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埃及血腥鎮壓背後的集體歇斯底里

埃及血腥鎮壓背後的集體歇斯底里
廣告

廣告

8月14日清晨被埃及軍方焚毁的阿達維耶清真寺,圖片來自 @mosaaberizing

自8月14日埃及軍方鎮壓因政變被拉下台的埃及前總統穆爾西的支持者以來,最新的官方公布死亡數字達 638人,傷者數以千計。埃及反政變聯盟 (Egypt Anti Coup Alliance) 估計已有超過2000人在軍事鎮壓中死亡。目前埃及陷入極混亂的狀態,各地爆發反軍方示威,而極端的穆斯林派別則針對被視為西方代表的基督教會和學校,策動報復,內戰一觸即發。

這場血腥的清場自7月初開始醞釀,軍方希望盡快打擊支持穆爾西的示威者,從7月下旬開始挑釁於開羅大學附近的復興廣場 (Nahada Square)和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紮營的示威者,為清場製造藉口。在8月14日凌晨的清場中,庇護著穆爾西支持者的阿達維耶清真寺被焚毁。

第二波革命:反專制的延續

埃及在茉莉花革命推翻執政30年的穆巴拉克後,局勢一直未見穩定。在獨裁統治下,埃及缺乏強大的民間組織和反對政黨,結果,歷史悠久的宗教組織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穆爾西在2012總統大選中獲勝。但他上位後在2012年11月宣布憲法法令,令最高憲法法院不能解散國會,將檢察總長撤職,擴大總統權力,他所委任的內閣成員,均為伊斯蘭背景,政府更不斷拘捕和鎮壓反對聲音,令人擔心穆斯林兄弟會試圖將埃及改造成伊斯蘭國家,對革命抱有希望的群眾因此視穆爾西為穆巴拉克專制的延續。

2013年4月,幾名青年發動「起義」運動 (Tamarod / Rebellion),在兩個月內收集了2千2百萬的簽名,要求穆爾西下台,重新大選。6月30日,穆爾西就職一周年之際,有2千萬人走上街頭示威,其間有最少16名支持和反對穆爾西的民眾在衝突之中死亡。

為了化解一場內戰危機,另一個右翼穆斯林政黨光明黨 (Al-Nour Party),於7月2日提出三個建議,包括就是否罷免穆爾西提早大選,要求未來的埃及政府保持中立並組成一個開放的修憲委員會(亦有認為它要取代兄弟會的領導地位)。

革命還是政變?

但軍方最終於7月3日強硬介入罷黜穆爾西,並委任埃及最高憲法法院院長阿德利.曼蘇爾 (Adly Mansour)為臨時總統。穆斯林兄弟會及其他伊斯蘭派別,把這次介入視為軍事政變,但要求憲制改革者則視為另一次的成功革命,各說各話。自此全國不斷發生支持和反對穆爾西的民眾衝突。

以下是全球之聲的一些整理:7月6日的示威衝突釀成17人死,400人受傷。7月16日,數以千計穆斯林兄弟會成員包圍開羅的國家安全總部。7月20日,有最少三名支持穆爾西的女示威者在曼蘇爾大學附近被殺。

血腥鎮壓的前奏

7月27日晚可說是血腥鎮壓的前奏,兩派又在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發生衝突。據目擊者聲,黑夜之中不斷傳出槍聲,有暴徒潛入支持者的營地製造混亂,並有人持長槍從遠距離射殺示威者,造成100人死1500人受傷。因為襲擊穆爾西支持者使用了催淚彈、橡膠子彈及長槍,有猜測指7月底零散的夜襲,是埃及內政部及假扮平民的軍方策劃的挑釁,借此驅趕非核心的示威者,為鎮壓清場做好準備。

持續一個多月的暴力衝突,使埃及陷入集體歇斯底里,當中最具象徵義意的是革命藝術青年 Eissa Essam之死,他在穆斯林兄弟會的家庭中長大,卻加入了反穆爾西的示威,在7月26日,他到阿達維耶清真寺附近探望支持穆爾西的家人期間被槍殺。兩派均指責對方殺害 Eissa。

集體歇斯底里

加州大學阿拉伯和比較文學教授 Noha Radwan 指,過去數月,兩派透過媒體互相指責,穆斯林兄弟會被指為「恐怖主義者」,而反穆爾西的民眾則被指為「法西斯」。整個狀況非常混亂,反穆爾西的指責穆爾西要延續專制不願提前大選,支持者則指責對方利用軍方介入,令和平化解危機變得不可能。

一波又一波的衝突,使暴力進入循環,隨著伊斯蘭齋戒月的完結,軍方估計穆斯林兄弟會將更加活躍,希望透過8月14日凌晨清場屠殺鎮壓支持穆爾西的聲音,卻使暴力進一步升級。由於埃及軍方接受美國的軍事援助,有報導說穆斯林兄弟會已發動全國性報復,襲擊象徵西方的教會和學校,即日有超過20間教堂和3間學校受襲,內戰似乎一觸即發。

Twitter 上不斷有8月14日屠殺的照片上傳,大家可搜尋:#Rabaa #EgyptMassacre #SaveEgypt (慎入血腥),對穆爾西不滿但反對軍事介入的中間派則指責軍方反人類的暴行,指責軍方以「恐怖主義」抹黑支持穆爾西的示威者,希望兩陣營能克制,以和平方法化解危險,他們譴責兩個陣營的媒體扭曲事實(如把20所教堂遇襲報導成教堂被焚毁),激化暴力循環。

參考資料:http://globalvoicesonline.org/specialcoverage/egyptians-overthrow-morsi/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