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採訪手記:召見記者圖河蟹?

廣告

廣告

IMG_4757

(獨媒特約報導)金文泰中學羽毛球隊義務導師陳繼焱(師叔)在同學心目中地位祟高,當本網記者(亦是校友)在Clementi Secret的專頁看到師叔身體情況惡化的消息後,決定為師叔進行專訪,將師叔的故事和精神傳承下去。然而,記者今次依從所有程序採訪,但在訪問完成後離開前被校方召見,校長更指摘記者不尊重校方和被訪者。在採訪當中,師叔曾披露學校和家長教師會敏感事宜,未知是否與此有關。

記者於5月27日向金文泰中學發出採訪申請電郵,5月30日得到金文泰中學副校長邵錦嫦回覆指,師叔接受訪問純屬私人決定,本校不適宜代為安排。於是在學校體育老師趙霖光的協助下親身聯絡師叔本人,由於當時身體不好,正接受針灸,他答應稍後在學校接受訪問。

未命名

6月5日上午11點06分,記者在學校接待處以「獨立媒體」名義進行登記,目的一欄則填上「採訪」。之後趙sir就帶記者去找師叔,進行了一小時的訪問對談。訪問期間,師叔除了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又披露學校鮮為人知的制度缺陷,以及點名批評教職員。由於無法查證內容是否屬實,因此不予以公開。

師叔在訪問中提及1956-1976年女子羽球隊成為全港20連冠,該挑戰盃放在校務處對出的獎盃櫃內,他堅持要親自上去獎盃櫃和校史館。在趙sir的幫助下師叔到了禮堂和校史館跟挑戰盃獎盃、優勝錦旗和感謝狀拍照。

在訪問結束後,校務處職員向記者表示校長李瑞華要求與記者會面。校長指,以記者身份到學校採訪,應先知會校長,又指要師叔情況很差,行樓梯上校務處十分辛苦,就算他堅持,都應該叫他留在雨天操場,言語間暗指記者沒有尊重師叔。

然而,記者進入校園時已經以記者證在接待處登記,亦明確表明身份及目的,又與趙sir聯絡。「如果程序上是校長需要見面的,當值工友應在登記後帶我到校長室,但工友沒有這樣做,因此在程序正義的原則下做法並無問題。」對於師叔由雨天操場走上大堂很辛苦的講法,記者回應指一個人的信念是不容易改變的,受訪者尚有能力要堅持的事情,應該予以尊重。之後,校長的口風明顯轉變,她說:「程序上沒有問題,但禮貌上應到校長室。」又指校方、校友會、家教會也正籌備一個專訪,如果可以增加溝通,可以讓事情做得更好。

被邀談話大約二十分鐘後,記者才離開校長室。

牛肉飯的睿智
忘記採訪受阻的不快,作為金文泰中學的舊生,採訪師叔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雖然我不曾是羽毛球隊成員,但也跟師叔有過一定接觸。記得在某天放學後,原為球隊訓練場的禮堂奇蹟地因為校隊成員都出外訓練而空蕩蕩,只有師叔和一位中一新同學在球場猜波 ,心血來潮就與同學問師叔借了球拍打波。後來師叔問我們有沒有興趣打雙打,於是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當時師叔的腳步和手法沒有因為年紀而失色,連短距離的扣殺都能夠擋回,擊出的回球對於不是隊員的我們也有一定難度。當我在球場上不停飛來飛去,師叔卻仍能氣定閒地指導新球員,活力可見一斑。

採訪當日,雖然每當講到球隊的「威水史」,師父依然能夠倒背如流,但明顯失去了往日的活力,不禁想到母校的命運。有人形容金文泰中學是一艘正在下沉的鐵達尼號,師叔也同意這個說法。「搞掂餐飯先!」當然是重要,但如何搞呢?「樓下吉野家的牛肉飯只是二十元,很好吃,又夠飽,學校可不可以找人送上來呢?」正當我們在找尋問題出處的時候,師叔連解決方法都想到了,可行性不知道,但總好過有些人只會提出問題卻從不嘗試去解決問題吧。

IMG_4683

延伸閱讀:
五十九年義教傳奇:金文泰中學師叔專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