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七一特刊】反共抗河蟹﹣﹣獨媒民間事件簿

廣告
【七一特刊】反共抗河蟹﹣﹣獨媒民間事件簿

廣告

獨媒作為民間媒體,也記錄了不少保衞本土空間、道德、價值、信念、精神的「反共」社會議題與行動,借七一十年之際,回顧一下近年的發展。

對抗被規劃的空間
過去幾年,有關香港空間的爭議越演越烈。捍衞本土空間的揭幕戰,可說是2006年底開幔的保衞天星和皇后碼頭運動,它標示了香港由英國的殖民,走向令一種從屬關係,而在過程中,「皇后碼頭」被「解放軍碼頭」取代了。朱凱迪早於2007年,披露解放軍碼頭的設計圖,並指出:

「如果政府真的按設計圖來興建碼頭,那麼我們將來的新海演將不會是一個自由和開放的空間,而是一個高度設防、高度監視的軍事地帶。」﹣﹣(詳見:朱凱迪:皇后戰訊五月十七日:「還港於民」定係「還港於軍」?你不知道的解放軍軍艦碼頭 2007年5月17日)

本來,民間一直以為所謂的解放軍碼頭與皇后碼頭相似,只具有象徵意義,但今年初發展局要求城規會把新海濱中央若32,000多平方尺地,由「休憩用地」改劃為「軍事用地」(詳見:朱凱迪:駐港解放軍人均用地三萬尺!仲要霸埋中環海濱? 2013年4月15日),足見該碼頭是有軍事配套軍用設施,而且在還沒有通過公眾諮詢前,就已動工(詳見:黃俊邦,解放軍碼頭 未諮詢已興建 2013年4月15日)。特區政府多番強調興建解放軍碼頭,是香港的義務,然而根據《中英軍事用地協議》,特區政府的責任只在於「預留」中環新海岸綫,並沒有要求興建碼頭,而且主權移交後的防務和軍費,按中英協議,應由北京負責,義務之說不攻自破(詳見:朱凱迪:追究解放軍碼頭系列二:特區政府不應建碼頭 2013年4月20日)。

六月中,城規會收到近二萬份就中環海旁設軍事用地及解放軍碼頭的意見書,當中大部份為反對意見,而發展局局長則拒絕回應事件(詳見:黃俊邦:軍事碼頭近2萬反對 陳茂 blog 續龜縮缺席民間論壇 2013年6月14日)。

2009年,獨媒因深入報導石崗菜園村因興建高鐵而被拆遷的事件(詳見:朱凱迪:視而不見的逼遷 2009年2月8日),間接引發「反高鐵 停撥款」的運動。高鐵699億的撥款,最終因為功能組別的議員護航而通過,但市民對所謂的「中港融合」越發懷疑。

獨媒站內的作者 bay area,在過去兩年,不斷跟進一些以「中港融合」之名的發展大計,揭發香港如何「被規劃」(詳見:bay area:「被規劃」灣區事件﹣﹣後諮詢階段的新一波爭議 2011年2月25日)。面對著翻天覆地的變化,新界東北的居民、關注生態農業的團體及主張香港自治的港人,紛紛走出來捍衞家園(詳見 Grace:政府亂搞新界東北 佛都有火 2012年9月26日)。

「港人治港」缺席下的排外
空間規劃是由政府主導的發展,但自2004中港簽訂更緊密經濟關係後,因為大陸的資金、旅客擁入,令到樓價熾熱、本土經濟受挫、奢侈消費物價格高昂等情況。然而民怨沒有指向政策,而演變為針對內地人的「反蝗」動員。

譬如說,2011年財爺曾俊華拍板要每人派糖六千後,就有民間以「本土居民愛香港」之名,發起「反對派$6000給非香港永久居民大遊行」(詳見 Galileo:反新移民遊行:民怨重重 2011年4月11日)。藉自由行的一簽多行的政策,香港成為了走水貨奶粉之都,上水被塞得水洩不通,本土小店全都變成了賣水貨奶粉和藥物的藥房,最後特區政府要以「限奶令」來化解網民自發的「光復上水」系列行動:

「2003年,因着CEPA我城多了一個term叫「自由行」,這道「為香港好的有益經濟政策」,9年間,香港由少數內地人遊覽變成很多很多人在遊覽,大包小包,大喼小喼,帶動經濟之餘也惹起了香港人的仇恨情緒 […] 大家對自由行三字已經吃不消,尖沙咀、銅鑼灣、旺角迫爆,上水也受重災,近十年她就如男星女星強被變臉,逐少逐少變得陌生涼薄,上水老街坊如我,差點認不出故人來。」﹣﹣詳見:陳珍:太多自由行,上水好難行 2012年9月11日

