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麥馬高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生活

由反叛青年到繞舌歌手 獨立音樂人 MastaMic 專訪

廣告

廣告

1005164_10200952083897365_194729105_n

(獨媒特約報導)「梁振英你呃人你無品/你參選時講僭健你無份/最後發現六處僭建/你講到自己無責任/僭建封咗就係唔存在個答案夠創新……」由特首梁振英、普選到D&G事件和內地自由行,他每年都Rap盡社會時事,深受網民歡迎。不清楚的還會以為他是一位今年新出道的新人,實情他已為音樂打拼近八年,他的名字叫 MastaMic(馬米)。獨媒今次和這位獨立音樂人做了一個專訪,談談他的音樂理念及創作方向,訪問期間他更說道:「別再叫人做蝗蟲!」

從今年七一遊行後的遮打集會到頭條新聞選用的歌曲等,均可以見到 MastaMic 的影子。被問到是否刻意去做涉及社會題材的音樂,他表示,其實不是特別想寫政治,但政治與生活卻是息息相關。「一打開 Facebook,全都是和政治有關的熱話時,自然會去睇!」他表示,大概因為這樣從而有感而發,不其然地關心了社會。而馬米小時候住劏房長大,所以他又自言正因為切膚的感受,所以寫歌時也鬧得更為到肉。

Screen Shot 2013-07-14 at 10.51.49 PM

從武漢到香港 收心養性做音樂
原名叫唐祟正的 MastaMic 讀張祝珊英文中學,為何會去了做 Rapper?他笑言自己是一個非常好的反面教材。因中六時被踢出校,加上性格反叛,被家人「踢了出街」,住在青年中心。這時候他的阿姨告訴他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是原地踏步,要不是就到大陸讀書。最後在咁大個仔都從未去過旅行下,拿著紅白藍袋,隻身到了北京讀大學先修課程。後來輾轉下考上了武漢的大學,修讀和音樂風馬牛不相及的法律。

不過,MastaMic 讀了三年便回流香港,開始其音樂之路。記者問到為何讀法律卻去玩音樂,「是 Hip Hop 選擇了自己,不是自己選擇了Hip Hop。」他笑言,其實早已和Hip Hop結下不解之緣。先是在中學時愛上了本地饒舌搖滾樂隊 LMF,而後來在內地唸書,因為盜版唱片流行,從而接觸到更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尤其Hip Hop,奠定了其「音樂根基」。

MastaMic-Feat.-側田-Jerald-上位-歌詞-MV-300x300

學習語文和歷史 改變文化潮流
而唐祟正之所以叫 MastaMic ,他強調因為這個是其目標:Master of ceremony或 Microphone Controller,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得到更多人認同。不過他說,出碟只是其起步,因為自己做的不止於音樂及Hip Hop;而是一個「文化發展」,為香港帶來新思想及衝擊。或者一般人會認為 MastaMic 不腳踏實地及「大想頭」,但在訪問期間,他向記者大談文化的定義、HipHop文化、美國黑人的歷史等,不難感受到他的熱誠。「Do you know what is Dead President ? 即係銀紙!」為了更徹底的了解 Hip Hop,他又積極研究不同的文化、歷史和一些英文的文法及運用等。

被問到同是做Hip Hop 的農夫及歐陽靖的珠玉在前,會否有壓力。他坦言不擔心作比較,而且他們做的是音樂,自己做的是改變整個文化。「先做好音樂,得到別人認同; 從而先有人願意聽『自己講野』。」MastaMic 唯一的遺憾是沒有一張畢業證書,對不起家人,但對於現時的事業發展還是感到滿意。

Screen Shot 2013-07-14 at 10.48.57 PM

用怨恨才同仇敵慨?
談到近年熱話身分認同及中港矛盾時,MastaMic 表示,說自己不是中國人真的很無稽。他強調國家和政黨是兩件事,「中國人」的身分是因為建基於五千年歷史及多個族群,而不因為區區一個共產黨。「全世界任何人都覺得做殖民地是可恥,雖然自己不覺得是羞恥,但至少一定不是榮耀。」他表示,自己既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在鬧共產黨及內地人的時候,問問自己又做了些甚麼去推動或改變社會。如果鬧就可以解問題,不如組隊去北京天安門遊行鬧共產黨吧。」

此外,在 MastaMic 上載的一條影片中因被網民指責他包容內地人,他有這樣的回應:「他們行為或許反感,但既然認為自己那樣與眾不同,那便去對他們伸出援手。」MastaMic 續道:「但原來自己的高人一等是建基於仇恨和攻擊別人,這便相當幼稚。人地當街痾屎,你應該帶佢去廁所,而不是拿相機拍下來去抽水。」他強調,如果自己寫歌唱蝗,一定會紅和備受廣傳。「不過,我一定不會這樣做,這樣解決不了問題。他們(內地人)的邏輯思維不是他們所選擇,而是整個社會風氣所致;教育才更重要。」

Screen Shot 2013-07-14 at 10.54.08 PM

圖: MastaMic 港鐵的廣告

唱自己的歌 做自己的唱片公司
MastaMic 年前成立了一間唱片公司,由自己當老闆,身兼創作及發行等行政工作。他選擇做一個獨立音樂人。然而,在電台流行榜、廣告和電視均可找到他的足跡;看來獨立音樂人的他沒有太大的影響。「想不到原因要簽唱片公司,很多工作由自己做也可以,有些唱片公司甚至根本不尊重音樂。」他認為獨立的身分自由得多,至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受任何限制。最後,他又透露短期目標是明年再出兩張唱片;及後能到外地如美國等去取經,學習及研究更多不同的文化及製作音樂的技巧。

記者:麥馬高、吳卓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