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社運

碼頭工人罷工:第六日(2013/4/2)記事

碼頭工人罷工:第六日(2013/4/2)記事碼頭工人罷工:第六日(2013/4/2)記事碼頭工人罷工:第六日(2013/4/2)記事
廣告

廣告

碼頭工人罷工: 第六日(2013/4/2)記事

1.) 筆者於16:50分到達碼頭工人罷工現場,罷工現場已移師至六號碼頭門口左邊聚集,聚集處比之前的地方更狹窄,非常接近馬路。當時有9個警員維持秩序,而筆者見到,有一架警車離開。警力可能已經相對減少。現場工人的數目,筆者只能以肉眼觀察,大約有200多人,也未計算可能暫時離開的罷工工人。

2.) 筆者到達時,職工盟發言人,宣佈派發於早上承諾,由籌得的罷工基金(50萬)中,發放罷工津貼。被當傳媒問及罷工津貼的金額是如何訂定的,職工盟發言人指出,外國的罷工津貼是工資的三分一,然而,因為罷工基金只有50萬,因此每個罷工工人的津貼為一千元。他們秩序井然的排隊,而工人也自發組織糾察維持通道暢通。在當時,也只佔了行人路,馬路及出口沒有被暏塞,行車仍然暢通。

3.) 有一名工人甲,在受到訪問時,表示罷工津貼暫時也可以抒緩因罷工而來的財政壓力,雖然長期來說不可能支撐太久,被問及家人是否支持他罷工的決定,他指出,家人原本都對他的決定覺得疑惑,然而當他解釋,及後了解整件罷工事件的意義,家人尊重他的決定。而他期望工會可以繼續支持罷工行動,而他希望工會可以在不超過一個月,爭取到他們的訴求。

4.) 工人乙被訪問時,他指出他決定繼續罷工的原因,是因為要爭取工人應有的尊嚴。他指出,他希望取之於民,也還之於民,他將會把得到的津貼,一半會捐到罷工基金。他認為,盡可能在維持生計之餘,也希望繼續支持工會的行動。他指所謂的解僱通知,只是指他們如要繼續罷工,公司不會認為他們仍然是員工,而讓他們可以繼續留下,要求他們於公司範圍外罷工。

5.) 工人丁被訪時,指出資方的加薪方案,只是對外判商有利,因為他們可以侵吞多出的一份錢,另外,二更制及超時不補水的操作不改變,資方的加薪方案基本上是沒有多大意義的。他聲稱,他的高調行徑可能使自己入了所謂的「黑名單」。他已預備不可以在行內工作的精神準備。另外,他聲稱自己的高調行徑,已經被人所留意,他提到他接到一個不明來歷的電話,勸說他不要再在是次工運扮演領導角色,如不退下及復工,後果自付。他不了解對方是誰,他猜測是否對方所為。及後被問及工聯在當中扮演的角色。他聲稱,工聯的確在10月和資方方面提出加薪5%(筆者按: 事實上,工聯當時爭取加薪10%),而且在工人(會員)中咨詢,然而,他個人認為,這些對工人的影響不大,因為他不感受到工聯在整個過程中,積極向他認識的工人咨詢加薪方案及之後的行動。他稱,在他們繼續罷工的期間,該工會仍未露面。因此不指望該會可以幫助工人。另,他指外判商的聲稱,如果他們繼續罷工,外判商很可能要結業。

6.) 工人戊表示,在場的工人,已經在昨晚作出繼續罷工的決定,他們堅持運動仍要繼續,然而,他指出,長期領取罷工津貼不是辦法。另外,被問及他們是否收到解僱通知時,他表示只是收到口頭的聲言,而未有白紙黑字的通知。外判商聲稱,他們繼續罷工,外判公司也不可能可以正常辨作,甚至會落入停擺階段。他指出,工人大多數已經做了20年以上,而20年以來,薪金也未有因通漲而調整,然而,三更制改變成二更制,而且超時沒有工資,是他們堅決要繼續罷工的原因。

7.) 在物資方面,食水大約可以維持3日,然而,食物主要是以乾糧,餅乾為主,如有意捐贈者,筆者提議,可以考慮捐更多不同類型的食品,而且是有可耐性的食物(如罐裝食品,面包,更多的食水。)

8.) 就筆者所見,在場支持的工人團體包括 : 葵涌邨長者權益關注組、進步社會工作網絡、前線福利從業員工會、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等。

鄭偉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