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政府疑迫走馬屎埔農夫 黎先生:「只想繼續耕種下去」

廣告
政府疑迫走馬屎埔農夫 黎先生:「只想繼續耕種下去」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被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包括在內的馬屎埔,到處都是荒廢的農田,始乎沒有理由不能「發展」。但這個景像並不是因為農業已被放棄,而是他們敵不過地產商與政府的收地,被迫棄耕。地產商收地之後,往往任由農地「荒廢」,亦不願意將土地租予農民。

在馬屎埔耕作二十多年的黎永權先生與太太,最近亦被政府收地。黎先生曾以不同渠道向政府表示希望租用有關土地,但遭到拒絕,地政署堅持要先收回土地,再作公開招標。雖然黎先生或可透過公開招標再獲得土地使用權,但地政署先要求黎先生把農地上價值十多萬的水電設施先後清理。即使日後中標,黎先生都沒能力再重建農地設施。他們一直依靠農務維生,養活了三個子女。黎先生明言一旦政府強行收地,自己就唯有被迫退休。

黎先生就事件曾三次去信地政署,換來的是官僚答案,表示要跟程序收回再招標,要租用的話便要投標。黎先生表示,再投標意味著他要先剷除所有的水電設施、灑水系統。他表示難而理解政府的僵化辦事方式,他擔心政府收回土地之後,只會如被地產商收回的農地一樣,任由「荒廢」,等待「發展」。

農夫難敵地產商

黎生在去年中亦被地產商收回部份土地,並圍起了鐵絲網。他慨嘆耕地只剩下四萬多平方呎,比原來的農地少了一半左右。收入亦隨即減少。雖然從前有不少村民被地產商收地時,會告上法庭,但最後都會和解。黎先生最終都沒有尋求法律解決,「人地有很多律師,我地弱勢無可能同佢地慢慢磨。」他透露地產商給了他一少筆的搬遷津貼(約十萬左右,3元一平方呎),不過這筆錢也無用武之地,因為根本沒有人願意出租農地。黎生明言,目前的土地十分值錢,地主不會願意以農地價錢出租土地,也方便一日轉售時不需要處理租客問題,「要賣的業主都希望交吉啦。」

收回土地 被迫退休

記者早上踏進黎先生的農田,田上長滿了各種各樣的農作物。黎先生正在忙於收割剛剛種好的枸杞,展露著滿足的笑容。作為一個農夫,收入是十分不穩定的,每年大約只有八個月有收入,這是因為夏天7、8月特別多雨水,很容易水浸。雖然收入不多,但總算可以自食其力,維持生計。黎生有三個子女,大的兩個已經出社會工作,而最細的兒子要讀書,學費要三萬多元一年,黎先生明言,政府收回土地等於手停口停,被迫退休。

整個訪問過程, 黎先生是一邊工作一邊接受訪問。對於辛勤的農夫,願望不過是希望繼續耕種下去。

馬寶寶社區農場一直協助黎先生去聯絡議員協助,包括約見政府,工黨張超雄議員亦發起網上聯署等等,希望更多人知道此事和支持黎先生。

記者:煥琳、alice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