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民陣的謊言與行動力的退化

民陣的謊言與行動力的退化
廣告

廣告

「唔記得同你哋講,呢度今年唔比行」
「年年都呢到等喎」
「警察會封咗條路,東角道唔比入」
「唔緊要,人多就爆到出去」
「是旦你哋啦,不過大會係唔會開條路比你」
「大會?大你老母」

過往數年七一遊行,銅鑼灣 SOGO 側的東角道已成另一熱門起點,尤其是一眾文化藝術工作者。無他,民陣的口號、電視節目式開步禮、甚至唱的歌,都不合許多人的口味。會帶樂器上街、自製大型裝置的也喜歡在這裡集合,記憶中以當年「警方不準遊行人士奏樂」與「藝術公民」成立同年尤其熱鬧。今年則以黃國才「進擊的共人」與關注觀塘規劃的「趕絕九龍東」較為引起注意。

當民陣的沈偉男宣稱「大會唔會開路」,已經是下午三時多,聚集的人數不少,遠處有一大班高舉龍獅旗的,也有多個其他團體。開步時果然被警方鐵馬截停,連同非遊行人士,有老有嫩,近千人就這樣擠在東角道路口,叫苦連天。擾攘良久,警方說要確保消防與救護車進出無阻而拒絕開路,這邊廂大家也很明白香港人是不會阻礙救援行動,如遇救護車必然讓路,說法根本毫無道理。然後大伙合力把鐵馬弄開,部份人成功突圍,也有不少被警方打傷。

但奇怪的事就出現了。遊行完畢,到晚間新聞時段才去吃一點點東西,在電視上看到民陣召集人孔令瑜批評警方違反遊行預備會議時的承諾,沒有開放行車線。那麼究竟是大會不開路,還是警察不開路?是沈偉男說謊,還是孔令瑜說謊?個人傾向相信前者,因為沈只是民陣的跑腿,不至於膽大包天胡亂更改大會路線。但如果是孔在說謊,問題就大得多了。即是說,在媒體上罵人的舉動只是掩蓋與警方達成不合理協議的演出。而今年的確是第一次沒法爭取開放六條行車線,大家都只能擠在一邊,與以往的遊行總時間相比較,我也會懷疑到底有沒有四十三萬人參與。

同行的日本朋友說「如果這樣妥協了,將來只會比窄窄的一條小路你們走吧」而我也目睹很多人都著急了,各自用不同方法嘗試強行開放更多的路段,最終不果。我與一班成功突破鐵馬陣的朋友嘗試在主隊叫來支援,希望能與被困於東角道的人羣匯合,儘管從快必手上借來大聲公,大家聲嘶力竭地叫喚,主隊竟無一人幫忙甚至停留。我目睹自由黨、學聯等等無數團隊在身邊擦身而過,大家斜面睄看被堵於東角道的市民,稍為有點不知所措,然後繼續揚長而去。身邊有人失望的罵他們是會遊行的喪屍,我卻見到整個代理民主運動的可怕。

四十萬人上街,如果為了爭取民主,為甚麼不立即佔領中環?就是大會說「是日預演」,大家就回家了,甚至揚揚得意,盡管甚麼也爭取不到:梁振英繼續上班出糧,繼續「聽到大家嘅意見」,我們繼續在電視面前痛罵。坦白說我們不可能對民陣有任何期望:以往民間有自發行動留守政總,他們還是第一個呼籲「遊行結束,大家請和平散去」。民陣的存在就如渣打舉辦馬拉松:為大家定下指定路線,安安全全,行完跑完記得下年再參加,這個與「爭取甚麼」其實有很大差距。七一遊行是許多人的政治覺醒契機,但同時間亦只停留於覺醒的層次。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代理社會運動正在不斷削弱羣眾的想像力與行動力,七二臉書上許多人都在失落,但好像都苦無頭緒,只能絕望地問同路人「還可以怎樣」。

正如七一前羅永生的文章寫道『七一大遊行令人以為可以街頭作陣地,卻實質上默許民主進步力量退出公民社會,這是筆者十周年「七一」反思中想指出的缺陷所在。』遊行完畢,未見寸進,更是發問的好時候。作為公民的抵抗方式,豈止七一遊行、和平佔中?眼見建制行動進度井然有序,文化娛樂裝璜越見進步,你有你快樂抗爭,他有他文娛維穩。如果我們不能跳出七一的想像,民主路必告失敗。

羅永生:反思七一的公民文化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1713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