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嶼南道限制區無皇管 凌晨成非法飛車場

廣告

廣告

IMG_4833

(獨媒特約報導)大嶼山長沙8隻黃牛被車撞死的慘案,網上瘋傳照片,警方翌日「迅即」行動,拘捕一名外籍女士,然而該事主的車輛只是一輪普通私家車,實在難以撞倒8隻牛,事主亦否認涉案。警方的「高調」執法廣受批評,認為案件疑點重重,涉及的車輛可能不止一架,或是涉及重型車輛。此事亦反映有關當局執法不力,或涉及行政失當。嶼南道雖為封閉道路,然而有大嶼山居民指「大嶼山封閉道路通行許可證」(下文簡稱為通行證)申請寬鬆,而且封閉道路路口並沒有執法人員24小時當值,路段偵察攝錄機數量不足,致使該封閉道路形同虛設,凌晨時份往往有沒有禁區紙的車輛「偷雞」駛入禁區,超速甚至非法賽車。是次八牛被撞司機不顧而去,也有可能是涉及無禁區紙的「偷雞」車。

封閉道路實無人執法
嶼南道作為封閉道路,理應24小時均有執法人員於出入口看守,檢查進出之車輛是否持有通行證。然而在東涌道直至嶼南道一帶,均無執法人員長期把守。隨便在網上的駕駛者討論區查看,都可以看到有不少駕駛者分享於凌晨時份「闖入」嶼南道的發帖,甚至有人曾表示於嶼南道「非法賽車」。警方的管制行動主要為設置路障,然而有駕駛者便可討論區教路,入嶼南道前先「call上台check」便可,變相令警方的路障形同虛設。此外違反禁區紙的罰款不過450元,不會被扣分或「釘牌」,對於故意闖關的駕駛者來說,阻嚇實在有限。

通行證

意外發生後,警方只是於案發路段增設告示牌以及派發單張提醒駕駛者。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亦表示超速問題嚴重,該路段限速70公里,然記者採訪當日傍晚所見,有車輛估計以時速80至90公里行駛,視乎情況普遍。何來指出,警方分派予看守嶼南道區域之警力嚴重不足,令駕駛者放膽超速行車,或多或少為是造成這次悲劇之原因。

IMG_4801

多年前亦曾有報導指,部份未能申請禁區紙的建築公司(報導中指運輸署只承認大判,不批准二判三判的禁區紙申請),也習慣於晚上把大型運輸車輛「偷雞」駛入嶼南道,罰款當成本。

通行證申請資格寬鬆
根據運輸署之網站,大嶼山之居民以及商戶只要提供住址證明即可申請通行證,至於非大嶼山居民只要有合理原因如紅白二事、健康理由、搬運大型貨物、臨時工程等亦可申請,當中重5.5噸的重型貨車或泥頭車亦可視乎車輛規格及業務實際需要而獲淮進入嶼南道,通行證之申請資格可謂相當寬鬆。隨著東涌道擴闊工程完成,駕車往嶼南道更加方便。

記者日前以電郵形式向運輸署查詢本年度「大嶼山封閉道路通行許可證」之申請人數以及發牌數量,然署方於截稿前仍未有回覆。

欠偵速攝錄機
記者於採訪當日(7/6)發現嶼南道於梅窩至南山以及南山至貝澳兩個路段上均設有偵速攝錄機(俗稱「快相機」),與部份媒體之說法有出入。然而,嶼南道較深入之路段包括塘福、長沙、水口以及石壁一帶卻不見偵速攝錄機之蹤影,大部份「偷雞」的車輪均由東涌道駛入,東涌道轉入嶼南道之路口在貝澳與長沙之間,而嶼南道超速最嚴重的路段是塘福、長沙一帶。於大嶼山居住了21年的外籍居民Ian表示,嶼南道一帶的超速問題對當地的居民以及村牛之安全構成很大威脅,上星期(1/6)其鄰居Gavin於嶼南道就因車禍而喪生,平日亦有不少牛隻被車撞死,他坦言今次意外若果牽涉的牛隻沒有8隻之多,肯定不會引起傳媒的關注。

Ian亦表示,嶼南道部分路段時速限制高達70公里亦並不妥當,認為有下調的空間。

IMG_4778

相關文章:
人牛為何不可以共存?〉— Alice Chui
我們的島,需要牛牛〉— Simon Cheung
撞死牛,不犯法﹖〉— 張婉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