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七一特刊】放遠一點看香港﹣﹣中台澳與駐港老外如何看港式反共與本土

廣告

廣告

DSC03934

盤點過「十面埋伏」嘅老港反共義士,究竟其他華人地區的進步力量,又或者生活在香港嘅老外、新來港嘅政治漂泊者又點睇近年香港嘅社會政治運動?以及香港同中國嘅關係呢?

1.《陽光時務》前總編,現居德國,長平
未來並不是某種勢力單方面可以决定的,而是取决於各種力量抗衡的結果。有侵蝕和壓制並不可怕,關鍵是大多數人們是否已經習慣於它們,是否已經將恐懼内化,甚至开始為它們進行辨護。憤怒在增加,抗議在擴大,這就是香港的希望。香港不是内地民主的救星,但是它將一如既往地,是一个重要的活動平台。這是香港本土力量無法拒絕,也不應該拒絕的歷史因緣。近年來内地各種社會力量暗潮湧動,群體事件不斷爆發,網絡監控日益艱難。内地權利意識的覺醒,將與香港的民主運動相得益彰。

2.台灣媒體研究學者與行動者,管中祥
台灣曾經是重要的反共堡壘,這形成了台灣的本土意識、自我認同與獨立自主,也造成了台灣與中國的誤知與對立。中港關係不論未來如何,人民之間互為主體、看見彼此、相互傾聽是第一步,如此,才能避免成為被雙方統治集團操弄的無辜棋子。

3.在香港生活近七年、於零五年參與反世貿示威的老外 blogger, Tom
其實香港和中國政府可能喜見「蝗蟲論」以轉移矛盾視線,並慢慢解瓦香港的人權自由的堅持。作為外人,好像看到香港自己人歧視自己人。雖然國內的遊客可能人數多並且舉止粗魯,但對他們的指責似乎放大得不成比例。中港在政治上應該有區隔,但把某些中國人變成異形是很奇怪的。

4.大馬人民行動黨檳城州議員,李凱倫
香港人的反共意識和抗爭,反映出過去港人身份認同的分裂。在追求自由民主、基層拼民生的當兒,所有的受壓迫者有必要團結互助,落實由下而上的草根民主参與,發揮普世價值的基本人權和尊重,不要跌入敵人分而治之的圈套。「港人治港」只是统治階級的緩兵之計,港人需要的是以民為本的制度改革。

5.內地媒體人、網民,現居廣州,阿登
前拒中共「共產黨」恫嚇,後抗本土「地產黨」壓迫,香港人應該認真思考在這種權力結構下的社會抗爭。當本土「地產黨」與「共產黨」沆瀣一氣,甚至熱衷權力暗箱操作與爭寵游戲時,香港公民的街頭抗爭能不能更有創造性,同時也給內地民眾啟迪和鼓舞?

6.於87﹣97年間,在中國外交部及香港中資公司工作,已移民澳洲但經常在港,於網上寫時評及小說,楊恒鈞
讓香港承擔起啟蒙大陸民眾,甚至點燃和傳播大陸民主火種的任務確實太沉重,而且這些年我看到,原本放開自由行,我是希望大陸民眾來多了,受到香港人的有秩序、懂禮貌與温文爾雅的感染,可事與願違,這些年,香港服務業從業員越來越像大陸人。我想,不能奢望香港人為大陸人做甚麼了,但你們自己要爭取自己的權利,不能退縮。祝福香港。

7.著名國內的行動者,現在香港讀書,曾金燕
中國政治審查所造成的傷害,在於將恐懼深深植入普通人的生活,將自我審查內化到業通人日常生活中。即使身處香港,行動者和决策者面臨是否決絕地反對不公時,不知不覺地深受這種恐懼的影響,許多人因此走向自我審查的道路。

8.湖南網絡日誌作者、曾到香港採訪七一遊行,佐拉
我反對共產黨是因為共產黨反對別人發出聲音,我反對共產黨是因為共產黨違反中國憲法,剝奪了憲法賦予公民的「集會、結社、出版的自由」,共產主義是開放社會的敵人。永遠懷念64年來為逃離共產黨的統治和迫害而被射殺在深圳灣未能正式成為香港居民的人們。

9.著名的技術 blogger,中文網誌年會創辦人,毛向輝
極權制度如同腫瘤,雖然必定走向不歸路,却時時會抓狂侵略。用猛藥亂治,只會玉石俱焚,斷送生機。確保公民參與, 清晰表達反抗態度,建立可持續的政治規則,標本共治,才能分解浪费民生的權力病患,又可樹立健康的新基因,避免類似的歷史政治悲劇重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