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小辣椒』是如何煉成的?——嚴敏華專訪

廣告
『小辣椒』是如何煉成的?——嚴敏華專訪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嚴敏華——這個名字因為一宗政治檢控的案件而廣為人知。她被控於去年七月一日襲警,法庭嚴刑以待,判刑前不准保釋直接送入更生中心,目前正在等候上訴。經此事件後,母親似乎反而更加為女兒感到自豪,在上月一個街頭論壇上,母親以「嚴太、嚴敏華媽媽」自稱,獲全場鼓掌。

記者問及嚴敏華被判襲警和入更新中心後的感受,她十分難忘。「冇咗自由真係好慘,喺(更新中心)入面冇選擇嘅自由……連幾點起身、訓覺都冇得揀……」讓她再來一次的話,她會去嗎?「我仲係會去,『出得嚟行預咗要還』。」

經過廿多日的更生中心生涯後,嚴敏華有什麼感想?「事件之後,我更加珍惜自由。呢次係一次政治判決,單案其實唔係一啲疑點都冇,佢唔係喺完全冇疑點之下判咗我,係一個唔公平嘅判決。」但此事並未有令她覺得後悔,讓她再來一次的話,她還是會去。「都冇話值唔值得,即係『出得嚟行預咗要還』。而且呢件事對我有好嘅影響,如果今次俾我僥倖逃過大難嘅話,我可能會更加收斂,但依家最慘最壞嘅我都受過,怕咩?不過呢件事令到我冇咗份工,因為太多野要搞啦,法援、呢樣嗰樣,所以我辭咗職,太煩。老實講就算無俾人炒,都會影響份工,因為俾人拉呀嘛。但如果俾我從頭揀多次去唔去舊年七一,我都會去,最多唔衝(警察防線)。」

『小辣椒』是如何煉成的?
「哈哈,『小辣椒』呢個名係朋友改㗎,可能因為我講嘢比較到point、比較辛辣,所以有呢個名掛。」舉止談吐斯斯文文的嚴敏華笑談這個花名的由來。零九年年尾算是正式參加社會運動,當時的嚴敏華覺得社會太不公義。「自已想出去參加社運去改變呢個社會,所以我行咗出嚟,而社運亦都成為我生活一部份。」

「因為我初初正式接觸嘅政黨係社民連,佢哋(強調)『沒有抗爭,哪有改變』,咁就令我行出嚟。而且當初我加入社民連係因為黃毓民、長毛講嘅嘢好好,吸引到我注意。而另外抗爭路線係我覺得應該要行嘅民主路,因為以前『和理非非』嗰種方式用得太耐,都係冇乜成果。」嚴敏華認為這是一個達至民主的方式,而她認為「民主係要每個人都有權去決定自已同社會嘅命運。」

在這幾年的社運經歷中,嚴敏華最難忘的一次社運並不是去年七一,而是二零零九年尾至一零年年初的反高鐵運動。「雖然嗰陣年尾年頭,好凍,比我想像中有更加多人為呢件事。好感動,因為好多人企出嚟好齊心去做同一件事。」

社運的路並不易走,令嚴敏華最難受是在高中時同學的不理解使她被孤立。「當時我俾人杯葛、唔理我、講壞話乜都有,話我鐘意出風頭之類。但講真邊有人鐘意出風頭出到坐監㗎?如果要出風頭就唔用呢啲方法啦。嗰陣都有唔開心,冇朋友支持都幾令人崩潰。但係……時間都會證明到我做嘅嘢,好似以前反對我嘅同學都有反國教,我做嘅嘢只係俾其他人早咗兩年。」

「禍及家人」、「家人後悔」?
因被控襲警一事,嚴敏華一家備受追訪。《明報》於2月3日刊登一篇嚴媽媽的訪問,內容提及嚴媽媽「有時也會自責,若女兒最終被判罪,會否是因為我當年帶女兒上街,反而害了她」,嚴敏華指該報導「好搞笑」。「我呀媽跟本冇講過,係俾人歪曲咗,我覺得傳媒應該有番啲道德,如果真係有講先寫,唔好話作出嚟搞到好似有講過。」

一直以來,外界都以為嚴家最先參與社運的是嚴敏華和嚴媽媽,原來嚴敏華的姑媽早於七十年代已經參加社運,而兩母女亦因姑媽的啟發而開始參與社運。「我姑媽以前參加過『金禧事件』,又爭取過男女同工同酬。同埋佢有一句金句就係『坐享其成最可恥!』呢句說話影響咗我同我呀媽,所以就出嚟(零三年七一)爭取啦。人哋幫你爭取到固然係好事,但喺過程中你白白咁享受人哋所爭取番嚟嘅成果,我覺得係唔啱嘅。」

