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南周新年獻詞事件:新浪小秘書內爆中宣部審查淫威

廣告

廣告

《南方周末》新年獻詞事件繼續發酵,本來南方媒體集團副總編王更輝及南周總編黃燦於1月5日晚的擴大編輯會議上,與南周編採人員達成共識要調查事件,公開報告。但到1月6日的凌晨,黃燦違反共識,要求南周於官方微博發表聲明,指獻詞及導言由編輯部及專題組所寫。據「南方周末新聞職業倫理委員會」透露 (jpg),這是黨委宣傳部召在1月5日晚開會議後下達的命令,要微博管理人吳蔚執行。

南周編委認為聲明失實扭曲,繼續抵制命令。1月6日下午4點,王更輝及黃燦再召開臨時會議,編輯提出另一個解決方案,王黃答應就備案,向省委宣傳辦匯報會議內容。晚上19點51分,吳蔚受到黃燦壓力,要求交出微博賬號和密碼;到21點18分被迫交出,同時發出微博說明自己不再為該微博內容負責。21點20分,南周官方微博發出失實聲明。

最近兩天,新浪狂刪南周新年獻詞的微博,昨晚連吳蔚「不為該微博內容負責」的聲明及討論一併刪除,搜尋器上連「南方」兩詞都被列敏感詞,網上一遍罵聲。

新浪微博負責刪貼之一的小秘書@正版于洋(賬號已被刪),內爆了新浪的審查人員的無奈。為方便大家閱讀,下為長微博的人肉打字版:

昨晚的微博中,我所工作的這家單位可能是除了宣宣之外,被攻擊最多的。觸目驚心的滿屏的「該微博已刪除」,讓整個微博看起來就像一條颶風下千瘡百孔的船。我去營運部老大老沉的微博下看了下,罵聲不絕於耳;在網易推出那篇南周專題後,關於對新浪懦弱的譴責和走狗的罵聲,更是達到頂點。我嗆火了大半個晚上終於忍不住與一位知名編劇打了一場嘴仗。

冷靜下來,思來想去,有必要寫一篇長微博,讓公眾明瞭一二事情。

很多時候,初步直觀的感知,血性上湧後的責難,可能並非看到問題的真像。

1,如果不被刪,可能意味著就此發不了。微博這個平台是公眾的,沒人能否認它幾乎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對於影響社會、政府,快捷散播輿論等方面的巨大作用。只是,它的一端是上億關注的網民,但另一端不是新浪。從那年微博被禁止評論三天看來,那些拍腦門子可隨意定黃燈扣分的特殊人群,真的可以不顧民意需求,像拍死一只螞蟻一樣,讓微博 game over。當連續18道金牌般的命令下來,你只能也只得執行。

當我們需要微博來傳遞聲音,但背後那只手又要操控時候,這場遊戲,必須有犧牲才有所得。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度,有各種特殊而敏感的羈絆,必須在規則內才能玩好這場遊戲。

2,那就可以得出第二個命題,刪除與傳播的策略。我試問各位,你們一通狂發之下,小秘書一通刪,但有無阻礙你們看到信息?如果不刪單條微博,直接將用戶封停賬號,豈不更省心?更能體現狗腿忠心赤膽?刪之前,大家是否已經看到?被刪的諸位,你們是否被封號?在座很多是互聯網老兵,以互聯網的技術,當你第一時間發出馬上被秒刪,絕非甚麼難事的。箇中滋味道理,大家細細品味。

3,有些事兒,別家能做,新浪真的不能做。自大一點,真可不自謙的說是樹大招風。大家都在這裡推微博,宣同學會盯著你的一舉一動,一旦風吹草動,就如同《天堂電影院》中搖鈴刪吻戲的神父一樣,火速接到指令。

事發前和事發之初,其實就已經在承受著壓力,但能抗住,讓所有信息散播出去,已經是很艱難的勝利了。@新浪傳媒 事發時火速做了周末賬號被閹割的對比報導,@頭條新聞 火速轉發,十分鐘內轉發過三萬。但宣同學飄然下旨,只得刪除。好在信息已經散播出去。企鵝網站的朋友在我微博中留言頗為溫暖:在這場角逐戰中,新浪就是肉盾,不然你以為誰敢?

4,不出意外,老大們又要喝茶。收筆

相關報導:
一陀(庹)屎引發的南周新年獻詞事件
廣州逾百民眾聲援《南周》 手持鮮花喻「綻放力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