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何俊仁答應辭職引發公投 配合佔中運動【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何俊仁答應辭職引發公投  配合佔中運動【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廣告

廣告

圖:訪問結束後,記者邀請戴耀廷及何俊仁以中環為背景,以及劉夢熊宣稱會從頂樓跳下的國金前合照。

(獨媒特約報導)約民主黨何俊仁談佔領中環。早前長毛梁國雄的反應是「唔好講咁多,先叫何俊仁辭職引發公投」。問當年不參與辭職補選公投的何俊仁,會不會?他的答案不只出乎意料,語氣甚至帶點不耐煩:「唏,我議員個位根本唔重要,辭職是微不足道」,更形容現已是「決戰時刻」,沒什麼好跟中央傾。戴耀廷在旁插嘴解釋:「一萬人傾了個方案出來,先電子公投一次,中央多數不接受,還我們一個似是而非方案,屆時何俊仁便去辭職,讓香港人有機會公投決定。」

路線:萬人方案->辭職公投->堵路

香港獨立媒體網1月中率先跟進港大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佔領中環爭普選方案,今次再來請戴耀廷跟民主黨永遠的教父何俊仁對談。個半月來,社會上不少有頭有面之士已義不容辭參加,政黨及民陣亦陸續落水。期間,戴耀廷見過不少各方人士,也一直調整方案。最新方案,預備何俊仁會辭職搞公投。他的爭普選藍圖,愈見具體:「這個由10,000人討論出來的方案,還先要經過電子投票平台公投一次。」

電子平台,估計由港大鍾庭耀提供,「可以預料,電子投票有結果後,中央政府會在此時,拋出一個似是而非的方案,稍作退讓、但仍未會是真普選。到這個時候,何俊仁便辭去立法會議員席位,引發變相公投,讓市民選擇是否接納中央提出的方案。如果市民否決了,而中央還是不接受,大伙便堵路。再下來,便是市民從生活各方各面的不合作運動。」

523826_10150634204603292_571628291_9350811_1729847706_n 319773_345611022142723_100000814848933_860364_1105867111_n
圖:去年特首選舉前,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便曾舉行民間公投,網上投票系統疑似受到攻擊,結果市民迫爆全港票站。

何俊仁:倘被捕 不打官司不求情

旁邊的何俊仁,對此肯定地點頭,語氣特別認真:「今次我哋被捕的話,唔會打官司,亦唔會求情」,「我預了很多人會進監獄,很多人會失去專業資格。教緊書的人…」他看看旁邊的戴耀廷教授,「要養家的人可能犧牲…呢一鋪,係真正的公民抗命。」

在鏡頭前大家見慣的何俊仁,即使動怒也沒什麼大表情,今次斬釘截鐵:「我們的決心好清楚的。所以,為什麼我年初三那天(2月12日)對記者說,會燒區旗犯法抗命:燒區旗係無得唔判我入獄的,你一定要罰我。燒一次唔罰,燒到你罰為止」,「政府現在還以為我們是『大』佢。我在立法會上已經好清楚,對住政制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好冷靜平和地說:呢件事係會發生嘅。黃碧雲都說了會參加:『至多咪唔教書囉』。我哋今次唔會急流勇退、上一上就縮」。

決戰時刻已到 再溫和 都反枱

無疑,這是重大的轉變。2010年,公民黨、社民連議員辭職發動五區補選公投(其中2人後離開社民連另組「人民力量」),民主黨沒有參加,接納了與學者合組的普選聯所提的方案,更拉隊走入中聯辦,談判政改問題;泛民就此分裂日深。


圖:2010年,公民黨及社民連五位議員辭職,發動「變相公投」,民主黨並無參與,成為泛民主派的裂口。今次又如何?何俊仁說:「我都準備坐監,辭職有咩所謂?」

後來,公投投票率得17.1%,立會在民主黨支持下通過所謂「一人兩票」但票值極度懸殊的超級區議會方案,還「豪畀你」同時通過了特首選委會的1,200人方案。再後來,泛民在特首選舉,比上屆更辛苦才取得「入場券」陪跑(場外加映更艱難的民間公投選特首)。而在立會新增10席中,泛民險象環生下始拿下新設的超級區議會5席中的3席,直選卻在增加5席的情況下,仍輸凸一席,更有不少泛民支持者表示只不過「含淚投馮檢基、涂謹申」。

當日願意與中聯辦談判的何俊仁,今日對形勢有什麼新的判斷,以致突然全盤決裂不再傾?