雖然社運的路困難重重,但嚴敏華幸得家人支持。「雖然爸爸媽媽已經擔心緊,但你見到個社會腐朽到、病態到咁嘅地步……我唔搞個政府,政府都會嚟搞我。佢哋都支持我,亦令我成為一個有腰骨嘅公民。喺呢個人人都跪底嘅社會,有腰骨都真係會『出事』,但佢哋都唔想我好像條鼻涕蟲咁趴喺度。」

wah
圖:嚴敏華保釋當日,父親在庭外等候

社會氣氛雖差 堅持社運路
反觀現時香港不滿情緒高漲,嚴敏華認為這是制度所造成。「教育、經濟、政治都係造成咗呢啲怨氣,制度個設計唔係為多數人而設計,而係為1﹪設計,即係有錢佬同有權嘅人。」她對香港政治環境感到失望。「香港政治環境真係差,自由越收越窄,好似依家港台,『頭條新聞』嗰個諷刺時弊嘅觀點真係好溫和,我甚至覺得太客氣啦。但都要受咁樣嘅打壓,唔好話我哋呢啲比較左翼、喺社會上一啲比較偏鋒嘅意見,就要更加除之而後快。另外我覺得警權太大。點解申請遊行要警察出不反對通知書先得?好矛盾,佢哋有咩權反對或者不反對?佢哋冇權反對。我覺得老一輩(警察)態度對我哋(示威者)比較好啲,但新一輩好敵視我哋,到底咩原因呢?我唔排除警校都有洗腦。」

「依家嘅泛民四分五裂,個個都爭住企喺道德高地。民主黨出賣咗我哋一次之後真係好難取信於人,我覺得依家佢哋對於民主路嘅政治價值係接近零。我覺得依家參加咗超級區議會嘅人,例如何俊仁、涂謹申、馮檢基,佢哋是但搵一個辭職重選都已經係一個公投。既然講到自已咁勁,點解唔做多次公投?呢啲可以即刻做嘅又唔做。」

在香港搞社運面對著各種困難,缺乏資金是其中一個問題,被問到「錢」在社運中的角色是甚麼,嚴敏華認為錢是次要。「我覺得錢係第二重要,最重要係個團體嘅信念同熱誠。好老實講搞社運樣樣都要錢,就算一個banner都要錢整啦,點可能一蚊都唔需要呢?但喺香港搞社運最大困難係啲人唔肯企出嚟,佢哋怕俾人利用、太忙、唔肯蝕底同埋覺得搞政治好污糟,如果真係要香港人做多啲,我諗要梁振英做多啲衰野先得。而且有啲人覺得示威者搞事,就即係好似魯迅一個故仔:『有個男仔出世,有人話呢個細路會做官、會發達,但魯迅話呢個細路將來會死。』我哋只不過係講真話。另外我地嘅行動影響到可能……當最多幾千人,但一個唔好嘅政策影響到嘅係七百萬人,咁真正搞事嘅係咩人?顯而易見。」

至於香港的未來,嚴敏華認為沒改變的話真的令人擔心。「如果仲繼續個個都唔出嚟,香港嘅未來只會越嚟越暗淡。要改變香港嘅未來要靠香港人自己企出嚟,你連企出嚟嘅勇氣都冇,咁點會有普選或者其他嘢?」

支持佔領中環運動
而對近期各界也關注的佔領中環行動,她認為有效而且能逼使政府行動,她亦會參與,但必須要有承擔後果的心理準備。「佔領中環有用㗎,你諗吓港交所開唔到市會點?呢個政府呢個中央冇可能唔跪底。如果搞得成我都會參加,例如幫手處理物資上嘅嘢。但都要預咗有可能佔領中環會加快廿三條,因為當權者對佔中都好避忌。依家既然有功能組別呢個制度暴力喺度,自然好樂於去做呢樣嘢(廿三條)去阻止我哋。」而對於部份聲稱會參與佔領中環的人士,她表示有所質疑。「好似何俊仁,如果佢有心支持嘅話就一早支持咗,喺之前嘅五區公投就已經辭咗職。當時就係因為班所謂普選聯嘅攻擊同不參與所以先得五十萬(投票)。」

對於社運人士,嚴敏華認為要堅持走自己的路。「我哋都要堅持自己嘅信念,面對唔同嘅情況都唔好咁易動搖,因為咁會將你推去一個保守嘅方向,只要意志夠堅定、理論基礎係夠嘅話就唔需要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