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回

驚醒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就不能說沒有破毀鐵屋子的希望。 // 有人就問了,因為他們覺得很奇怪。你於是說,啊,啊,這個,這個,國籍嗎。你把身分證明書看了又看,你原來是一個只有城籍的人。 網誌

環境

少年你太年輕了,你以為政府搞諮詢真是為了聽取你的意見?

廣告

廣告

一天,我正於家中悠閑地聽著音樂,吃著蛋糕。忽爾,一彪形大漢手執斧頭,猛力把我的大門撞破了,來勢洶洶地衝進屋裡,邊用其斧頭到處亂砍,邊說:「我現在要把你的家拆毀。不過,你可以自由選擇如何處理那些頹垣敗瓦,扔掉也好,想辦法使其重生也好,你喜歡!」說罷,他便繼續砍,直到我的家倒下。

太好了!我竟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有人說:香港是民主社會!聽罷我只笑而不語。政府最近推出了一個新方案,美其名為「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實際為「東涌填海計劃」。於是,政府一如以往,煞有介事地舉行咨詢,除了甚麼公眾論壇外,問卷當然少不得。你以為這些咨詢的用途是聽取民意嗎?少年,你太年輕了。

先看看問卷內容。整份問卷除了「其他意見」一欄外,共以六道選擇題組成:

一. 你認為東涌東的未來發展應採用甚麼發展主題?
二. 你認為東涌東的未來發展人口應為?
三. 你認為東涌東應增設下列哪項設施/發展用途? (可選多於一項)
四. 你是否同意以下東涌東的規劃概念?
五. 你認為東涌西應增設下列哪項設施/發展用途?(可選多於一項)
六. 你是否同意以下東涌西的規劃概念?

驟眼看去,問卷並無不妥,好像確是在虛心詢問市民之意見,以獲取更佳的提議。但一下筆,卻感到有點不對勁,怎麼完全沒有一道問題,可以容讓我表達「反對填海」的立場?我用盡力氣,研究如何站於「反對填海」的立場來填寫問卷,卻發現除了「其他意見」外,我是無法告訴政府我反對填海。對,我確是可以於問卷末,以文字寫下自已的意見。但是,於我下筆前,我需先回答六道題,這六道題,無論我選擇哪些選項,我都會「被承認」我支持填海方案。就是我能於末段奮筆疾書,力數填海的不必,前大部份的數據,也會被政府用以大造文章,胡亂演繹,使我成了惡法推行的幫兇。填海,原來我們根本無法說不。這是咨詢嗎?

除此以外,於「你是否同意以下東涌西的規劃概念? 」這題中,選擇只有兩項:同意或不同意。重點來了,其中一道分題問及我們是否同意「取得發展和保育的平衡 」。假設我選了同意,政府就可以將我的意見演繹為「同意發展」;若我說不同意,政府又有大條道理說我是「反對保育」的。我不反對發展,但我並不認為填海是發展的必需程序。保育與發展其實不一定是對立的。那麼我是否同意發展和保育須取得平衡? 同意或不同意,這兩難的局面,我苦苦思索了良久也不知應該如何選擇。想不到,盡一下市民責任,填個問卷,也弄得要左推右敲的。說得明白一點,這題的設計根本,無論你如何回答,政府得出的結論都會是一樣:市民同意這發展計劃。咨詢?別天真,不僅是show一場,更是漠視民意的准許證,為政府提供所謂的「數據」,來堵住大眾的口。問卷也許稱不上是問卷,其實只是一堆引導性問題的結集。

「咨詢」不如別再叫作「咨詢」了,何不索性叫「民意製造工具」?說穿了,這個政府壓根兒就沒有心要聽取民意。我們一向認為這政府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咨詢只是一場show,原來我們都太年輕了。這個政府又豈止如此簡單?咨詢除了是show,更是工具,讓政府可以好好利用市民的「意見」,使其能更理直氣壯地推行一系列反智政策。填海根本就事在必行,我們其實沒反對的餘地。政府只是在把我們的家園毀掉,再讓我們作出所謂的選擇。我相信,這「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的咨詢只是冰山一角。我不知道以往我們中了多少次伏,完全了多少份此等「問卷」。我只知道,這會陸續有來。少年們,醒來吧。

最後,大家不妨挑戰一下,看看自已能否於絕境表達出反對填海的訊息。
問卷原文:http://www.tung-chung.hk/TungChung_PE2_opinionform_Chinese_20May2013_FINAL.pdf
「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官方網頁:http://www.tung-chung.hk/index.html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