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民陣的謊言與行動力的退化(二)

廣告
民陣的謊言與行動力的退化(二)

廣告

十年前的七一大遊行也算是筆者的一個啟蒙。當年為回應廿三條立法,推倒董建華,很自然就會上街。喊口號、捐款、舉橫額,廿三條果然暫時撤回,老董下台。十年間爭取普選,政府大話蓋大話,還有無數議題必須回應,上街次數也越發頻密,也留意更多不同國家的運動細節。十年大關,總會有所期待。遊行結束,看見梁振英的發言,更發覺社會運動必須要進步,因為建制已超前得太多了。

自己常思考的問題一大堆,包括我們對代議政制為何這麼迷戀?街頭運動受著怎樣的掣肘?萬人上街還可以衍生出怎樣的行動?個人認為許多香港人的優越感其實是建基於一份潔癖,也有可能是殖民地遺留的文化階級分層意識:我們比大陸人守秩序,所以我們更有文化;我們比大陸人和平理性,所以香港人更優秀。意識者部份近年轉化為種族仇恨,但更多的,實際上左右我們的行動選擇,因此遊行已是極限,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情陷夜中環則反應異常熱烈。而近年來社運「主辦單位」,有鞏固這份潔癖的跡象。

說回東角道,讀到《蘋果日報》報導「民陣有紀錄為證 踢爆謊言 警違反承諾 崇光阻插隊」我就覺得不用再多解釋了:

『副召集人陳倩瑩清楚記得上月14日的會議上,「港島總區高級警司鄭耀武親口喺會上,當住監警會成員在場承諾,如果今年出現人多或混亂情況,好似舊年7.1 遊行,警方係會做封路措施,安排遊行市民使用另外三條東行線」。除民陣有筆錄在案,「監警會都有職員做會議紀錄,冇得抵賴」。當冒雨上街的人潮逼爆銅鑼灣崇光百貨和東角道,民陣要求警方開放東行三線,警方卻反口以遊行人數不多為由拒絕。』

東角道不只筆者一人,筆者也不是統率東角道示威者的頭目,然而民陣代表走過來對筆者草草說了幾句就離去,大部份人也對「新安排」懵然不知,擾攘多時,才爆發衝突。重要的是,街道是甚麼?民陣又是甚麼?所謂主辦的作用不是協調協助群眾嗎?只是單單說句「大會不開放」就處理完畢?

遊行十年,筆者只有一年從維園出發,每年都是在中途加入,而現在竟然出現「大家不能插隊、打尖」的說法,嚇到標尿。遊行竟然會被罵打尖,下年會否出現要拎籌才能參加遊行?有心人提早三天去霸頭位「民主先行先得」?會不會有最高步速限制?在灣仔加入會否被大會罰你原地行一小時才能開始?這個警方用來拘捕遊行人士的荒謬借口,竟然有人相信了,還互相指責,這不是社運行動力與想像力的退化還是甚麼?

每年都有朋友用身體對抗,爭取開放所有行車線,目的就是希望維園羣眾不用在烈日下熬太久。如果所謂的大會爭取不到,也請不要說成理所當然,好應該檢討一下。但筆者重申,問題並不是民陣安排得不妥當,而是依賴民陣安排本身就已不妥當。很簡單:路是屬於羣眾的,上街示威是人權,而在享受大會代勞的時候,我們可以行的路少了,我們的行動單調了,我們的影響力也減弱了。

最後很想重申,寫文主要目的並不是要指責單一人士,而是要強調我們在習以為常的遊行中開始失去公民意識。還有一點,沈偉男應該聽不到我說「大會?大你老母」,因為沈說完「大會唔會開路比你」時已經走開。

民陣有紀錄為證 踢爆謊言 警違反承諾 崇光阻插隊
警察為甚麼抬走我?(電台烽煙節目主持人李慧玲)
我們從東角道出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