議有關項目的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上,負責項目的旅遊事務專員就解釋,政府更重視的是項目能否吸引主辦者所承諾的旅客人數,並達到理想的宣傳效益,即使項目本身錄得赤字,也沒有關係。

所以當伍先生為文抱怨,若不是基金贊助,這場大戰根本搞不成,而且傑志不會因為比賽而賺錢,我想他是有點捉錯用神了。大眾質疑的焦點,絕不是懷疑八百萬公帑會否變相過戶成為傑志的班費,甚至根本不在項目收支本身,卻是盛事基金作為公共撥款,用來啟動這一場足球友誼賽,背後的公眾利益理由是否充分。

按照伍先生的分析,區區只有三萬六千個可售票座位的大球場,「根本不足以讓主辦世界級球會賽事的單位回本」。換言之,即使用上香港最大的足球場,我們本身的硬件資源,仍不足以承載一場有世界級足球會參與的賽事。既然沒有一所本地商業機構能夠擔得起曼聯所要求的戲金,而門票收入也撐不住,最後的方法,就是打水浸的庫房的主意。

問題就來了︰一場必蝕無疑、沒有商人感興趣的賽事,為何就必得要由納稅人荷包找數?誠然,筆者作為一個左派,一生中最大的信念就是公共服務國有化︰水、電、交通、教育、醫療、福利 …… 沒有錢賺的業務多的是,但這些全都是維護公眾利益、人民福祉所必須的,因此統統由公帑用這種那種的方式承包過來,以免有一天窮人會沒水電用、沒有書讀、沒有醫生看。請問,曼聯來港是哪門子的公眾利益?

事實上,在盛事基金的角度而言,公眾利益可能不是最重要的考慮。在基金《評審準則》當中,「公共關係及其他利益」只佔總評分的 20%,最主要的考慮——佔 30%——是考慮「經濟效益」,當中問及四條問題︰

盛事吸引專程來港的旅客和內地及海外參與者的能力?
盛事能否延長旅客的留港時間?盛事能直接創造的職位數目、性質及時間長短?
盛事對相關行業及服務,例如酒店、航空、餐飲及零售等的經濟效益?
其他本地團體、商會或商業機構可否藉著該盛事,創造商機、會議、展覽或其他相關活動?

現在我們說的,不是「英超第三十九輪」、曼聯要競逐護級席位的比賽,而是一場玩票性質、連球星都未必到齊的表演友誼賽。據基金的聲明介紹,這場比賽預計可吸引八千名旅客。即使數字可靠,八千名看表演賽的觀眾,能夠創造的職位會有幾何?能夠在香港花費若干?其他創造的商機又會多少?筆者實在懷疑,如果「傑曼大戰」可以在這項目取得高分,會否是因為這群評審者,本身是不看足球的?

再強調一次,「改良版」基金的主旨,是資助「持續舉辦有意義的活動」,從而振興經濟,「持續」更是主旨中的主旨。綜觀今次其他獲贊助的活動,即「瑞銀高球公開賽」、「龍獅節」和「許願節」,皆是連續舉辦多年、且在活動營運及經濟效益等方面有往績支持的活動,唯獨「傑曼大戰」是一場完結、沒有延續的「盛事」。難道我們不應質疑,這樣的贊助,是違背了立法會授權的「盛事基金」設立原意?

反而,如果傑志的計劃,是在今後每年例必自行(或聯同其他球會以至足總)邀請一支打入歐聯 / 自由盃八強的球隊來港作賽,並由此建立相關的賽事架構,配合相關的推廣和創造職位計劃,甚至索性恢復昔日的賀歲足球賽,再加以常規化,如此一來,由盛事基金撥款贊助,就更加師出有名。

希望伍先生明白,現在提出批評的人,既不是甚麼「抽水」,更不是因為他們都是南躉反傑,或者利迷反曼。大家完全志不在衝著傑志做的事情來說三道四,而是質疑當局批准撥款的準則,無論提出邀請的是傑志、南華,或者公民、大埔,邀請的對象是曼聯、曼城、利物浦、巴塞皇馬抑或小保加,原則並無分別。大眾無非是想確保,以公家名義花的每一個子兒,用得其所,符合公眾利益與公共財政的紀律而已。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