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從女性窺視看其成長──《一代宗師》中女性自覺的意識

從女性窺視看其成長──《一代宗師》中女性自覺的意識
廣告

廣告

《一代宗師》有別於香港過往以人物為主的功夫片,此片勾勒出近代中國武林由民國起至五十年代的變化,這些想法應該來自曾撰寫《逝去的武林》的編劇徐皓峰(即徐浩峰)。他對武林歷史的認識,拉闊了此片的格局和視野,在此應記一功。

武林中人宮二(章子怡飾)、葉問(梁朝偉飾)和一線天(張震飾)南來香港,或開醫館治病救人,或設館教授武術,三人的故事重疊出位處中國邊陲的香港故事。從王家衛的電影討論香港人的身份,一直都是不少電影學者研究他的進路,其中從他的電影鏡頭如何捕捉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入手。於此,《一代宗師》便非常重要,因為此片寫民國武林人士在五十年代南下香港,剛好接上了《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的六十年代。《一代宗師》的完成啟動了王家衛由民國起,開往六十代香港的歷史火車。

《阿飛正傳》的露露(劉嘉玲飾)或蘇麗珍(張曼玉飾)、《花樣年華》的蘇麗珍(張曼玉飾)、《2046》的白玲(章子怡飾)和《一代宗師》的宮二,在這架歷史列車裡,分別與旭仔(張國榮飾)、周慕雲(梁朝偉飾)和葉問踏著探戈的舞步盤旋穿梭,在鏡頭下各有風姿。王家衛的電影一貫瀰漫窺視的慾望,大部份女性都是「被看」(to be seen)的主體,成為男性凝視的對象。露露、蘇麗珍和白玲正是如此,唯有宮二將此扭轉,反使葉問成為她眼中的「被看」主體,這是王家衛在《一代宗師》最突破過往作品之處。

首先回溯《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看眾女角如何成為「被看」的主體。蘿拉‧莫薇(Laura Mulvey)認為主流電影助長了觀眾(男性)對女性的窺視慾念(voyeuristic phantasy),從而令其獲得快感 [1]。《阿飛正傳》甫開場,鏡頭跟隨旭仔穿過走廊,轉身開啟樽裝汽水,向著蘇麗珍說話,鏡頭對著蘇麗珍的背部,特寫旭仔的面部,觀眾知道蘇麗珍被旭仔看著,旭仔向蘇麗珍調情。另外,該片有一幕,露露對著歪仔(張學友飾)跳肚皮舞,歪仔亦試過無意中撞見蘇麗珍和旭仔親熱,卻又來不及迴避,無論露露和蘇麗珍的活動盡收歪仔的眼底。蘿拉‧莫薇稱這樣的女性被鏡頭塑造成「一副被看的模樣」(to-be-looked-at-ness)[2]。

蘿拉‧莫薇解釋主流電影令觀眾(男性)帶來快感的其中一項原因是,「攝影機」的擺位和移動,蘊含窺視的意味。《花樣年華》有一場戲,當蘇麗珍走入小巷時,鏡頭從她的大腿向上移至後枕,像是打量她的背部,隨後周慕雲迎著鏡頭而來,配樂《夢二》奏起。背部帶起的慾念原來暗示了,周慕雲欺騙蘇麗珍稱,他太太回了娘家,鋪排將來周慕雲對蘇麗珍彼此偷情的好戲,蘇麗珍的背部成為挑起周慕雲慾望的象徵,這場戲說明了蘿拉‧莫薇的觀點。

到了《2046》,窺視可謂明目張膽,周慕雲曾經直接窺視鄰房的白玲和王靖雯(王菲飾),白玲和王靖雯在他眼中,成為了蘇麗珍的感情替代品,將他對蘇麗珍的感情投射到她們身上。他把窺視白玲和王靖雯的慾念化成文字,撰寫成小說《2046》,在故事中間接操控她們的感情,嘗試彌補曾經為蘇麗珍付出現在卻無法挽回的感情。

王家衛的電影常常出現男性窺視女性的一幕,《一代宗師》卻正顛倒了這樣的關係。當葉問與宮羽田(王慶祥飾)比武時,宮二透過屏風窺視葉問達四次之多。之後宮二代父親在金樓宴請葉問,與葉問比試武功,上下翻騰,多次近鏡捕捉他們四目交投,明顯呼應早前宮二窺視葉問的一幕。當這場戲比較後來以霧起白煙籠罩的火車站,背著高速前進的火車為背景,與馬三拳來腳往比武的一場,便一目了然知道在金樓她和葉問並不是單純的比武,而是擺動身體談情說愛。

導演一再強調宮二窺視葉問,事必有因。宮二的窺視不僅是為之後她與葉問的感情發展埋下伏筆,更重要是由此延伸到父仇、家學的承傳和愛情。宮二不再如過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般,純為男性的慾望對象。她主動窺視葉問,表現其本身的女性自覺。

宮二的性格非常複雜,其描寫猶勝過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她本身是宮家的傳人,尤其師兄馬三殺害其父後,她更是宮家六十四手的唯一傳人,肩負武學承傳之責。此同時,當葉問和其父比武時,她已經愛上了葉問,後來彼此通信。她既要報父仇,又要承傳家傳武學。

之後她立下終身不嫁、家學不傳之誓報父仇。這樣於她似乎若有所失,始終其六十四手絕學自她再沒有傳人,而愛情上她亦未能和葉問開花結果。然而,家族武學之承傳不僅是一門之事,個人層面上她報了父仇,向葉問表白,心事可謂已經了結,放下了個人在父仇和感情上的包袱。她找對了人生的方向,完成個人心願,比起過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莫不在錯誤的時間愛上錯誤的人,或墮入了迷糊的人生困局中,可謂多了幾分悟性。無錯,她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片中兩次出現佛像的鏡頭,可視為王家衛對其悟性的註腳。

宮二要從家族武學的承傳、報父仇和愛情之間選擇,到最後決定放棄一切報父仇。雖然結果她重傷病逝,也無悔此生,比起以往王家衛電影中的女性,多了幾分自覺之餘,也更見瀟灑。總結《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和《2046》,女性從開始被視為慾望的對象,到《一代宗師》的宮二,離開了男性的陰霾,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是踏出了女性自覺的一步。《一代宗師》的精彩正在於見證了女性終於在王家衛的鏡頭下成長,此為王家衛在刻劃女性角色的重大突破。

葉底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宮二走了幾回又何妨呢?畢竟她已經擁有了一切。

詮:
[1] Mulvey, Laura (1992)."Visual Pleasure and Narrative Cinema." Film Theory and Criticism: Introductory Readings. 4th ed. Eds. Gerald Mast et al. New York: Oxford UP. 746-757.

[2] 同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