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跨境學童問題是誰的錯?政府還能裝睡嗎?


來源:香港電台

記得在二月初我曾經撰文提到北區的小一派位問題還未解決,3月16日在無線的《新聞透視》節目裡看到關於跨境學童的問題,也懷疑究竟政府是否有辦法解決問題,再次讓我對政府的無視這問題及缺乏長遠規劃感到憤怒!究竟政府是否真的可以解決今年北區欠缺1,400個小一學額的問題嗎?究竟政府怎樣應付未來六年不斷增加的跨境學童問題?

在節目中訪問了幾位校長,其中一位表示早於十年前已經提醒教育當局,跨境學童將會帶來嚴重的問題,他說當時估計只是多約三千名學童左右,但想不到現在已是更多了。另一位校長表示過去幾年都已經為解決學位不足的問題,將可加的學位都加了,已經加無可加,但教育局說可以解決,他懷疑今年的1,400個學位短缺又怎能解決呢?這和教育局長吳克儉說的會解決北區學額的問題看來還有很多個問號。又有一位村校校長表示,今年政府雖然會為該校加建三間班房,但他表示就算今年全開四班收生,但明年便不能再加收學生了,明年的跨境學童又怎能解決呢?

根據統計處的數字,2007年在內地的香港出生子女有27,574人,到2010年已經有40,648人,2011年更是43,982人。07年出生數字就反映到2013年度的跨境學童數量,而去年跨境的小學生便每天約有6,700人。統計處表示約有五成的內地港童將會在21歲前來港讀書及居住,估計實際數字只會有更多。在人數不斷增加的情況,可以預見未來幾年必定有過萬的小學跨境學童,單靠在北區增建四間村校的班房和強迫部份小學加收學生和將一些如電腦室、音樂室改建成課室就可容納全部學生?

其實在邊境附近的地區(除北區外)都仍有很多可以容納更多跨境學童,只是政府教育官員十年來都抱著自欺欺人的態度,漠視這幾年跨境學童增加入讀北區幼稚園的事實,官員曾表示一直都是「不鼓勵跨境就讀」,又因為特區政府對雙非嬰兒問題的縱容,尤其是上任特首曾蔭權,他多年來鼓勵公、私營醫院接收內地來港產子,間接加重公營醫院在新生嬰兒疾病的壓力,亦在居港權問題之下吸引大批非香港居民的內地父母湧來香港分娩,形成龐大的跨境學童問題,對教育、福利和醫療系統造成更大的壓力。

今年二月底,我曾經參與一個教育局官員和幾位立法會議員就有關北區跨境學童的會議,在會議中可以看到官員現時仍未有具體的長遠解決方法,仍在跟不同的持分者商討對策,希望能在明年小一收生前可找到方法。 但究竟怎樣能解決今年還欠缺的北區學額呢?每間學校會加收多小學生呢?會不會犧牲小班教學變回大班教學?究竟來年每班將會增加到多少學生?吳克儉說可以全數吸納那些不願外派其他區的北區居住學童的具體數字呢?他們都答不出來。當局似乎給人的印象是見步行步,完全看不出長遠的解決方法。

在《新聞透視》節目中訪問了一些居住在深圳的家長,他們表示因為兩年前內地改變政策,不容許香港籍學童入讀當地公立學校,所以怎樣也會選擇孩子來港就讀,除了是內地政策的原因,最主要是希望孩子可以來港學習香港優秀的教育,學習公平、公正的教育。試想想如果我們也是那些跨境學童的父母,相信也會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更好更自由民主的環境下接受教育,這是我能理解的。而且所有跨境學童都是在香港出生的,在〈基本法〉下是有權利接受香港的教育和福利的,這不是他們的錯,錯的是政府欠缺長遠規劃、錯的是那些官員和特首的輕視問題嚴重性,所以我是會維護他們的應有讀書的權利。

不過,居住在香港(尤其是北區)的學童,我們必須維護他們的就近就讀的權利,因為這是設計校網的原意,方便父母照顧上學的孩子是必須要堅持的,我想無必要承受政府做錯的後果。教育局必須解決跨境學童過度湧進北區就讀的問題,除了加設一個所謂「跨境童的校網」外,應該還要積極去解決未來幾年過萬的跨境學童湧來香港就讀的問題。

怎樣解決?我有以下的建議:

1 善用沿邊境地區的空置小學,例如天水圍、元朗、屯門等收生不足被殺的小學;
2 以跨部門小組協調運輸署、入境處、海關和教育局,改善跨境學童每天過關的流程和安全,亦協助加設直達由邊境關口直達學校的學童校巴服務,在邊境地區劃出學童上落車轉駁站,保障學童安全及減低交通問題,將大量跨境學童由關口更安全快捷的送到其他區的小學;
3 與內地部門商討在內地開設香港教育局課程的小學,有如內地的國際學校般,在港招聘香港教師到內地任教,減少部份需要來港就讀的學童人數;
4 必須改善政策,將跨境童校網的學校適當分配,避免過度集中某一區,確保居港學童優先分派同區小一,保障本地居住學童的權利。
5 設立跨部門小組制定長遠的規劃,在教育、福利、交通、就業、醫療等政策上認真面對十多萬的內地港童來港所引起的問題。

香港的出生率多年來都是在下降中,社會老年化問題日益嚴重,我們確實需要更多的新生港童。這幾年的雙非或單非童在港出生,令新生嬰兒急劇增加,從好處看是為香港帶來新的人力資源,如果政府能夠作出適當的規劃,這些兒童將來會是我們的未能人力資源,對香港是有利的。可惜的是我們的官員和特首都未能對應問題,更甚的是十年來都裝睡裝聾,讓學童、家長和社會承受著莫大的困擾,也帶來彼此的矛盾。

政府的領導層和教育局的官員們,面對日漸澎漲的壓力,你們還能裝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