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政經

香港無歧視?

香港無歧視?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人人生而平等,所以唔存在歧視」,「香港是國際大都會,唔存在歧視」。這是近日討論同志平權以及是否就《性傾向歧視條例》進行諮詢,部份反對人士的看法。這是否事實?會否忽略了很多有血有肉的故事?

香港現時雖然有《種族歧視條例》,然而少數族裔又是否與「一般人」平等,不受歧視?早前國民教育科的爭議,已見特區政府對少數族裔的處境近乎漠視。雖然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其參選政綱中曾提出多項社會福利政策,當中包括促進對少數族裔、新移民、長者及婦女等弱勢群組在社區共融,然而數日後CY發表的施政報告到底又會否履行承諾?記者今次走訪葵涌區一帶,探訪現時在港生活的少數族裔人士及他們的生活地圖和目前所面對著的困難。

巴人自設餐廳謀生 「無人幫」

位於葵涌青山道路段的穆斯林咖哩屋,老闆Mohammad Amin是巴基斯坦人,自1974年來到香港至今已近四十年。他表示最初來到香港時非常不習慣。「剛剛來到的時候在荃灣的一間工廠工作,每日都對住很多毛衫。哈哈,那時還沒有地鐵,要行路上班。」及後他又轉到葵興做運輸工作,而一做已經十三個年頭。

「真係好辛苦呀,但都習慣囉。又無人幫手,又唔識講同聽。」後來,他用多年來工作的積蓄和弟弟在現址經營這間咖哩專門店。他們每天的三餐飲食和工作都在這裡,餐廳沒有特別的裝潢,只有簡單的餐桌和椅子。這個地方毫不顯眼,要不是親身走進其內,也難以相信這裡是一間餐廳。「沒辦法啦,月租一萬三千多元,每個月無賺無蝕,算幾好啦。」Amin指出,同面積的鋪位在深水埗也需要六萬多元,所以開業十六年來均沒有想過要搬,只但求繼續安定。

他聘用了四名同鄉的夥計,希望同鄉能互相照應。「巴基斯坦人來到香港,咩都唔識做。做保安都俾人刻薄對待,常常無故扣人工。」他認為,政府對少數族裔沒有太多的援助,對他們非常不公平。但他表示早已習慣香港生活,「無人幫」都捱了這麼多年,現在只希望三女一仔能繼續落地生根。記者不禁在想,巴基斯坦人的性格樂天,即使面對逆境也沒有太多的怨言。

面對少數族裔缺乏支援的問題,葵青區區議員徐生雄認為,這群少數族裔來港時間雖然已經較長,但對資源需求仍不太清楚。如申請公屋及短期失業救濟援助等普通政策全都不懂。他表示,原因在於政府資源投放嚴重不足,令少數族裔難以融入社區,尤其在教育方面。「少數族裔兒童的成績不理想,因為資源不足令學校的功課補習班名額亦有限,未能滿足全部家庭。」

他進一步指出,政府忽略他們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訊息廣播上更可見一班,政府過往只發放有關的文字訊息。近年已加上電台廣播,但卻在晚上及凌晨份才作廣播,更遑論社區電視。由此可見,少數族裔人士不論在教育和娛樂均被受忽視;連基本需要也缺乏時,實在難以談得上社區共融。

IMG_8130

中巴混血兒:「想好好生活」

黃家駒是一名住在葵涌的青年,他的爺爺是中國人,嫲嫲是巴基斯坦人;一家五口均在香港出世。但雙親和自己的膚色上和一般巴基斯坦人無異,所以便常常惹來不少奇怪的眼光。他的父親是懲教署監督,母親則是律師,算是小康之家。他表示,雖然自己有很多港人朋友,但同樣作為在港少數族裔也感到無助和無奈。他大嘆政府長期無視他們,「其實我們都是一般人,都係想好好的生活。」

家駒現時就讀中四,每天由葵涌坐巴士到石硤尾上課,和一般香港中學生沒有分別。而他在學校認識不少初來港的同鄉,但他們在生活上便遇到不少困難。他希望政府除了可以多舉辦一些活動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多開功課補習班尤其加強教導中文。「很多初初來到香港的同鄉,不懂看地址。明明自己已經到達 ,但就依然要周圍問路,點解會咁樣?」

巴基斯坦人的生活習俗和香港人有別,如回教信徒前往寺廟拜神時需要戴帽,女性出嫁後需以衣服全面遮蓋身體,只可露出眼睛。家駒認為政府的教育和宣傳嚴重不足,導致令港人對他們有誤解。「阿差、差燒包同死黑鬼,咩難聽的說話都聽過啦,但都無辦法。」他又對記者說,在街上的時候會有人偶爾不停的望著他,但都已經習慣了。

面對以上情況,另一區議員尹兆堅亦指出,葵青區的南亞裔人士多是基層,學歷水平較低。他們在香港所面對的問題的確是社區共融上的困難。他服務的地區石蔭村有近二十多戶少數族裔人士。他表示以自己觀察所見,大部份香港人對待少數族裔人士沒有顯性的歧視,反而是隱性歧視,如對他們不瞅不睬和投以奇怪的眼光。

警務處帶頭歧視

他亦指出,雖然現時警務處的警民關係科設有一個類似橋樑的角色,會定期派人對少數族裔人士講解法律等,但概念上仍有相榷。「為甚麼是警務處,而不是民政處或其他部門?這裡有一種隱含的意義就是防止罪案,間接認定少數族裔人士和罪案有關係。」

巴基斯坦人較少在港結婚,普遍傳統是回祖家聚老婆。所以巴基斯坦的婦女來港後語言不通,教育程度亦較低,難以出外工作。她們常常被忽略及受到不公平對待。尹認為,她們慢慢被類型化。「如屋邨有弄污糟的時候,不其然便自動認為是她們的所為;香港人對他們始終有偏見和戒心。」

他又認為針對現時的情況,當務之急是加強提供基本民政服務。「有些居民同我講,去到勞工處搵工也有困難,去到咩都睇唔明。」主要是少數族裔人士需要翻譯,因為他們即使懂英文,但勞工處職員面對烏都語卻一籌莫展。他認為除了有必然的中英對照外,更應提供不同語言的翻譯,而且這項計劃成本不高,政府應立即增設。

尹兆堅認為除了在公共服務上加強支援外,政府更需要在公眾教育上加強力度。不單是表面的教育,如宣傳片和廣告等;反而更應加強教育課程深度,教育下一代正確的國際價值觀。他建議當局成立少數族裔社會共融基金,才能長遠地令他們受惠。

而根據2011年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11年共有451,183名少數族裔人士居住在香港,佔全港人口的6.4%。其中印尼人和菲律賓人佔最高,分別達29.6%和29.5%,而巴基斯坦人亦佔接4%。報告更顯示過香港的少數族裔人口由2001年的343,950升至451,183,有明顯的升幅。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但在處理少數族裔人士的問題及政策上卻嚴重不足及落後國際社會。而孟加拉傭工亦即將在今年第二季到港,假若政府仍沒有對症下藥,這隨時會成為一個計時炸彈,一觸即發。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