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演藝畢業禮示威 「最初只係唔想梁振英黎」——搞手學生吳家進專訪

廣告

廣告

ng3

(獨媒特約報導)七一前,梁振英以校監身份出席演藝學院第二十七屆畢業禮,遇上了一眾學生以下跪、交叉手勢、高呼689下台等不同方式「倒梁」,引起社會資泛討論。這班學生是響應一個Facebook群組──「演藝畢業生好好招呼689」的號召自發參與。在典禮上,同學做出了多種動作,在梁振英面前表達訴求,包括倒豎拇指、下跪,亦有同學「直行直過」。獨媒訪問了群組的負責人之一,應屆舞台及制作藝術學系畢業生吳家進談談是次行動的始末。吳家進曾在事後發表一封公開信,他表示「從來沒有打算隱瞞自己的身份,我只是單純免卻維穩派捉住我面談浪費大家青春的風險。」

ng1

「只係唔想梁振英黎」
吳家進表示活動最初的目的是希望梁振英會缺席,想不到社會對此事有這麼大的關注。「我哋搞呢個活動嘅時候冇諗過有咁多傳媒去報導,因為最開頭嘅目的都係唔想佢嚟。相比起話多唔多人報導呢件事,我哋更想係佢唔好出現。其實個活動唔係我一個人搞嘅,而我唔打算隱瞞身份。我哋知道梁振英會因為佢校監身份而嚟為我哋扑頭,我哋都唔想佢嚟。有啲同學一早已經決定咗佢就算嚟到都選擇唔去躹躬或者會做其他行為,咁所以我哋就覺得可以一早話俾梁振英知,希望睇吓佢會唔會知道自己有機會冇面、會知難而退。」

「演藝畢業生好好招呼689」這活動的進行,全賴一班同學的自發行動。「個群組係一至兩個人管理,但入面嘅同學係『各自修行』,大家都已經有想做嘅嘢。所以都唔可以話我係策劃人,我只係開一個Facbook page去召集一班人。同學之間除咗個page之外就最主要靠口講。一路以嚟大家都好自發,有打算咁做嘅同學自然會咁做。我哋咁多人表態會做嘅時候,大家一齊去做嘅信心就會大咗。最後我諗都有一百同學參加,最主要來自電影電視同舞台及制作藝術學系,戲劇嗰邊都有同學表達唔同訴求,例如對於文化界嘅尊重等等。」

各自修行,自創動作
在典禮上,同學做出了多種動作去表達訴求,包括倒豎拇指、下跪,亦有同學「直行直過」,原來同學們事前是沒有「夾定」,大家只是抱著希望表達自己的心去做。「我哋冇夾定㗎,甚至乎邊個會做啲咩我哋都唔知。電影電視嗰邊好清晰,佢哋要求落實雙普選;有啲同學交叉手勢反國教。而我自己就對住梁振英三躹躬,就好似一個諷刺……對於香港一個已死嘅政權,做一個哀悼嘅儀式。因為梁振英係香港特首,佢叫做代表緊香港,最受得起呢三躹躬。每一個同學都有自己嘅議題,佢哋想講咩、用咩方法去講我哋都好尊重。但我哋一直都有提醒各位同學,唔好講粗口同做啲暴力衝擊行為,你可以表達意見,但我哋都覺得始終係一個莊嚴嘅地方,要知體面。」

ng2

這次活動中,吳家進覺得演藝學院的行動十分合理。「一開始開呢個page嘅原因係想學校都睇到…但畢業禮前太多嘢做,我都驚學校係咁走嚟接觸我,所以開咗個新Facebook去開個page。演藝學院一路都好好,佢只係出一啲指引,例如台上面嗰時點樣停低、要六秒行完之類,冇話有咩罰則。因為要阻止學生好簡單,好似學生做佢哋認為唔恰當行為就冇得畢業,呢啲好容易但演藝學院一樣都冇做過。」

身為畢業禮其中一個主角的他,有沒有聽到其他「主角」的怨言呢?「我冇聽過任何出席者投訴,罵我哋嘅都係冇出席嘅人。或者唔係每個同學喺呢個活動都有立場或者會對梁振英做動作,但我哋一樣好尊重、一樣會鼓掌同恭喜佢哋畢業。而且在座嘅同學都好明白我哋只係用我哋自己台上面嗰六秒,我哋冇干擾到其他人嘅時間同畢業禮進行。」

