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風雨中盛放的菜園花花

風雨中盛放的菜園花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零九年惹來激烈爭議的「反高鐵,護菜園」事件,似乎事件已經時告一段落,起碼是主流傳媒已不再重點報道。那時情緒激動的大眾市民亦隨着時間的流逝把事件逐漸淡忘。然而,反高鐵事件真的就這樣完結了嗎?我本來也認為是的,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了。但當我在兩年後的今天再認真投入觀賞記錄片《菜園花花之愈抗爭愈美麗》後,發現原來值得我們關注的內容實在有很多,事件即使被迫「平息」了,但許多核心的問題仍未能被解決,甚至連解除疑問的機會都沒有。

這齣記錄片由資深導演江瓊珠拍攝,江以女性與社運的角度記述菜園村的護園運動。導演在片中刻意要突顯十三位被訪問的女參加者,在整過抗爭過程中的性格和態度的轉變:她們有的是村民;有的是外來人。她們有的是由本來怕事懦弱變為不平則鳴,定必據理力爭之士;有的由隔岸觀火的邊緣支持者變成前線支援者。她們的訪問,向我們道出一個又一個事實的真相──是有別於主流媒體報導、千人一面的聲音。

「其實拆左條村起高鐵,可以成就香港發展,唔好咩?反正政府都會俾另一個地方你住,咁搞法會唔會誇張左d?」這是我曾經有的想法。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的高婆婆在片一開首,就讓我明白菜園村給予他們的,不只是一個居住地方,也不只是一個家,而是他們的人生。八十幾歲的高婆婆說她大半生都住在菜園村,她在這裡結婚,生兒育女,建起了自己的屋,變成自己的家庭。這村成就了她一生的財產:不止金錢和物質生活,還有許多的人脈關係和珍貴回憶。

她的抗爭,正是在捍衛自己的一生成就。可惜,村民的人生經歷和珍貴回憶,在利益行頭的資本家眼中是不值錢的。阿竹記述「新界土皇帝」劉皇發在一次雙方傾談的會晤中,對她們的回應是:「不遷不拆是不可能的,希望你們犧牲小我,成全大我。」

這句說話是多麼的「弱肉強食」!甚麼是「不可能」?地方是菜園村村民的。先不說政府官商勾結,在沒有得到村民的同意下,決定收地拆村起高鐵。後來說好要與村民商討有關事宜,卻以一句「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作為他「有力」的論據──難道,安於平凡生活,自給自足的村民就要被逼成為「小我」,成就那些美其名促進香港發展,實際為求名利的財主「大我」?

「拆毀了菜園村,破壞了村民們幾十年的和諧感情」
「興起了高鐵,促進了經濟的發展,為港增光。」

難道,可以令香港更進一步的,就只有靠經濟和地產?我們若是繼續以「小我」精神生活,最終究竟我們是成就了安樂繁榮的香港社會,還是縱容了財主自居高處,欺壓弱小社群的習性?

放映會之前,或許我就像大部份人一樣,知道社會存在着不公義,而是次「反高鐵,護菜園」運動正是充分表現香港政府欺壓弱勢社群的不公義。然而,我卻不曾認真了解當中的「不公義」是「如何」的不公義。所以在參與這次放映會後,我重新反思,感覺自己又與這個社會靠近了一些。

雖然「反高鐵,護菜園」已暫告一段落,但《菜園花花之愈抗爭愈美麗》仍然需要繼續播,繼續被討論,同樣不公義的事情仍不斷發生,例如新界東北發展……《菜園花花之愈抗爭愈美麗》正在呼喚更多更多的香港人民關注自己的社會,為我們社會的不公義發聲,這才是真正為了香港的進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