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回

驚醒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就不能說沒有破毀鐵屋子的希望。 // 有人就問了,因為他們覺得很奇怪。你於是說,啊,啊,這個,這個,國籍嗎。你把身分證明書看了又看,你原來是一個只有城籍的人。 網誌

政經

求求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好嗎?

廣告

廣告

看見高鐵爛尾的新聞,身為反高鐵份子,本應幸災樂禍一番,有著「哈!你早該聽我的!」的快感。但看畢報道全文,痛心難忍,不但高興不起來,更是欲哭無淚。當初得悉高鐵議案,簡直是怒髮衝冠,草率上馬的議案,著實地沒有周詳計劃,帶來的好處仍是含糊不清,卻要人民共享的大自然,以及普羅大眾,一同為計劃背負十字架:空氣及噪音污染、居民生活習慣的改變, 這都一下一下的鞭撻在我們身上。菜園村一眾居民,為著只有少數人能受惠的政策,而要與生活多年的故園告別;本已沉痾不起的污染指數,為著絕非必要的鐵路而百上加斤。我們齊聲喊不,你一意孤行,在苦行英雄前,控訴著我們的無知,我們的是非不分。好了,現在你竟跟我說,我們不小心說中了,高鐵沿線輕則牆裂、重則水井乾涸,甚至外牆傾斜,有地陷跡象,寸金尺土的香港,有一部分將會毀掉。

這是如此的令人崩潰!香港是我的家,是我的故鄉,你一手將其摧毀,抱歉也沒一句。我們只能看著自已的家漸漸塌毀,卻無能為力,只有流淚的資格。我們曾經聲嘶力歇地告訴你,我們不要;我們曾經平心靜氣地,向你分析事情利弊,你為何仍硬要把我們辛苦建設的家奪去?

「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香港堪稱國際大都會,東方之珠,以先進城市自居,卻連這傳頌多年的簡單道理也看不見,參不透,辦不到。政府東奔西走,勞勞碌碌的,究竟為誰奔波?政府的設立,本意就是,人民眾多,你一言我一語,總得推個領袖,好好一執牛耳,服務大眾,管治萬民。可是,今天的香港,究竟在為誰而操勞?

在公民廣場此起彼落的口號言猶在耳,回望過去,一路走來,反國教之路實在滲染著汗與淚。還記得十二萬港人簇擁一團,堆塞於豆大的金鐘,齊心一致地呼喊著「不要洗腦教育」,為著同一目的在不眠不休地奮鬥。這一隊軍隊,正正向我們的政府吶喊著一眾港人的意願——我們不要孩子接受國民教育,我們要讓下一代有著獨立思想!可是,政府一直一意孤行地硬推國教,硬要把這駭人的血滴子套在我們的孩子頭上!「民為貴」,當大眾香港人皆對此政策極度抗拒時,政府仍不理民意,究竟政府是人民公僕,還是,人民成了政府的傀儡?本應該為著市民訴求而服務的政府,現在竟要人民乞求你放過我們的下一代!本是百姓護蔭的政府,現在竟成了我們奮力逃避的魔爪!

當我們拚了命保衛自已的孩子,好不容易才以最大的力氣將你推開,你卻馬上轉移目標,對我們的天然環境虎視耽耽。龍尾灘,是上天賜給港人的禮物,蘊藏著近200種生物,珍貴無比。這對於我們的石屎森林來說,是不可多得的瑰寶。而你,香港政府,竟連這個也要奪去!這也許是我們留給下一代僅存的自然生態,你卻如此狠心的要將其搶過去!人民公僕,是從甚麼時候,變成只懂壓榨百姓,一次又一次的盤算著,如何把我們珍而重之的事物取去!

當人民口口聲聲,明確堅定地跟政府說:「我們不需要」時,為何政府可視若無賭?說穿了,香港到底在為誰運作?為香港人嗎?從數之不盡的反智反民意的政策中,這斷乎不是正確答案。我們不求政府推出甚麼利民政策,只得聲淚俱下的跪在你跟前,搖晃著你的雙腿,苦苦哀求你:給我一線生機,給我一口喘息,給我留一個完整的香港,不要再覬覦我們的下一代,求求您,可以嗎?

P.S. 完稿一天後,又於社交網站看到朋友呼籲保護南生圍。我們累了,還可以撐多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