多謝網民廣傳
在畢業禮後,網民「瘋傳」畢業同學對梁振英做動作的相片,吳家進很感激這班網民的傳閱。「我好多謝佢哋,一班高登巴打將一啲正確嘅資訊擺上網,同時有啲將一張同學倒豎拇指嘅圖改咗做舉中指,都係高登巴打去同我哋澄清。佢哋比我哋更快、更關注呢件事。呢件事亦都鼓勵大家站出嚟、亦多啲人去睇普選係咩一回事。而張改圖…我唔知改圖者係純粹搞笑定有政治目的,改圖喺網上面有好多,只要大家心水清都會幫我哋辯解…冇㗎我都係網民,都好了解網上面嘅規則,清者自清啦!」

ng5

同時,各界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出現,有的讚參與活動的同學「夠勇,敢出聲!」,有的罵他們「沒家教」,對此吳家進指他學會了接受和尊重。「我自己希望大家睇完件事唔係讚我哋,我哋唔係想做咩英雄,我哋都係普通嘅學生,我哋做到嘅大家都會做到,我希望大家因為呢件事會走出嚟。可能呢一剎那多咗好多媒體接觸我,多咗好多機會,我唔會去抽呢啲水,就算有媒體接觸我都只係解釋返件事。至於反對嘅聲音,有啲人話我哋冇家教、甚至用粗口鬧,我只可以講我喺台上面、事後到面對回應我哋冇講過粗口、冇激動嘅回應。我都係嗰句:『對得住自己就可以。』我知有好多人都好怕個社會動盪,有啲又未必真係『五毛』…好多時上一輩因為經歷過動盪,好怕會再有,會想我哋後生安份守己啲。但依家世代唔同咗,社會要面對嘅議題多咗,我哋只係想喺適當嘅時候發聲。要鬧嘅真係由得佢,我哋理唔到。我只係講我認為啱嘅嘢,所以我先會歡迎大家批評我、話我知我錯,因為我有時都會諗得唔夠周全。我唔怕俾人鬧而因為咁唔再講任何嘢。」

「呢件事啟發我自己要適當時候、場合講適當嘅說話冇人會怪你。有啲會支持用激進手法去抗爭,但所有嘢都要睇時間場合。而面對指責批評,只要合理都應該要尊重,咁先至係民主。民主唔係一班人走哂同一個方向,好似《天與地》話齋有唔同聲音但都互相尊重,即係和而不同。」

當記者問吳家進怕不怕被秋後算帳時,他說他相信香港還有公義。「我相信社會都仲係好公義,不論好多舞台藝術工作者、香港人都係好正義。所謂秋後算帳或者會對於我喺政府工作上會有人因為呢件事記得我…我唔知將來會唔會真係有一日香港真係變得好民主,或者掌權嘅人會唔會記得我,只係呢一刻我對得住自己!」

唔認為搞社運,「所有行業與政治都密不可分!」

有很多同學都向梁振英要求普選,吳家進亦希望香港可以盡快有普選。「我覺得特首邊個做唔緊要,重點係佢點樣選出嚟。如果係七百萬人一齊選咗一個唔恰當嘅人,呢個責任要香港人要一齊承擔,但如果由一小撮既得利益者去選一個要令全香港陪佢哋承擔嘅人,我接受唔到!我唔係話要做社運,作為香港一份子,所有行業同政治都密不可分,特別係文化界。」

吳家進指活動帶出來的訊息十分正面。「大部份香港人都好開放、支持學生去表達意見,我覺得大家反對唔係反對發出聲音,係反對同怕我哋會用一啲唔禮貌同暴力嘅行為去發出聲音。」而他認為這次活動有另一種更深層的意義。「我覺得今次係一個播種。我諗香港嘅將來需要大家企出講多啲唔同角度、正確嘅說話,唔係企埋一邊安於接受一個唔公義嘅社會。而且我覺得香港已經步入可以普選嘅成熟階段,2017唔做而去到2022先做已經太遲啦。五十年不變…2022都去咗一半,自由可能已經收窄都冇得挽回嘅地步。所以好贊成大家會去發表意見,社會咁先叫發展緊。我好開心係見到一啲舊政黨…唔係因為呢件事,好似傳統泛民黨派又有返活力咁去做,係一個好好嘅開始。」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