眼前的何俊仁輕嘆口氣,指抗爭已久,現在是到了「決戰的時刻」。「與上次討論2012年過渡方案不同,那時還有空間去討論怎樣過渡。今次的是人大已答應了,香港2017會有普選產生的特首,這是中國最權威的機構作出的莊嚴承諾,如果這也是謊言,我們不可能不決裂。上次談政改時還有好多爭論,當時未到決裂的時刻,到了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空間。」

2009年民主黨走過中聯辦花槽後的大閘,主張談判的溫和路線,或吸納了一群溫和派選民,今次要帶著同一批人走向激進,如何可能?何俊仁卻反指「理所當然」:「越是理性溫和選民,更加會反枱。都已經給過機會,傾也傾過,答應也答應過,原來仍是謊言,這批信任過中央的市民,會更加火滾。這是一國兩制的崩潰,以往不是最激的人,都會激起來。」


圖:何俊仁當年有份走進中聯辦談判,佔領中環後又會否歷史重演?何:「今次談判空間好細。」

公投認授超然 無人可再入中聯辦
但民主黨與中聯辦的談判,對很多泛民支持者來說,仍是一道傷口,政黨會否中途再跑去談判,依然是個夢魘,戴耀廷卻表示不擔心,直言方案既是一萬人談出來的,再經過電子公投得到公眾授權,雖說要談判,其實「可以再談判的空間已不多」;屆時市面上,亦已沒有誰再有政治能力去代表誰,行入中聯辦談判。這是一個屬於群眾的運動,坦白些講,中央一係要,一係唔要,唔要,大家就堵路。

這一萬人點來?戴耀廷相信,這一萬人當中,除一直都活躍爭取民主的人士,之後會參與的是中產中的知識份子,「不是曾俊華說會喝咖啡那些,是對價值有訴求的那些,他們的要求不止於經濟方面」。隨着社會討論,不止於堵路現場的討論,而是將訊息帶到大眾之間的討論,普羅市民、30、40歲那些市民、以及年青人都會加入,「不知道會有幾多人」。他並認為,成效不在於堵路堵成怎麼樣,而在於對社會的感召。政黨的動員角色,在戴耀廷思考的過程裏,似有還無。

政黨 無角色
要說政黨在近年的大事件中,落後於形勢絕不為過:反對拆卸天星皇后、反高鐵、反國教,無一是由政黨策動。民主黨又憑什麼有信心帶領群眾?何俊仁的回答是意外地透徹,「公民不需要政黨的帶領」,要把政黨派別摔開,「好似上次悼念李旺陽,大家也約定不打出政黨旗幟」。他承認,政黨有包袱,因此以個人身份參加最好,「我只是公民的一份子,今次是大是大非」,參與必須超越黨派利益。

本來要問的是,為何佔領中環需要政黨,政黨需要佔領中環。何俊仁卻明言,今次政黨的角色只在支援。他舉例,1989年最初時候,連支聯會都未成立,四方八面的民間組織自發聯合起來上街,並沒有政黨帶領,「那時候只有民促會(按:民主政制促進聯委會,為香港泛民政團雛形,成員包括論政團體太平山學會、匯點、地區組織民協、工會教協等),有政團支援,是可以幫到件事。」

七一晚上的干諾道中
圖:2011年七一遊行後,部份遊行人士分別留守干諾道中及皇后大道中,警方於凌晨清場,拘捕二百多人。


堵路因政治十號波 中環暫停

事已至此,戴耀廷指「現在已無得回頭」。個半月前,當時他的方案還似是天方夜譚,現在卻事情發酵的速度超出他的想像,已去到執行的細節、以至可行性。如何俊仁言,要市面停止運作並不真是太難,也沒什麼大不了,「打場十號波,香港唔停都唔得啦,何況現在這是政治的十號風球!」不過,這個十號風球導致的佔領中環,並不止發生在佔領一剎,而是在之前的大討論(deliberation),和公投。

告白

對談專訪在中環大會堂紀念花園旁進行。戴、何兩人前方是愛丁堡廣場的五星旗和五星洋紫荊旗,左面是天星、皇后碼頭遺址,後面是某前政協委員說要從天台跳下來的國金二期。眼前的何俊仁,3年前仍是不參加公投的民主黨的主席,如今卻最先告訴大家,自己辭去議席微不足道、承認政黨角色有限、還直言要燒區旗燒到入獄。戴耀廷就指,去到最後階段,香港人還會可發起一波一波的不合作運動:「好多野,唔犯法,例如幾千人一起在中環放汽球、最後一天才交稅之類,拍到的照片,在國際上影響卻大」,政權不可視而不見。

無論感召了他們兩人的,是權力的謊言,還是參加過兩次公投(一次補選、一次民間)的數十萬香港人,這一刻還望每一個香港人,都會如戴耀廷言,參與行動,重新思考每個人在自己崗位上可以做什麼。

系列相關報導:
佔領中環系列:民主路兜轉卅年 一國兩制成笑話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燒一支旗 意義不在於塊布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老土劉江華陳年舊文 挑逗戴耀廷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爭普選以港為本 新愛國論無市場 【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佔領中環系列:【戴耀廷、何俊仁專訪】
獨媒民間記者 Melody 今年一月專訪戴耀廷,激起佔領中環的討論。今次網站特意大舉動員,相約戴耀廷及何俊仁,以中環為背景,右邊為皇后碼頭舊址的殖民地地標建築大會堂,在陽光下討論佔領中環行動。

文:Melody Chan、Steve Chan
編輯:黃俊邦
照片:馮景恆、Yiuma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