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冰島自由行:避世的小鎮

冰島自由行:避世的小鎮
廣告

廣告

去冰島,本來只是想找個不熱,且離得香港遠遠的地方待一回。好久沒真放假,冰島再上一點就是格陵蘭了,政治離我夠遠了吧,王宛之語。

報紙畫係街
結果這是我來到一下車,在首都巴士站隨手拿起的一份報紙封面。

特別在,它其實是整張graffiti,即你見到連報頭、副題都是真正畫在街道牆上,攝記再影張相,直接作封面。

編按特別說明,他們這期想講塗鴉,度封面時想畫張真的graffiti,想過不如與牆主商量,得到許可才噴佢度牆。不過,話說回頭,「我們今期想講的大部份塗鴉,都不是好聲好氣得到業主同意才做的」,把心一橫,畫完付印,罪證確鑿。

試想像,《明報》有一日決定把報頭連頭版,畫係街。這是冰島給我的第一印象。

人權大國
我除出公幹,不住酒店。今次住冰島人Guoni家中,他是一間漁業公司的IT人,剛30 歲,暫無女友。總算是異國男女,見面總先互道些男女「國情」來暖場。Guoni說冰島有個問題,「就是幾乎所有人都和其他人有親戚關係」,因為只有30萬人口。此地研發了個很受歡迎的 facebook app (Íslendingabók),供用來查核下眼前人,是否自己幾代前親戚,以免在酒吧泡到自己表妹咁老土。Guoni說「對於四代前還是自己親戚的女仔,感到不太舒服,不會碰」,瞄瞄我,「你沒這問題,你好明顯不是我的親戚」。

OK。

斯諾登都想來冰島,因為此地自由、平權意識強勁,超越香港人想像。首先,出名對同性戀者友善,首相就是地球上第一個公開出櫃的國家女元首。上個月才剛舉行的pride parade,是舉國第二大節日,整個月後,今日四處仍都是彩虹旗,餐廳門口,小小地都會掛番枝旗,以示支持。

1146604_10153166774290711_1094252301_n
圖:紅綠燈上都有彩虹頸巾,一點不凍冰冰。

另外女權「高漲」,幾年前某10月25日下午2時25分,所有冰島女人突然收工,衝了出去首都廣場集會,抗議男女同工不同酬,因為女人的薪金只有男人的65.65%,所以她們只會做65% 工時就放工。後來就有了男女同工同酬的法例。男人福利都不差,侍產假有3 個月。

冰島有另一樣創舉,是真正全民制憲。2011年,冰島人在facebook重寫憲法,加入保護國家天然資源條款,以及爭取一人一票。實際操作,還有一個委員會,協助整理散修修的意見和閣下的「likes」。結果真的成功寫了憲法,還過了公投,最後因為國會反對,才沒有實施,但政府已好尷尬。

1001400_10153166749495711_83279937_n
圖:至於好多人認為冰島已破產,Guoni說大家搞錯晒,其實是冰島的銀行破產,由國家接管。與香港人的認知相反,冰島最近推出的國債反應不錯,賣晒。不過外匯終是貴,冰島的食物都是本土產的,很少入口。正常地好吃,但畢竟不及意大利等陽光充沛國家,沙律菜會苦。羊、牛都是山上放牧,一流。紅色的是beetroot蘋果沙律,這裡很流行。

冰山
話說回來,我有一半是來冰島玩,不是做人權監察。冰島是火山帶,地境奇詭,雨是打橫下所以帶傘沒用,天色陰質質,所有泥黑色,連沙灘也是黑色,適合心如死灰之輩長住。

四處淒風苦雨。這樣長大的冰島人,對島上土地很了解,話題有一半是天氣,隨便說得出哪個板塊移了、幾時有次超大火山噴發。導遊說,1783年爆了一次挺大的,冰島死淨4萬人,當時歐洲基本上是煙霧彌漫(沒說笑,2010年那次,也很多航班不能飛,記得?),酸雨和灰一下來,植物牛羊全不倖免,歐洲多國饑荒、貧窮,「間接導致法國大革命,」導遊挺自豪。政治地理學嗎? 我可不管了,只管去南邊的Jökulsárlón看冰。

關於火山爆發引致法國大革命: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0/apr/15/iceland-volcano-weather-fre...

