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嶺南學生團結一致 齊抗梁粉新校長

嶺南學生團結一致 齊抗梁粉新校長
廣告

廣告

編按:作者為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外務秘書,昨日在嶺大見證了鄭國漢是如何「當選」校長。

六月十七日,是嶺南大學歷史性的一頁。在嶺大的歷史記載中,似乎沒有太多的事件能觸動嶺大上下的神經,齊心抗擊某一校政議題。而薦任新校長便是寥寥可數的一例,學生會聯同各系會、宿生會及校友接近三百人共同踏進校長鄰選諮詢會會場,表達一己之見,高呼示威口號,高舉抗議橫額,反對不公義的鄰選制度,質問無民意基礎的校董會和曾替梁振英助選的新任校長鄭國漢。這不單展示了學生參與校政改革運動的決心,也表明學生對校政意識醒覺的抬頭,更重要的是,展現學生萬眾一心,團結力量挑戰權勢的難能可貴。

學生一呼百應 共同商討對策

在上星期學校公佈了不可思議的薦任人選後,學生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旋即邀請各學生團體代表出席一場商討反對新任校長的會議。團體代表好像早已意識到為了自己大學的前途,這次必須站出來,聽聽事情的原委,與以往百呼難應的作風大相逕庭。這大概跟社會討論民主普選等議題的氛圍有關,或者觸及利益,但不得不提的是他們應該想到一個政府,人民才是真正的主人,一所大學,學生才是真正的主人。示威期間,他們聲嘶力竭地呼喊[嶺南人當家作主]的標語,便足以證明學生意識到一所民主的大學,每位學生必須有絕對的參與權及投票權,讓自己的表達權利能被保障,讓自己的聲音能被聆聽,讓自己的一票能選出理想的校長。

7255_543731045663938_1059721846_n

幾乎所有學生團體代表都有出席當日商討策略的會議。他們大部份都準時來臨,靜心等候會長葉詠琳的解說。會長也用心良苦,怕學生未掌握薦任的新校長,於是影印了幾份關於新校長的背景資料,讓有心的學生能真正參與討論。當會長解釋有關鄰選程序的時候,會長說得頭頭是道,學生代表都聽得津津有味,彷彿參與了一場動聽的讀書會般,細心聆聽每一細節位,眼神炯炯,沒有一絲的疲態,遇上不明之處,即舉手示意提問。談及策略時,會長刻意抛磚引玉,卻引來不少同學的好提議,備受讚賞。從他們接受信息起到會議,他們都是肯為嶺南出點綿力,力排小圈子選舉,要求一個具民意基礎的选選制度。此會,引起了許多學生代表的反思,也觸動了他們的公義神經,於是回去向自己所屬團體的成員細說長談,希望動員參與,為昨天的抗爭奠下穩固的基礎。

會議後,學生會更開啟了一個面書專頁,共同與各學生團體代表決策某些文宣行動的工作,並希望學生代表能參與當中的工作。結果,在數日後的行動準備工作中,有學生願意自行參與,展現真正的參與過程。相反,一個聲稱精英雲集的代表民意的校董會,只有十多人參與其中,卻漠視學生的意見,剝奪學生參與政治的權利。諮詢會上,鄰選委員會主席陳智思十分露骨地說法律決定了鄰選程序,學生沒有投票權是沒應該的。可是,法律本身也並非完全能障顯公義的,這樣的一個鄰選委員會遠遠也談不上跟學生的參與程度相比。

IMG-20130617-WA0020 (1)

三百位學生參與 反對選舉制度

嶺大終於進入夏天的酷熱。六月十七日的早上,艷陽高掛,偶有絲絲涼風迎面送來,宛如蔚藍的天歡迎學生的行動,至少未下雨阻礙行程的進展。一大群學生從李運強大樓旁邊的走廊,猶如一群同仇敵氣的戰士昂首闊步,走上諮詢會這個戰場。這群學生手中並沒有任何武器,只有用油寫成的大塊橫額,在陽光的照耀下,亮出閃光的字眼。但校方卻以為學生作出任何碰撞,加強了保安,並劃分了容納不足十人的示威區,試問學校是否庸人自擾呢? 學生參與示威權利是生而即有的,沒有人能剝奪。接近諮詢會前,來自各學生團體的成員及校友陸續準備進場,估計接近三百位學生,這場面是罕見的,也是不可思議的。當會長高聲叫咪,學生群起響應,齊齊高舉反對橫額及示威牌,高呼反對新校長口號,令原先冷清的嶺南被猛烈地打破,拉開熱鬧的帷幕。

學生踴躍發問 齊心突顯制度之不公校長之無知

學生走進會場,安放橫額,卻還未停止過呼叫口號,聲亮如響徹雲霄,震裂會場。在陳智思就鄰選過程解畫時,一旦出現難以忍受的話語,學生均破口而出,急不及待地反駁及質疑。有些時候,離譜的言語使場內人士情緒高漲,激憤難以平復。許多學生在場內積極地提問問題,多批評有關鄰選程序及校董會等問題。然而,陳智思由始至終以一切按既定的鄰選程序辦事,校董會為決策機構,誰當選都由他們決定,非他自己一言堂,卻沒有回應學生有關鄰選程序準則,鄰選公平公正,及鄰選的合法性等問題。當新任校長鄭國漢走進會場進行諮詢時,場內三百位同學萬眾齊心,高舉[鄭國漢唔係我校長]的標語,持續約十多分鐘。當被問及對嶺南的歷史和博雅教育時,鄭只以未上任不知為由辨護,令學生覺得他對嶺南一無所知,齊心的吶喊更反映了他純粹地當校長為一份工作而已。

IMG-20130617-WA0045

留守靜坐 齊繫黑絲帶

諮詢結束後,校董會隨即進行校內接近權力最高的諮議會,場外一直有學生留守,並繫上手中的黑絲帶,寫下橫額的字,劃上五光十色的粉筆字,表示哀悼嶺南,強烈要求重選校長。這場靜坐活動,雖不及諮詢會人數眾多,但仍有約一部份學生及校友繼續聲援。因此,校長這回事把嶺南人團結起來,把以往從未示威過的同學拉進抗爭的行列,更把僅有的博雅教育的精神毀於一旦。

直至晚上七時半點,場內仍有百多學生及校友等待新校長之消息。當陳智思帶領校董成員及鄭國漢公佈新任校長,場內的學生情緒高漲;並再次吶喊示威口號。

綜觀這場運動,不是單由學生會自己行事,而是由學生會,屬會,宿生會及校友組成的嶺大校長關注組,共同商討有關事件和策略。這是一次歷史性時刻,標緻著學生會與各學生團體再次抛掉偏見,冰釋前嫌,團結起來,反對這個不公義的制度。若再次翻看歷史,嶺大曾爆發過因學校餐廳食物質素欠佳而罷買了數天,及零二年因嶺大有權優先用這塊地而反對建豪宅等運動出現,再到國教之時的罷課。昨天,無疑是歷史上的重要一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