這些自發的反彈式行動,是由於政治上,「港人治港」名存實亡,而經濟上,財團與資本壟斷扼殺了小市民的生活空間,激化資源爭逐(詳見:一蚊健:六千元引發的許諾、失落與捍衞 2011年4月23日)。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危機部份來自香港醫療產業化(詳見:阿藹:雙非問題:直視香港的醫療產業化的危機 2012年2月4日)。不過,排他的情緒背後的組織力量,與中聯辦背後支持的「愛港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詳見:葉蔭聰:誰在「愛護香港力量」背後?2011年10月10日)。

對抗統戰,踢走西環
特首梁振英在中聯辦的支持下爆冷跑出,使民間的排外情緒更政治化,為此,獨媒於去年六月,做了系列的專題,拆解中共一直以來在香港的統戰工作。謝曉陽找到香港老左派周奕談工聯會組織,了解地下黨的「潛規則」:

「除了黨員身份必須隱秘之外,左派團體內部有一個潛規則,就是大家開會甚至是私下見面時,都不可以討論誰可能是黨員,也不能表明自己想入黨。我們只有縱向直線的連繫,不能有橫向的連繫。」﹣﹣詳見:2012六四特刊:黨員地面化「弊大於利」?﹣﹣訪問香港老左派周奕 2012年6月5日

葉蔭聰則訪問了教協,了解那麼多年來,他們如何反滲透。(詳見:2012六四特刊:怕/不怕滲透?教協在民主運動中的定位 2012年6月5日)

我們亦接觸了在香港的學生黨幹及中聯辦組織下的學生社團幹部,窺探中聯辦在香港的組織網絡,以及它如何透過這網絡去建立精英梯隊和群眾。(詳見:2012六四特刊:訪問:一位普通黨員,一位在港內地生幹事 2012年6月5日)當然,戴過紅領巾不等於是怪物,在不公的制度中成長,對自由和公義的渴望不亞於土生香港人,排他敵對的情緒只會削弱了香港文化的誘力(詳見:張銘:「可以告訴我嗎?為什麼我是怪物?」一名在港內地生給香港同窗的信 2012年6月5日)。

對抗洗腦教育
除了空間被規劃與主權失落外,特區政府硬推國民教育,引發了「洗腦」的社會恐慌。正如通識科的教師庫斯克所說,國民教育就是意識型態教育:

「國家範疇的部份來來去去都是「中華民族血濃於水」、「中華文化的精髓」、「了解國情」、「國民應盡的責任」、「國家當代社會和經濟發展」、「改革開放的奮鬥歷程,體會當中的憂患、掙扎、進步及成就」等偉大、光明、正確的字眼,至於立國精神、憲法精神、公民政治意識形態等問題,一概沒有。」﹣﹣詳見:庫斯克:國民教育就是意識形態教育 2011年6月7日。

從2012年5月起,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不斷追擊教育局長,又擺街站發動遊行反對強制推行國民教育,後來更以絕食作抗爭,在開學前連續多天製造十萬人圍堵政總的場面,最後為化解罷課危機,才宣佈暫停強推,「讓學校自行決定」,反國教的戰場,分散到中小學裡(詳見:張大風:反國教運動新戰場:呂小校長的建制派企業家作風 2012年9月16日)。

抗河蟹:支持本土民間媒體

意識型態的另一大戰場,一直都是媒體。在去年特首選舉期間,唐英年大爆梁振英於2003年主張透過阻撓商台續牌一事,向商台施壓。有一些前商台高層指,2004年鄭經翰被封咪,與政府壓力有關(詳見:獨立媒體(香港)聲明:要求特首曾蔭權交待商台續牌事件真相)。

近年,主流媒體自我審查的事件更越來越多,舉例說《南華早報》的總編王向偉就把李旺陽「被自殺」的新聞,由整版的故事壓至200字的簡訊(詳見:阿藹:南早封殺李旺陽新聞:政協總編拒絕回應囑老外編輯自己識做 2012年6月19日);此外,又傳出中聯辦不滿由鄭經翰擔大旗的數碼電台 (DBC),直接令到股東拒絕注資(詳見:方鈺均:政府想介入DBC好難? 2012年10月21日)。

一直以來,政府透過發牌的方法,幫助免費電視和電台建立壟斷,以換取對方「聽話」,結果,我們不單面對一個被高度控制的大氣電波,壟斷者的質素亦每下愈況。根據獨媒的網上調查,九成市民對亞洲電視「極不滿意」(詳見:方鈺均:九成市民「極不滿意」亞視 99﹪支持發新電視牌 2013年4月2日),但特區政府就發新免費電視牌照一事卻一拖再拖(詳見:新電視牌論壇 余若薇直斥政府「不公義」),剝奪消費者的選擇權。

要與來自北京的「京共」,以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港共」不斷進迫的空間、統戰、治港方略與意識型態操控周旋(詳見:朱凱迪:六四反京共 七一反港共 2013年6月4日),公民社會更要團結壯大,希望大家能出錢出力,建立本土的「反共基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