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宋治德借希臘經驗 連結左翼思想和本土工運

廣告
 宋治德借希臘經驗 連結左翼思想和本土工運

廣告

左為主持林致良,右為講者宋治德

(獨媒特約報導)左翼21及實現會社主辦的馬克思節,日前(7月27日)在實現會社會址舉行講座,題為《沸騰的民眾結界——歐洲以至國際在過去十年的趨勢》,約30人出席。會上,前職工盟組織幹事,現於法國留學的宋治德暢談近年旅歐所見左翼運動的發展,並特別以受緊縮政策重創的希臘為例,指「工人決定生產方式」的情況正在ERT電視台發生。他又建議將左翼思想帶進本地工運之中,而非停留在爭取法律權益的層面。

歐洲左右格局
宋治德先解構歐洲近年的左、右翼格局。他指出,近年歐洲各國的社會民主黨已走在「第三條路」(the third way),將新自由主義思想(neo-liberalism)加入政綱中,包括降低社會福利、去管制化(de-regulation)等,漸漸失去社會民主主義的色彩。不少工會對此不滿,並另起爐灶,建立更符合社會民主主義的政黨。例如在德國,2007年成立的左派黨(The Left / Die Linke),便由脫離社民黨的成員建立,目前是聯邦議會的第四大黨。

右翼的格局則較穩定,他以法國為例,極右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票源穩定,去屆總統大選中,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得票17%;不過,以往在老勒龐領導時打正旗號排外的國民陣線,近年也將右翼思想包裝成「保護法國價值」,稱穆斯林和新移民「入侵」法國,所以他們才要反對。來自人民運動聯盟(UMP)的前總統薩爾科齊也是右翼代表人物,他任內曾訂立禁穿罩袍的法令,以及驅逐吉卜賽人回國。

希臘飽受緊縮政策所害

宋治德指出,歐洲各國飽受緊縮政策所害,當中以希臘最甚。希臘自2008年受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世界銀行等援助,並推行緊縮政策,削減社會福利。但連IMF也承認,緊縮政策失誤。自2010年以來,希臘已發生了29次大罷工。宋治德指出,希臘已陷入「社會解體」的困局,失業率、自殺率高企,毒品問題嚴重,福利削減,「以前每個兒童都可以打免費疫苗,現在每支疫苗收費5歐羅」。如果有部分兒童因而沒打疫苗,疫苗的效用便大減了。

緊縮政策的桎梏下,希臘人民尋找出路。但在去年6月大選,偏右的新民主黨(ND)與偏左的泛希社運(PASOK)及民主左派黨(DIMAR)組成弱勢聯合政府,他們繼續緊縮政策,更打壓工人運動。本年5月,有教師工會組織罷工,但政府以緊急法令制止。

6月11日,政府突然關閉國營電視台(ERT),以應對緊縮開支,「對上一次希臘關閉電視台,發生在納粹時代」。宋治德指出,事發至今,工會仍繼續佔據電視台大樓,即使政府一度威脅清場,員工仍繼續播放網絡節目,市民紛紛捐錢及聲援。講者曾在6月尾親臨現場,感覺「像是工人接管了電視台」。類似個案並非單一事件。他舉例說,有麵包廠倒閉,工人便效法ERT方式,繼續營運,而工人串連亦已開始了。這件事件顯示,「工人決定生產方式」是可能的。

左翼之間的矛盾與合作

不過,並非所有掛著左翼旗幟的政黨也真心支持工人運動。去年大選排第二的左翼聯盟(SYRIZA)既無動員支持ERT員工,又排斥聯盟中的左翼分子;反資左翼聯盟(Anticapitalist Left Cooperation for the Overthrow,ANTARSYA)是近年新興的左翼勢力,聯盟結合了不同的左翼勢力,包括綠黨、毛派、托派等。去年大選它僅得兩萬票,但在街頭運動處處可見其蹤影,亦協助組織罷工運動。一貫的反緊縮、退出歐元區立場亦吸納了更多支持者。

那麼兩黨之間是否沒有合作空間?宋治德認為不然,他認為,兩黨可以合作對抗法西斯主義色彩濃厚的金色黎明黨(Golden Dawn, XA)。而兩黨亦加強了新移民及少數族裔的工作,協助他們對抗金色黎明黨。

將左翼思想帶進香港
至於如何將外國左翼運動的經驗套用在香港呢?宋治德認為,必須將社會主義的想法帶進工人。他以碼頭工潮為例,工會和工人可以嘗試提出與資本主義切割的過渡性綱領,並將這套綱領帶進工運中,「而非將工運停留在(爭取更多)法律保障的層次」。

有參加者認為,「資本主義危機」之說在香港很難「入腦」,因為香港八、九十年代經濟繁榮,令港人對資本主義有盲目信心,很難將社會主義思想植根本港。聽眾之一的區龍宇認為,香港及近年大陸的繁榮現象不過來自金融化,泡沫爆破的話後果堪虞,他鼓勵港人應思考如何自處。

區龍宇又指,法律框架限制了左傾政策的發展,歐洲《馬城條約》規定了締約國的財政赤字不能超過GDP的3%;《基本法》亦規定了本港「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他問,「如果有一天,港府需要增加支出造成財政赤字,但這不符合《基本法》,(赤字方案不能落實)會做成很大問題」。

宋治德又補充,港人扭曲了「福利國家」的意思,媒體對「福利社會」的報導亦有錯誤。他舉例,《明報》報導指挪威福利太好,恐怕坐食山崩,但引用資料有多處問題,如誤指就業率比希臘低,故他要寫文章澄清

有來自澳門的參加者問,港、澳近年皆出現排外情緒,例如澳門有市民反對內地生留澳工作,有沒有方法對抗這種排外情緒。區龍宇認為,只有左翼思想才可以解決問題。「即使在經濟繁榮期,資本主義也不能完全解決就業問題,唯有馬克思主義可以」。他又警告,排外的右翼勢力已在港出現,「國家資助的有愛港力(愛護香港力量);本土的有陳雲。」他認為,要與右翼勢力對抗,就必須跟他們正面對決,甚至武力自衛。但宋治德承認,對工人論述左翼的世界主義很困難,他舉例說,很多法國工人投票給極右的國民陣線,「很難跟工人說穆斯林沒有搶去他們的飯碗」。

總結時,宋及區均同意,資本主義並非抽象的理論,它正實際影響著人民生活。歐洲(尤其是歐豬五國)的緊縮政策及所衍生的問題正來自資本主義。它的影響也會在香港呈現。區鼓勵港人要「be realistic, ask for impossible」,嘗試尋找看以不可能的生活方式。

編輯:方鈺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