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和昌大押得返個殼 公共空間愈做愈縮

廣告

廣告

01

(獨媒特約報導)灣仔和昌大押的公共空間愈來愈縮!原本能夠通往和昌大押展覽室的地舖餐廳「祗月」於年初結業後,市民再不能夠通過餐廳再前往和昌大押的文物展覽室。和昌大押的「保育」一直被指為是「假保育」,這處是市建局莊士敦道H16項目,當年曾計劃拆卸和昌大押,不過因利東街及天星及皇后的保留運動,社會形勢轉變而予以保留。項目亦非純粹保育,和昌大押現址的可發展地積比已轉移至同項目的地盤,如今已建成「嘉薈軒」。剩下的和昌大押變成高級餐飲設施,天台亦是「假開放」,和昌大押可說是「得返個殼」。

和昌大押原址在市建局的「保育」計劃下,進行翻新作高級食肆,其中一至三樓及天台租予the Pawn、地舖則租予祇月OVOlogue。the Pawn每天有限度將天台開放12小時予公眾參觀,祇月內則建有一間玻璃房,保留了和昌大押的舊夾萬、半塊牌匾和花磚,並有視頻播放,由市建局管理。以往市民可以在用餐時看到文物,團體亦可以帶導賞團入內參觀。

03

2009年《蘋果日報》報導和昌大押天台屬「Private Open Space」(私人公共空間)而非「Public Open Space」(公共空間),市建局只是口頭上要求the Pawn有限度將天台開放,市民只能在the Pawn生意淡靜時無須消費進入天台。2012年前,有市民在和昌大押天台進食,被管理公司仲量聯行保安員召喚警察衝鋒隊阻止。突顯的是有「消費」便可進食,無「消費」則報警處理的雙重標準。

地舖方面,據了解,以往祇月第一任經理容許導賞團參觀展覽室,就算是有食客在場都可以進入,可是第二任經理就不准導賞團進入。「現在,每個人都不准進入了......這樣當然是合法啦,他們(市建局)不會做不合法的事情。但合法又代表這是公義嗎?」經常帶團參觀灣仔區內不同公共空間和建築物的香港生活館導賞員黃秀萍(秀萍姐)對此十分不滿:「當年政府以象徵式地價批地給市建局,市建局卻將整棟和昌大押用作商業用途,明明是我們的公共空間,為甚麼市民沒有權利隨意參觀?」

IMG_8064

市建局在翻新和昌舊址時,將面向大王東街的側門封上。秀萍姐指,團體曾經要求當局重新打通側門,並將展覽室搬到側門處對公眾開放,不過當局以餐廳間隔難以改動為由拒絕。今年初祇月結業,保留和昌文物的玻璃室不見天日。「這是一個良機!」 秀萍姐指,市建局本可把握這個機會改變地舖間隔:「其實側門本身就存在,市建局封上側門反而才是改變了原貌,我們只是要求回復原來的樣子,並開放給市民參觀。」 可惜的是市建局告訴秀萍姐,當局在項目進行五年後就會離場(餐廳在2008年開業,今年剛好是第五年),拒絕了這項建議。

由祇月結業直至今天,公眾仍然無法進入參觀和昌大押的文物。記者曾經向當值職員查詢,但他們對他展覽室似乎一無所知,只著記者前往地下乘電梯往天台參觀。記者於平日下午以遊客身份進入天台,除了記者本人外,天台就只有一位保安員與一位the Pawn職員在場清潔,與樓下車水馬龍的街道成強烈對比。今天的和昌大押舊址只剩下殘留的軀殼,市建局這樣的「保育」工作,似乎又只是一個掩飾賺錢真相的語言偽術。

02

(1715更新)編按:市建局回應指,「灣仔莊士敦道60-66號和昌大押包括天台部分,屬於巿建局及項目發展商共同持有的合法私人物業。整幢物業沒有設有『和昌大押展覽室』。巿建局在多年前發展有關項目時,希望給予巿民觀賞和昌大押的建築特色,因此與租戶安排在特定時間內可以開放有關私人天台物業讓市民進內參觀。現時天台的地方由樓下的餐廳負責管理,在一般日間及晚上(11:00-23:00)開放該處予公眾參觀,公眾人士現可乘坐電梯由地下到天台。惟當餐廳需要使用天台作為私人宴會場地時、或天氣情況不許、又或需要進行維修工程等情況下,該處會暫停開放予公眾人士參觀。」惟和昌大押雖無官方的展覽室名稱,惟公眾本可以進入餐廳參觀和昌大押的舊址及物品,如今餐廳結業,公眾連帶惟一可以進入大押舊址的機會也無了。市建局就天台空間的回應,更像是一個「施捨」,意思是「我們擁有合法業權,開放俾公眾是人情。」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