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迷離夜》閱後感:香港還容得下甚麼?

Feb2813_443_1371112931

特首梁振英在星期四(7月11日)出席了立法會答問大會,為施政措施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等解話。適逢同日也是改編自作家李碧華《鬼魅》系列原著小說,港產鬼片《迷離夜》上畫之日。當中由任達華首執導筒的獨立單元故事《贓物》,港人應該不難有共鳴。因為說的正是最貼身的住屋問題。故事帶出不論人和鬼都旨在找到歸宿,然而,特區政府一邊在宣揚「家是香港」的時候,卻一邊在摧毀和粉碎港人的家,此戲實在更值得港人深思。

任達華在故事中飾演一名居於劏房的地盤工人,因一次遲到而遭即時解僱,及後轉到燒臘舖斬叉燒,卻又遭老闆娘元秋所辭退。最後更落草為寇。賊是賊,卻成了盜墓賊,盜取「有錢人」骨灰要脅其家屬。他在戲中多次強調「我窮但不會攞綜援」。此舉不多不少反映了部份港人面對逆境仍咬緊牙關去自力更生,不求政府的協助。故事看似無稽之談,但現在的香港正是同樣的光怪陸離。

任達華在兩次被炒魷後均高叫:「呢個世界唔公平!」沒錯,香港的確非常不公平。最簡單的例子莫過於現時特區政府的政策傾斜向地產商,從而一次又一次製造不公義的事情。梁振英及其管治班子多次表明新界東北計劃是長遠規劃,一方面對舊村及居民進行拆遷,另一方面又強調會在原址進行建設新市鎮,為下一代未雨稠繆。而當局之所以「夠膽」如此搶地,正正是利用港人對房屋有需求的心態。不過即使收回村民家園,當局亦選擇用公私營合作模式,以農地換屋的形式進行;當中亦只有四成為公共屋邨單位,難怪多名學者亦指政府是再次為地產商提供服務。

Mar0213_039_1371112962

片中亦不乏諷刺時弊的金句,任接連失業,不禁大嘆:「起樓無樓住,斬叉燒無叉燒食!」筆者亦不禁想起早前的碼頭工人罷工,工人多年來辛勤工作,為香港、和黃集團及其股東賺盡所有榮譽及無數金錢。換來的是瞓街抗爭四十日才能換來加薪,而且加薪幅度的要求亦只是希望能追回其他工種的同期水平而已。此外,林雪在片中飾演地主飽鬼,生前及死後都一毛不拔,愛財如命。當小女鬼登門乞求援手,卻遭林無情打發。難怪李碧華在最後亦不禁用上對白暗諷:「李老闆賺到盡,食到飽!」

此外,片中的多名鬼魂亦無處容身,向屈在棺材房的任索命時更明言自己「鬼都要在格仔鋪寄居」,等待上樓的一天。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早前便公布,估算全港目前有有6萬6,900間劏房,約住有17萬1,300人,當中超過3萬間劏房更欠缺廚房、獨立廁所及食水等設施。其實,香港早已不止陷入貧富不均,而是水深火熱的地步了。難怪任亦怒吼:「窮仲淒涼過做鬼!」早有網民亦笑言,在香港做人做鬼都要有錢才有寄身之所,因為不論住屋和骨灰龕位也所費不菲。

「生仔要床位、讀書要學位、做人要上位、死左要靈位。」在香港做人也,做鬼也好,好少個錢都不能過活。不過筆者要在此補充,香港不止人和鬼皆奢以求存;事實是動物也沒處容身。龍尾被當局強行改建成人工泳灘,趕絕海洋生物。香港到底還容得下甚麼?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