994584_10153166723085711_555334271_n
圖:這也是James Bond Die Another Day取景之處。路上很長,無盡的黑、怪石、荒野、陰涼陰涼,那種你可以學耶穌去坐40天冥想的曠野。天大地大,終於望到地平線、沒有盡頭。

難民
玩累了回去。我和Guoni一起,三晚都讓他拉了去喝酒。我再婉拒,都每晚飲到兩round才走得。酒吧全室內禁煙,但我見過的冰島人沒一個不抽,大伙全出去後樓梯的小露台。黑夜之中團在圍封的帳篷裡點起星火,不眠的海鷗在天上飛過。大抵這是要在又濕又冷的地方待過的人,才知道爽。他讓我試冰島的shots,絕對絕對是咳藥水味(他也認了),是否難飲,見仁見智。

1176382_10153166450250711_1160747843_n
圖:Guoni有隻全黑的貓,叫skuggi,冰島語「影子」的意思。像衛斯理《老貓》入面隻老貓那麼黑,詭秘發亮。扭過頭來看你一眼,性感到死。睡覺,半夜跳上床來,一隻小黑手老實不客氣,伸上來我胸上著實踩幾下,大概不喜歡質地,改窣去我大腿貼著睡。

我們的話題轉到如何移居冰島。Guoni說三個方法。首先,你可先搵工,再搬來,但不懂冰島語很難。

第二是難民申請,「不過需時好耐」。即是多久?「要成八個月架!」我聽到眼都突,衝口而出「在香港要18年架!」我又連忙問,申請難民期間,有幾多錢津貼?香港的申請人每月大概只會有幾千元,讓他們租屋和買食物,絕對不夠。他的答案嚇死我:和最低工資差不多啦。我的天,冰島最低工資是萬三蚊港幣一個月。香港基層勞工都不如冰島的難民。

他搖頭,呼出另一口萬寶路:「不過,你應很難申請難民」。「你在香港有份工,唔得啦」。我不敢出聲,心諗我在佔中多待一會,說不定可以政治犯為由申請庇護呢。

他自顧自說,「唔,你可以有第三個方法移民來啦」。點樣?「你找個冰島男朋友囉」。我以為說笑,誰知他說,「不用結婚,只需要登記你們的關係就可以」。男女朋友可以登記嗎? 「例如我登記了我們同居,你去讀書不返工,我就可以用你的免稅額」。

Because you are free
後來我和Guoni去了海邊,行了3個半鐘。回程時我和他說,唔知點講,但我覺得好開心。他點點頭,「我知點解呀」,用一種宣佈奴隸得到解放的權威語氣,「because you are free」。

我彈起大叫,how would you know! 「因為我去過其他國家,例如美國,and I know how shitty those countries are」。而且,其他泰國、韓國來的couch surfers都是這樣對他說,「一個二個,投訴自己的國家沒有綠化、沒有民主、沒有生活」。

21414_10153166762675711_345958289_n
圖:路上隨便一個瀑布

後記
冰島日子簡單,時間好用,四面荒野,漫無邊際,不免令人胡思亂想。

我想起往Jökulsárlón路上有座山,有些爬山友無聊,97年爬上去,在青苔之間刮了些字,離遠看到。誰知冰島太冷又不夠雨,連青苔都長不回來,那幾隻字16年來就一直在山上清楚可見。小時候讀《神鵰》,覺得楊過情深義重,等到16年。那下我就忽然明,其實都唔係好勁,香港人等民主都等了16年。楊過都等到小龍女了,香港的民主進程還是像冰島的青苔。

突然就明白黃偉文寫歌為什麼常寫到青苔。

廣告